杜迪安望着她旁边桌上的一些瓶瓶罐罐里的粉末,这些瓶罐上贴着标签,但标枪上没有文字,而是画着各种奇特的符号,有的是太阳,有的是太阳和五角星重叠,有的是弯钩等等。

    “这是什么?”杜迪安问道。

    夜莺看见他所指的一个瓶罐,奇怪地道:“你不认识这个符号么?”

    杜迪安想了想,摇头道:“不认识?!?br />
    “难道你还没有背熟基本炼金符号大全?”夜莺愕然道。

    杜迪安还是头一次听到“炼金符号”四个字,微微一愣,幸好有面具遮挡,才没有让对方察觉到表情,他心中暗道:“炼金符号?符号的作用通常是用来标志什么吧……噢,我知道了,这应该是类似于数学符号一样的东西吧?!?br />
    在罗斯亚德的炼金手记里并没有记载这个,杜迪安猜测多半是太过初级,所以没有记录的意义,当即道:“是啊,还没有背好,我的东西都丢在我老师那里了,我老师死了,东西也被该死的光明教廷缴获了,你这里有炼金符号大全么,我可以借来看看么?”

    夜莺狐疑地看着他,但听到杜迪安称呼“光明教廷”是“该死的”后,这才打消心底的疑虑,随手指向旁边一个货架,那里有一本黑色封面的厚厚书籍,“在那里,自己拿去看吧,不过记得别弄坏了,我就这一本?!?br />
    杜迪安连忙点头,“多谢多谢?!?br />
    拿起这本炼金符号大全,杜迪安刚要翻开瞧瞧,只听夜莺道:“你去别的地方看吧,比如小仓库,我要做实验了?!?br />
    杜迪安会意过来,来到她所指的小仓库中,这里面略显杂乱,有打扫炼金室的工具和一些破损的过滤漏网等物。

    杜迪安也不在意,随便坐在一处,翻阅起《炼金符号大全》。

    只见满目琳琅的炼金符号一排排陈列着,符号下面是文字讲解,杜迪安很快便看到先前瞧见的太阳符号,在炼金术士中,这代表的是黄金!

    “难怪瓶子里是金色粉末,而且分量很少?!倍诺习侧簧?,继续翻阅。

    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

    杜迪安完全沉浸其中,用心背着这些符号。通过开头的讲解,杜迪安才知道,这炼金符号起源于占卜师的星象符号,随着占卜师的衰落,星象符号也渐渐被崛起的炼金术士演变成炼金符号,自成一个独立的炼金符号体系。

    而炼金术士在完成实验后,记录下来的内容,通常是一大堆炼金符号堆在一起的,不是炼金术士的话,根本就看不懂,所以背下这本炼金符号大全是炼金术士的基本要求之一!

    在杜迪安背下三分之一时,听到仓库门外传来夜莺的声音:“猎犬在么,时间不早了,天快黑了,我们准备回家,你要在这里通宵么?”

    杜迪安一愣,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当即合上书籍,打开门,见夜莺和毒蛇都站在门口,便道:“我也要回去了,一起走吧?!?br />
    “那行?!币馆旱阃?。

    毒蛇瞟了一眼杜迪安手里的书籍,笑道:“夜莺跟我说时,我还不信呢,没想到你还真的没背熟这个啊,啧啧,你这简直是学徒中的学徒了,嗯,应该叫你见习学徒,哈哈……”

    杜迪安听到他的开玩笑,微微一笑,道:“我记性比较差,背的慢?!?br />
    “我看你是爱偷懒?!倍旧咭桓薄拔叶恪钡挠锲溃骸暗背跷冶痴飧鲆餐吠此懒?,想尽各种借口出逃,最后还是我的老师亲自逼着我,我才背会的,倒是夜莺,头脑聪明,听说只花了一个星期左右,就将这个背好了,让我这个背了半年的人情何以堪??!”

    夜莺莞尔一笑,道:“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一个星期我也背的不熟,花了半个月才彻底记熟呢?!?br />
    “那也很厉害了?!倍旧弑说氐?。

    杜迪安将书籍放回原位,道:“你们明天还来么?”

    “当然来?!倍旧呦胍膊幌氲氐?。

    夜莺摇头道:“我看情况,若是有事就不来了,没什么事的话就会过来?!?br />
    杜迪安点点头,道:“我也明天过来?!?br />
    “行,时间不早了,回去吧?!币馆嚎戳丝炊诺习埠投旧?,道:“你们谁先走?”

    “我先吧?!倍旧咭膊豢推?,向杜迪安挥了挥手,来到那隐秘墙外的楼道处,爬了出去。

    “等几分钟我们再出去?!币馆核档?。

    杜迪安点点头,知道她是担心一次出去太多,容易引起注意,而且先后离开的话,也好让每人有整理自己面具的时间。

    片刻后,杜迪安第二个离开,他爬到小巷中,见巷口的街边没人注意,这才收起面具,但脸上依然戴着口罩,遮挡大半个脸,在大街上戴口罩并不算另类,而且多半会被旁人认为有疾病,更没人愿意过多靠近。

    杜迪安刚要顺着近路回家,忽然闻到一股熟悉气味,不禁一怔,眼中闪过一丝光芒,转身朝另一侧街道走去,一路低头而行。

    在杜迪安离开没多久,巷口出现一个小男孩身影,皱着眉头地看着杜迪安离去的方向,有些气闷地自语道:“竟然还戴着口罩,真够小心的!”说着,深深地看了一眼那个方向,转身从另一个方向离开了。

    在他离开后不久,街道的拐角处,杜迪安侧身出现,望着那道背影,微微皱眉,没想到这毒蛇提前出来后,竟然没有离开,而是躲在旁边,应该是想看看他的真面孔。

    “看来,以后不能掉以轻心?!倍诺习舶蛋档?,同时牢牢地记住了对方的面容,这不失为自己掌握的一个对方的致命把柄!

    杜迪安偏头看了看巷口,估计夜莺此刻也快出来了,他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偷看她真面孔的机会,毕竟她没有这样对自己,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转身离开,杜迪安绕了几条街道,确定周围没有熟悉的气味,来到一条街道拐角口,趁没什么人时,将身上黑袍迅速脱下卷起,然后飞快离开这里,绕路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