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道左侧,一条普通小巷前,一个模样清秀的男孩捏着一块黑芝面包经过这里,忽然手里的面包不小心掉落在地上,他大吃一惊,连忙弯腰去捡,但面包上沾了灰尘,他一时捡也不是,不捡也不是,蹲着面包前犹豫不决。

    街上过往的行人匆匆赶去上班,只是匆匆瞥一眼,没有过多关注。

    男孩低着头,似乎在心疼面包,但没人看见他的鼻子微微嗅动。

    这男孩正是杜迪安,他此刻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嗅觉上,轻轻地短促吸气,这样能让气味涌到鼻子上端的嗅觉细胞上,让感官更敏锐。

    街道上各类气味纷杂,但追踪气味像是身体本能,不用学习就能掌握,杜迪安将感官集中在巷子中那间隐藏密室里散发出的气味上,通过飘来的各类气味,脑海中顿时浮现出隐约的密室轮廓。

    “硫磺味,黄磷味……有人?三个人?其中一个气味有一股淡香味,应该是女孩?!倍诺习残闹胁镆?,没想到这密室中此刻就有人在,难道这些炼金术士学徒们天天都在这里做实验?

    杜迪安微微思索,将嗅觉转移到密室上方的街边居民房中,立刻闻到里面充满淡淡的陈旧灰味,里面没有人居住,而且似乎还空了很久。

    “这空房子下面是炼金密室……空房子的主人要么早就死掉,要么就是这炼金密室的主人?!倍诺习舶蛋迪氲?,他捡起面包,拍了拍上面的灰尘,径直顺着街道离开,虽然通过气味捕捉,他并没有在街道两侧建筑的高端位置发现有人存在,应该没人专门放哨。

    尽管如此,谨慎起见还是做戏做全套。

    他离开这条街道后,来到比邻一条街道上,找到一间小型裁缝店,当即进入里面。

    迎上来的是一个裁缝学徒男孩,向杜迪安客气地道:“客人,请问您需要点什么?”

    杜迪安扫了扫店里挂着的几个衣物成品,没有找到自己需要的款式,当即道:“帮我做一套黑色宽敞的袍子,还有一个普通面具?!?br />
    “面具?”裁缝学徒男孩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但没有说什么,道:“请问您什么时候要?”

    “什么时候能做好?”杜迪安问道。

    “今晚就能?!?br />
    “行,明天这个时候我来拿?!?br />
    “没问题,请问您需要什么料子的,我们这里有亚麻纤维,绸缎……”

    “结实普通的布料就行?!倍诺习参实溃骸岸嗌俣┙??”

    裁缝学徒男孩思索一下,道:“如果要结实的话,粗线亚麻纤维最好,两样总共七枚铜币,订金是一半,收你三枚?!?br />
    杜迪安当即摸出一个三枚铜币给他,道:“衣袍要稍微大点?!?br />
    “好?!辈梅煅侥泻⑿ψ糯鹩?,拿出尺子给杜迪安测量了一下身材比例,便给杜迪安写一张纸条,道:“明天来领就行?!?br />
    杜迪安收起纸条,离开了裁缝店,喃喃道:“接下来就是刺青的问题?!?br />
    想要混进那个据点,必须得证明自己是炼金术士,而证明的最可信办法,就是出示自己的炼金刺青。

    只是,这个时代还远远没有掌握激光,一旦刺青到身体上,就难以洗去,而他每次从壁外狩猎回来,都会被检查身体,以防将病毒带入壁内,根本藏不住刺青。

    他沉吟片刻,最终还是决定,冒险试一试。

    ……

    ……

    东郊一处墨水原料工厂,跟大多数工厂一样,位置偏僻,靠近辐射区。

    杜迪安来到这里,在门卫的阻拦下,出示自己的守卫兵勋章,道:“我是来做生意的,顺便例行检查一下你们的生产环境?!?br />
    两个门卫有些愣住,反复瞅了瞅,才确认没有看错,其中一人顿时向另一人使个眼色,然后向杜迪安道:“您稍等,我马上帮你去通报?!?br />
    杜迪安点点头,站在门口等待。

    片刻后,先前的门卫带着一个身材矮胖的中年人小跑出来,这中年人远远地瞧见到杜迪安,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有这么年轻的守卫兵,看上去像个刚成熟的孩子,但他还是马上堆起笑容,客气地道:“你好,要来检查怎么没提前说下,我们这里不是一直归克罗大人管么?”

    杜迪安摆摆手道:“我只是顺道过来看看,主要是找你们做点生意,你们这里有五倍子墨水么?”

    中年人听到这话,才松了口气,疑惑道:“五倍子墨水?这个分量很少,已经停产了,现在大家都用碳墨水?!?br />
    “那就好?!倍诺习踩吹阃?,道:“给我来一瓶五倍子墨水原料?!?br />
    “呃……”中年人顿时被噎住,上下瞧了瞧他,道:“就一瓶?”

    杜迪安轻咳了声,也有些难为情,毕竟人家这里是工厂而不是商店,不过,去商店很难卖到五倍子墨水原料,他只能来这里。

    “多少钱?”杜迪安直接问价格,不给他拒绝的机会。

    中年人心中无语,但还是保持着客气地态度,道:“跟我谈什么钱啊,就当我送你了?!?br />
    杜迪安见此,也不客气,道:“我时间紧,现在就要?!?br />
    “没问题?!敝心耆丝戳怂谎?,道:“就要这个么,没……别的什么事?”

    杜迪安笑了笑,道:“只是顺路?!?br />
    中年人这才松了口气,知道自己虚惊一场,笑道:“行,我这就让人给你取?!彼低?,转身离开了。片刻后,一个削瘦年轻人给杜迪安送来一瓶漆黑的墨水。

    杜迪安不用打开瓶盖就能闻到里面的墨水味道,正是五倍子墨水,这种墨水在壁内早期使用,后来人们学会了利用煤炭后,制造出碳墨水,这种成本高的墨水因价格昂贵,渐渐买的人越来越少了。

    杜迪安带着墨水离开,又去商店挑了一瓶男士香水,带回家中,关进自己的小房间里。

    五倍子墨水的气味比碳墨水要轻许多,而且碳墨水经常被人们熟用,气味较为熟悉,这也是杜迪安不辞麻烦去购买五倍子墨水的缘故。

    “可惜这里没有活性炭,不然就能完全消除里面的气味?!倍诺习舶蛋档?,他将墨水倒出部分在一个小碗里,然后将自己挑选的这款较为清淡的香水倒入一些里面,将气味中和,闻了闻,感觉气味没有变得怪异,这才松了口气,然后脱光自己的上衣,露出健康的小麦肤色身体。

    杜迪安低头看了看胸前的魔痕,暗道:“不知道那些炼金术士学徒们认不认识这魔痕,不管怎样,还是隐藏起来为好?!钡奔唇丛诙烀噬?,顺着胸前的血红魔痕画去,冰凉的墨水落在魔痕上,将这一截血管般的魔痕涂抹得漆黑。

    “这道匕首伤疤也要掩盖一下,免得引起注意?!倍诺习灿纸匙拍秦笆椎陌毯刍?,这疤痕是竖着的,魔痕却是横着的,等画完以后,杜迪安发现两笔交叉在一起,恰好是一个黑色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