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林矿山,是梅尔家族属下福斯特煤矿商会掌管的一条矿脉,主产铁矿,位于贫民区西侧郊区,杜迪安叫了一辆马车,带着三人径直而去。

    在贫民区的马车数量极少,通常是驻扎在贫民区的各个商会或是工厂的管事阶层,才会搭乘马车,方便出行。

    约瑟夫三人头一次坐马车,有些紧张,战战兢兢地不敢乱动,生怕弄脏了车厢里的横椅。

    杜迪安知道他们过惯了苦日子,一时难以习惯,也不多说什么。半个小时后,众人来到西郊的科林矿山前,在矿山前的小镇里,最显眼最气派的建筑就是负责这条矿脉的福斯特煤矿商会分部。

    杜迪安让马车停在商会前。

    率先下了马车,杜迪安交付一个八个铜币车费,转身抬头看了一眼这座商会,招呼一声约瑟夫三人,当先来到商会门前。

    门口两个无精打采闲聊的青年侍卫瞧见来人,稍微站直几分,等看清只是几个小孩后,又恢复了懒散模样,其中一人上下打量了杜迪安一眼,道:“这里是福斯特商会,你有什么事么?”

    杜迪安道:“让这里的最高负责人过来见我?!?br />
    两人一愣,其中一人翻着白眼儿道:“小兄弟,你是居民区的人吧,如果你是来这里购买矿物,或是替你家主子下订单,里面会有人负责接待你,至于想见我们的分会长,他可没空搭理你?!?br />
    杜迪安掏出守卫兵勋章,道:“你们只需要去传话就行,我是代替梅尔主家过来的?!?br />
    两个侍卫看见这刀剑交叉的勋章,顿时愣住,仔细地瞅了瞅,确定不像伪造的,这才半信半疑地打量起杜迪安,先前一人犹豫片刻,道:“你稍等,我去问问,还没请教你的姓名?”

    “说了他也没资格知道?!倍诺习驳?。

    这侍卫听到杜迪安这么大的口气,心底直犯嘀咕,但对方毕竟是守卫兵,虽然无权介入他们商会,但杜迪安说是代表梅尔主家过来的,那意义就不同了。

    很快,这个侍卫跑了进去。

    杜迪安也跟了进去,另一个侍卫不敢阻拦。

    杜迪安来到商会大厅,粗略地扫了扫,见识过商业区各类建筑的奢华大气,这座在贫民区称得上高端华丽的商会大厅,在他眼里就有些穷酸了,随便找一个待客沙发上坐下,让约瑟夫等人也过来坐着休息休息。

    约瑟夫三人初次来到如此豪华干净的地方,心中紧张拘束,紧紧跟在杜迪安后面。

    不一会儿,那名侍卫回来了,同时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跟在他后面。

    这侍卫瞧见大厅里坐着休息的杜迪安,立刻向身后女人恭敬地说了一句。

    这女人看向杜迪安,当目光扫到他旁边坐着的约瑟夫三人时,眉头皱了皱,脸上泛起一抹冷意,走了过来,道:“请问,你是梅尔主家派来的人?”

    杜迪安注意到这女人眼中的质疑和一丝蔑视,挑眉道:“你就是这里的分会长?”

    “我是主管?!迸思诺习膊淮鸱次?,眉头皱了起来。

    杜迪安脸色冷了下来,但也懒得追究,说道:“我来这里,是提一个人,就是不久前分配到你们这里的矿工,这件事,你能做主么?”

    高挑女人立刻知道了杜迪安的来意,表情有些不悦:“所有的矿工都已经入了奴隶籍,如果你有贵族的手谕,我可以给你提出,否则的话,必须交付高额的赔偿金,才能将其购买,但就算购买了,依然是奴隶籍,被别人杀死也得不到补偿?!?br />
    杜迪安掏出自己的狩猎者勋章,冷漠道:“这个你认识么?”

    高挑女人看得一愣,摇头道:“没见过?!?br />
    “那就让你们分会长过来!”杜迪安说道。

    高挑女人不禁气得一窒,道:“你是守卫兵吧,你如果没有梅尔主家的手谕,我无权给你通报,分会长工作很忙,不是什么人都能见到的,就算你是守卫兵,也无权干涉我们商会?!?br />
    杜迪安目光直视着她,道:“我只能告诉你,只要我一句话,就能让你这份工作从此结束,你没资格知道我的身份,识相点就去叫你们分会长过来,否则,后果自负!”

    高挑女人被气得想笑,但看见杜迪安冷冰冰的目光,却有些笑不出来,她突然想到,对方能成为守卫兵,应该不是什么疯癫之辈,而且听到杜迪安这么大的口气,她心底也有些发怵,兴许对方真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背景,她微微咬牙,道:“那行,你在这等着,我去帮你通知会长?!?br />
    说完,转身飞快离开。

    约瑟夫三人看得有些愣住,没想到杜迪安的态度如此强硬和霸道,跟他们印象中那个沉默寡言的瘦弱男孩完全不同。

    片刻后,一个黑色西装的中年人跟着这高挑女人后面过来,远远就看见杜迪安等人,眉头皱了皱,但还是保持着礼性,忍着脾气上前道:“你好,我就是这里的分会长,请问你是?”他审视着杜迪安,似乎只要杜迪安的答案让他不满意,就打算立刻让他们滚蛋。

    杜迪安自然感受到对方眼底的质疑和不耐,也懒得多说,扬了扬狩猎者勋章,道:“认识么?”

    中年人眼尖,顿时看清勋章上的图案,不禁瞳孔一缩,惊骇地看着杜迪安,很快便反应过来,连忙弯腰,恭敬地道:“见过大人?!?br />
    杜迪安见他认识,眼中的冷意也收了起来,吩咐道:“我要提一个人,叫巴顿,是不久前分配到你们这里的矿工,你马上让他过来?!?br />
    中年人忙道:“是,这就去办?!被赝废蚋咛襞踊恿嘶邮?,示意她立刻去处理。

    高挑女子看见他如此敬畏的态度,不禁错愕,这样的态度只有总商会来人视察时她从会长身上见过,心中不禁想到杜迪安先前的话,背脊寒毛微微竖起,有几分庆幸,还好忍住了冲动,否则自己很可能真的会丢掉饭碗。

    半个小时后,高挑女人回来了,带着一个黝黑瘦小如猴子的男孩回来,她眉毛轻轻蹙着,忍受着这男孩身上难闻的气味,将其带到杜迪安面前,恭敬道:“大人,这就是您要的人?!?br />
    杜迪安的目光早就看到了巴顿,让他有些怔住的是,三年不见,腿脚有些瘸的巴顿,竟然像一个小老头一样,全身黑不溜秋,而且身体瘦弱无比,从侧面能看见一排排的肋骨,头发脏乱,脸上没什么肉,使得眼窝深陷。

    巴顿的目光却落在约瑟夫三人身上,有些愣住。

    约瑟夫三人一眼就认出了巴顿,顿时从座位上跳起,上前道:“老巴,是我,我们来找你了?!?br />
    “你,你怎么瘦成这样了?”

    “难道当矿工连吃的都没吗?”

    三人看着瘦弱的巴顿,又是惊喜又是心痛。

    巴顿喉咙沙哑,迷惑地道:“你,你们怎么会来?”

    “是迪安带我们来的?!笨寺扯髦赶蛏撤⑸系亩诺习?,道:“迪安将我们都赎了出来?!?br />
    “迪,迪安?”巴顿愣愣地看向杜迪安。

    杜迪安没想到短短一年的矿工生活,就把他折磨成这样,叹息道:“是我,来晚了,你还好吧?”

    巴顿这才确定自己没有认错,眼眶中泛起热泪,道:“你还,你还记得我,我还以为,还以为……”

    杜迪安叹了口气,道:“这三年我去了别的地方,无法离开,否则能提前把你们赎回?!?br />
    中年人听到这话,心中更加确信他的身份,恭敬道:“大人,巴顿是这里最小的矿工,一直很受照顾,只是,矿工的生活条件本来就差,这个您知道的,所以变成这样,我们也没办法,都是上面的规定?!?br />
    “你先闭嘴?!倍诺习采怂谎?。

    中年人一怔,顿时闭上嘴巴,半点脾气都没,他知道自己面对的是怎样的怪物,就算动手杀了他,也最多被责罚一下,对于这类存在,只有敬而远之。

    高挑女子愣了愣,顿时感觉自己对杜迪安的身份,还是低估了。

    “我们走吧?!倍诺习财鹕淼?,他没有去追究什么,虽然巴顿在这里过的肯定不像中年人说的那样“很受照顾”,但至少有一句话对方没有说错,这都是上面的规定。

    而弱者,只能遵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