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回到久违的贫民区中,空气中的腥臊臭味就让杜迪安微微皱眉,如今他的嗅觉非同往日,极轻微的气味就能闻到,何况是这普通人都能闻到的淡淡气味,对他而言已经是浓烈无比,一时竟有几分反胃和头昏的感觉,这是刺激性味道引起的身体本能不适。

    杜迪安微微捂住鼻子,等待身体适应,同时也意识到,嗅觉过度强大,本身也是一个致命弱点!

    “以后若是遇上其他狩猎者有这样超级感官的人,倒是能够用这样的办法对付,优点即是缺点,看来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倍诺习残闹猩凉庋桓瞿钔?,下了马车,顺着街道小巷而去。

    所谓“久入茅厕不觉臭”,随着杜迪安待的时间越长,身体不适的感觉也渐渐淡了。他没有直接前往梅山孤儿院,而是沿着小路,来到三年前到过的垃圾场中。

    随着靠近,浓郁的腐烂腥臭气味越来越重,等来到垃圾场时,杜迪安顿时看见,先前堆积在这里的几座垃圾山,竟然被铲平了,地上还留下垃圾残渣,和一座新堆积起的垃圾山,不由得心中一阵失望,虽然早料到这里的垃圾会被清理,但没想到这么快就被移走。

    “听说去年贫民区爆发了一场瘟疫,造成不少人被感染,如今眼看「黑死季」又要来临,气温升高,估计这堆垃圾就是不久前清理的?!倍诺习灿行┮藕?,若是三年前没有被选中去拾荒者特训的话,他依靠垃圾堆里的冷冻仓剩余能量,兴许能学会很多知识,远比他在特训中学到的多得多,但当时的他,根本没有能力去反抗,只能服从安排,就像旧时代的征兵入伍,没有过硬背景,就必须服役。

    “我的冷冻仓,也被一起搬走了,很可能在搬运时被人看到,只要消息泄漏,以各个财团和军部的情报网,应该不会让冷冻仓流落在外,毕竟,这样一个金属仓物体,单是外面就能看出不凡,或许此刻已经被搬运到什么地方,被秘密研究起来,幸好没有在里面遗留我的相片,否则麻烦大了?!倍诺习残闹邪蛋迪胱?。

    这时,他忽然闻到一些气味靠近,顿时脸色微冷。

    这就是嗅觉的好处,在眼睛还没看见前,就能提前察觉到。

    他回过头,只见两个衣衫褴褛的中年人和一个年轻人从后面小巷中出来,三人隐隐呈三个不同方向包抄过来,手里握着木棍,生锈的柴刀,以及脏黑的石头,阴森地盯着杜迪安,一步步逼近过来。

    “小鬼!”中间披头散发的中年人低喝道:“识相的话,就交出身上的钱和衣物!”

    “三个难民?!倍诺习惨豢此堑拇虬?,就知道他们的身份,即便是在贫民区,也是最底层的存在,难民等同于流浪汉,无家可归,而且身体或多或少都累积过量辐射,即便是去做苦力,都很少有地方接纳,以免影响到其他人的健康。

    “不打算杀我么?”杜迪安淡淡微笑。

    三人对视一眼,他们从杜迪安身上的精细衣物面料就能知道,杜迪安并不是他们贫民区的人,所以只想抢了钱财就离开,一旦杀人,尤其是杀居民区的人,多半会有审判所介入调查,这是他们忌惮的,然而没想到,这个小鬼似乎非但脸上没有丝毫惧意,反而有恃无恐。

    “小鬼,废话少说,再啰嗦我就废了你!”中年人咬牙喝道。

    杜迪安身影一晃,蓦然飞掠而出。

    嘭嘭嘭!

    如中年人所说,杜迪安确实懒得啰嗦,一个照面便将他们三人打翻在地,正准备顺便询问下他们垃圾堆的去向,忽然想到,若是冷冻仓被军部或其他势力带走调查,也许他们会派人过来盯着这里,调查冷冻仓是谁安置到垃圾堆中的。

    念及至此,不禁心底暗惊,有些庆幸,若自己去询问的话,等于正好落网,当即断了想法,一脚踢在那中年人身上,喝道:“问你,梅山孤儿院怎么走,我迷路了?!?br />
    这中年人满脸惊恐,难以理解这样一个小家伙,怎么有如此可怕的速度和力量。不过,正如居民区对商业区的认知是神秘而向往的,居民区在贫民区中也是神秘无比的,他不敢多想,急忙道:“从,从这条路出去左拐,经过两条街道右拐,到时再随便找个人问问就知道?!?br />
    杜迪安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他自然认得去梅山孤儿院的路,只是想通过对方的嘴巴解释下自己来到这里的原因,若真有什么势力在秘密观察这里,或是事后想到调查这里,也不会怀疑到他身上。

    “冷冻仓的能源已经耗尽,而且整体科技和工业水平没有提升的话,根本不可能研究出什么,倒是随他们去了,只是,这是父母留给我的唯一东西,若是以后找到是谁拿走的,必须要拿回来?!倍诺习残闹邪蛋档?。

    经过十几分钟的步行,他来到了梅山孤儿院前,这座坐落在小山坡边的孤儿院依然破落无比,三年的岁月只是让其更显苍老。

    杜迪安远远便看见大门前一道微胖的妇女,正在打扫孤儿院前的稀疏草坪。

    “黛阿姨?!倍诺习埠傲艘簧?。

    中年妇女惊讶地回过头来,疑惑地看着杜迪安,道:“你是?”

    “杜迪安?!倍诺习参⑿Φ?。

    黛丽满脸错愕,在孤儿院的孩子不多,短短三年的时间还没有让她忘记那个男孩,而且在她见过的孩子中,那个肤色白皙得过分的孩子,确实印象较为深刻,她不由得上下打量一眼杜迪安,面容的轮廓顿时跟记忆重叠,喜色道:“迪安?你回来了?怎么样,在你父母那还过的好么?”

    “挺好?!倍诺习参⑽⒁恍?,道:“我回来是看看巴顿和约瑟夫他们?!?br />
    黛丽愣了一下,道:“约瑟夫还在孤儿院,但巴顿你见不到了,他已经在去年送到了科林矿山中?!?br />
    杜迪安微微皱眉,他记得巴顿的年龄,应该是刚满十三岁,就算要送到矿山也应该是今年的「黑雪季」时才会送到矿山去。不过,事已至此,他跟黛丽多说也没用,当即道:“我知道了,等会儿我会去矿山找他,还劳烦黛阿姨帮我叫约瑟夫和克鲁恩,巴里他们出来,我要赎回他们户籍?!?br />
    黛丽不禁错愕,随即飞快皱起眉头,道:“迪安,你,你是不是偷偷拿你父母的钱了?你可不要犯糊涂,而且,就算你有钱,也赎不回巴顿,他已经入了奴隶户籍,只有贵族能够解除他的户籍?!?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