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看见他眼里的喜悦,以及头发间散落的几根白发,忽然觉得,他们虽然领养了自己,但自己却没有应尽到一个当儿子的义务。尽管三年前让他订婚艾薇家族的事情,在他心里造成一些阴影,但时间过去,他心底的恨意早已抚平,父亲就常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才离开十多天,就瘦了这么多?!避锢奶鄣乜醋哦诺习?。

    格雷笑着道:“过来坐下说话?!?br />
    杜迪安微微点头,将行囊放下,来到餐桌前,陪他们聊一些商业区的见闻,至于任务的事情属于机密,还是不跟他们多说为好。

    “你说你得到财团赏识,提升了职位?”格雷听到杜迪安刚才的话,有些吃惊,这才第一次执行任务就提升职位?未免太快了吧?

    杜迪安摸出怀里的钥匙,道:“财团分配了一套房子给我,以后我们就可以搬过去新房了?!?br />
    茱拉错愕道:“直接分配一套房子?这么好阔气!”

    “啧啧,不愧是梅隆财团??!”格雷显然听过梅隆财团的新闻或事情,感叹一声,然后微微摇头道:“不过,我和你妈妈住在这里太久了,周围的邻居都很熟悉了,搬到新地方有些不适应,而且我的工作也离家不远?!?br />
    “这样啊,那我就只能一个人住在商业区了?!倍诺习惨藕兜?。

    “嗯,你也快到婚龄了,也该学会自立……嗯?等等,你刚说啥?住在商业区?你是说财团分配给你的房子,是在商业区?”

    “是啊?!?br />
    “你,你……那个啥,咱们什么时候能搬过去?”

    “……随时都行?!?br />
    “哈哈……”格雷顿时大笑起来,他一生追求,就是希望能够去商业区居住,见识一下人上人的生活,没想到这样的愿望,竟然会如此突如其来地实现。

    茱拉捂嘴轻笑,看着杜迪安的眼中充满关怀和欣慰,同样没想到杜迪安会给他们这么大的惊喜。

    杜迪安看见他们如此开心,脸上也不自禁地露出笑容,忽然想到一事,从怀里摸出一枚金币,道:“这是我这次执行任务时赚的,之前跟你们借了不少,多余的就当孝顺你们的?!?br />
    格雷和茱拉看到金币,有些吃惊,没想到执行一次任务,短短十多天的时间,就赚到一个金币,这比他们的工资还高得多,简直不能比。

    “这是你赚的?”茱拉仍有些难以相信,忍不住道:“你的任务是做什么的,是不是要做的事情很困难?你以前还被接去培训,又是守卫兵,该不会,你们的任务很危险吧?”多年的生活早已让她明白,付出和收获是成正比的,天底下绝对没有免费午餐,就算有,也是在垃圾桶里。

    杜迪安笑了笑,道:“没有的事,咱们又不打仗,没什么危险,就是任务比较复杂,所以需要培训,一般人是干不来的?!彼底?,咧嘴一笑。

    茱拉半信半疑地看着他,“真的?”

    杜迪安无比肯定地点头。

    见此,茱拉这才放心下来,笑道:“这么说,你还真是有本事,当初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你跟其他孩子不同……”说到这里,忽然感觉丈夫手臂碰了她一下,给她使了个眼色,顿时醒悟,不该继续提孤儿院的事情,免得勾起杜迪安的回忆。

    杜迪安注意到了格雷的小动作,但没有在意,反而心底有些歉疚,因为他知道,自己虽然能对他们好,但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的亲生父母,还有从小疼爱他的姐姐,他们在他心里牢牢占据了太多的位置,任何人都代替不了。

    “等去了新房子后,我帮你们在财团里挂个职位?!倍诺习蚕蚨说溃骸罢庋幕?,你们不用工作,每个月也能领取到基本工资,你们也不用再这么节约,该吃的吃,该用的用,以后我会赚很多很多钱的?!闭庖彩撬尼髁哉咛厝ㄖ?,只要动点关系,在财团里各个产业链里,挑一个有空子的就能搬到。

    格雷笑道:“我还健壮呢,还不需要你养老,你虽然赚的多,但钱不能乱花,留着将来娶妻生子,知道么?”

    “说起这个?!避锢鋈灰恍?,道:“迪安,几天前我认识的一个阿姨,人很好,她女儿也快到了婚龄,想跟你见见,你觉得如何?”

    杜迪安不禁脸上微红,颇为尴尬道:“这个,这个……”

    “你也快到年龄了,该考虑了?!备窭滓菜档?。

    杜迪安有些汗颜,哪里到年龄了,他距离十二岁都还差一个季度好不好,十三岁才是法定结婚年龄,而且在他的世界观里,就算是十三岁,也只是个小屁孩,跟结婚生子八竿子搭不着呢!

    不过这个时代人们老化的快,而且疾病,灾痛等问题每年都会夺取大量生命,甚至体内辐射累积到差不多含量时,还会失去生育功能,所以结婚都极早,但他却无法适应这点。

    “等我到了年龄再考虑吧?!倍诺习参竦氐?。

    茱拉看出杜迪安眼底的坚持,无奈道:“好吧,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不过,你真的不去看看么,她家女儿挺漂亮的,我见过,绝对是个小美人?!?br />
    “这点我认同?!备窭仔Φ?。

    茱拉向他翻个白眼。

    杜迪安连连摇头,等见面了再拒绝,就更伤人了。不过,他心底却忽然想到那个月夜下,在花园里并肩坐在亭中,仰望着灰蒙蒙月亮畅聊一夜的身影,心跳不禁微微加快,暗暗想着,也不知她现在在做什么?若是直接过去找她,会不会太突兀?

    想到这些,不禁有些思绪飘远。

    ……

    ……

    当晚陪伴茱拉夫妇聊得很晚,第二天一早,天刚亮,杜迪安的生物钟还是准时将他拉起,简单洗漱吃过早点后,他便跟茱拉夫妇打个招呼出门了,乘坐马车前往贫民区。

    昨晚茱拉提到孤儿院,让他心中有些急迫起来,虽然当初跟巴顿他们只住几个月,如今三年过去,脑海中记忆的面容都模糊了,但心底却还记得,最初来到孤儿院时彷徨茫然时,是他们陪在自己身边。

    他非常清楚,一旦超过年龄没有被领养,孤儿会面临怎样的待遇。

    如今,他已经具备领养他们的资格,而且,恰好他也累积到了资金,准备开始建设自己的实验室,正缺几个人手,能让他信赖的人不多,除了梅肯三个外,就是这几个最早帮过他的残疾孤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