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手!”

    突然,一声轻喝响起。

    在杜迪安和猩红女人中间飞快掠来一道魁梧身影,抬手握向猩红女人横扫过来的大腿,当触碰到大腿的瞬间,汹涌而来的力量让他脸色微变,蹬蹬连退两步,才抵御住冲劲。

    猩红女人也借力转身落地,冷冷地看着挡在杜迪安面前的魁梧身影,寒声道:“布德,你让开!”

    这叫‘布德’的魁梧中年人微微皱眉,道:“别胡闹了,拜琳,这位小兄弟是新晋的狩猎者,我这次过来,就是代表狩猎者总部过来任命他的?!?br />
    此话一处,大厅内的目光顿时齐刷刷地落在杜迪安身上,满是不可思议。

    培特和那精瘦老者微微张嘴,目瞪口呆。

    杜迪安看了一眼这人,心想来的倒是挺巧,否则自己只能朝街道外面跑,才能躲过这个疯女人的攻击。

    “新晋的狩猎者?”拜琳微微一怔,忽然想到什么,脸色飞快阴沉下来,棕褐色眼眸彻底化作暗红,在手臂上凸显出一道道暗红血管般的脉络,浑身缭绕着血腥煞气,狰狞地道:“这么说,捡到便宜的,就是这个小鬼?”

    布德眉头紧皱,道:“我知道你弟弟死了,你很难过,不过希望你别犯糊涂,攻击同一财团的狩猎者,你应该知道后果有多严重,你可不要自毁前程!”

    猩红女人却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话,而是双眼血红地盯着杜迪安,一字字道:“就是你看着我弟弟被怪物吃掉?为什么被吃掉的不是你,为什么?区区一个拾荒者,你有什么资格拥有魔痕?!”

    杜迪安冷漠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猩红女人死死地盯着他,片刻后,脸上的杀意忽然一点一点地收敛,手臂上血管般的暗红脉络也渐渐隐没到肌肤中,她舔了舔嘴唇,道:“小东西,你刚才说,你会百倍报复我是吧?”

    布德见她收住了杀意,心底稍松了口气,若对方不计后果地冲上来,他还真未必能拦得住,立刻回头向杜迪安道:“你叫杜迪安是吧,快跟拜琳道个歉,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以后你们还是一起执行任务的同伴,误会一场,何必闹得不愉快?”

    杜迪安眉头一皱,以他心里的直觉,这女人绝对不会就此善罢,只是考虑到后果,暂时忍住了杀意,就算自己道歉了,也不可能让这件事就此过去,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凭什么道歉?

    你弟弟死了,就能随意迁怒于别人?

    就算是报仇,也是你弟弟主动害人在先,难道还不许别人反击?

    “道歉就算了,小东西,你不是说想报复我么,我很欢迎?!毙珊炫恕萘铡锲跞岬氐?。

    杜迪安脸色微冷,淡漠道:“是么,没想到那个被吃掉的狩猎者就是你弟弟,难怪你这么愤怒,我倒是可以理解,毕竟他死的很难看,也很惨?!?br />
    拜琳眼中寒意顿时浓郁,手指捏成拳头,指骨间咔咔作响,但最终还是松开了手,头也不回地从大厅中离开,飞快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布德苦笑了声,回头望着杜迪安,道:“小兄弟,你可真行?!?br />
    “你过奖了,跟她相比,我还差的太远,毕竟,她是动手,我却只能动动嘴?!倍诺习财骄驳?。

    布德叹气道:“你也别怪她,她父母早逝,就跟弟弟相依为命,谁知弟弟却死了,情绪失常也很正常?!?br />
    杜迪安奇怪地看着他,道:“孤儿多的是,难道死了亲人,就能够随意迁怒无辜的人?他弟弟是被怪物吃掉的吧,她不去将怒气撒在那些怪物身上,却找我们这些弱势的拾荒者来撒气,难道拾荒者的命,就不是命?仅仅就因为身份不如她高,就可以被她迁怒欺辱?而且被欺辱完了,还要理解她?同情她?”

    布德一怔,不由得无言以对。

    “罢了?!辈嫉挛⑽⒁⊥?,不去继续谈论这个问题,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道:“说起来,你可不是拾荒者了,我这次是应总部要求,来给你任命「狩猎者」身份,以及颁发勋章?!?br />
    杜迪安微微点头,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心中暗暗记下了这个女人,这次的事情不会就此告终,有财团的规矩约束,这女人或许不会明面上害他,但暗中下绊子却不会少,与其等着别人主动找自己麻烦,还不如自己主动出击!

    “这是狩猎者合同,签订完就是财团的正式狩猎者?!辈嫉麓悠ぐ谐槌鲆环菸募莞诺习?。

    杜迪安暂时收起脑海中的计划,认真地翻阅起这狩猎者合成,跟拾荒者合约大致相同,无非就是分成比例,以及执行任务方面有极大变化,还有就是各项福利。

    狩猎者,将免费得到财团一套商业区的房子,以及房产证!

    不过,这房产证不具备继承权,也就是说,等狩猎者死了,房子就会归回到财团手里。

    此外,每个月将得到十份「神之赐?!?!要知道,他先前作为种子对象,也只是每个月一份,如今单是「神之赐?!拐庖惶醮錾?,就是十倍提升,至于其他方面的待遇,更是高得惊人。

    狩猎者能够在财团隶下的所有产业中,享受七折优惠,相当于贵宾级优待。

    梅隆财团的产业涉及煤矿,房产,酒店,奴隶,运输等等方面,任何一个产业都有大量连锁店,因此,这七折优惠绝不是一个小福利。

    杜迪安一条条阅览下来,扫过福利后,看了看其他限制性条款,确定没什么无法忍受的条款后,才签下自己名字。

    “这是你的狩猎者勋章?!辈嫉碌莞诺习惨豢橥朴ナ籽?。

    杜迪安接过看了一眼,问道:“她的是银色的,这有什么代表意义么?”

    布德一笑,道:“看来你倒挺细心,她不久前刚晋阶成‘血腥剑士’,成为中级狩猎者,我们俗称‘银首狩猎者’,算起来,还是你的上级呢,在执行任务时,队长都是银首狩猎者?!?br />
    杜迪安微微皱眉,若是下次执行任务时,跟这女人分配到一起,就十分危险了。

    “这是狩猎者手册,你回头慢慢看吧,里面是关于狩猎者的事情,不过切记不可给其他非狩猎者人员观看,另外,若是你的勋章丢失了,务必第一时间找到总部申请?!辈嫉碌莩鲆桓鲂∈椴岬?。

    杜迪安伸手接过,点头道:“我知道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