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女,你是疯了吧?”老太太瞪大眼睛,吃惊地望着桑雪迎,“哪有人让自己的老公跟别的女人生孩子?”

    桑雪迎不敢直视婆婆,低声道:“其实现在这种情况很普遍,夫妻一方没办法生孩子,那就用代孕的方式,如果男方不能生育,那就做试管婴儿。女方不能生育,那就用试管婴儿的方式,找女性代孕。这样也算对谢家有个交代?!?br />
    桑雪迎的泪水从眼角滚落,滴答滴答地落在地上。

    她其实和谢开容已经做过试管婴儿,但不知为何总无法成功,医生也无法解释这个原因。毕竟试管婴儿的成功概率,本来就很低。

    桑雪迎现在年龄也不小了,随着年龄越来越大,她也不适合做试管婴儿。三十五岁之前,女性通过试管婴儿成功生下宝宝的几率有三到六成,三十五岁以后功生下宝宝的几率只有百分之四点五。也就是说,每一百对进行试管婴儿的夫妻,只有不到五对能成功怀上。

    老太太心生触动,暗叹自己这个儿媳妇太单纯太善良,竟然连这种想法也有,她轻轻地握住儿媳妇的手,轻声道:“代孕的事情不可取,虽然用的是试管婴儿的方式,但毕竟是别人十月怀胎生下,早晚有一天,你会后悔的!而且后患无穷,你们就是到福利院去领养一个孤儿,都比这个法子好?!?br />
    桑雪迎抹掉泪水,摇头道:“那可不行,领养的孤儿没有谢家的血脉,而且如果代孕的话,也是我们两人的结合。另外,我们可以选择学历、身体不错的女孩……”

    老太太用力地挥手,叹气道:“雪迎,这个想法千万打住。因为这不仅涉及到你,还涉及到开容的名声,他承载着谢家的希望,如果后期被人揭发出来,会影响他的仕途?!?br />
    桑雪迎咬牙道:“妈,如果实在不行,那我就和开容离婚吧!”

    老太太摇头,跺脚道:“傻孩子,你怎么能这么想呢?如果离婚那对你太不公平了,何况以开容的性格,他会同意吗?”

    桑雪迎私下里跟丈夫开过几次玩笑,每次谢开容都吹胡瞪眼,坚决不同意,“妈,这要你来说服他?;橐霾⒎橇礁鋈说氖虑?,他是谢家的长子,身上肩负着传承香火的责任。他爱我,所以当年结婚那么坚决;我爱他,所以现在就不能如此自私?!?br />
    老太太重重地叹了口气,对自己这个儿媳妇实在没有太多的挑剔之处,但夫妻之间没有孩子,总觉得缺少了很重要的联系,见桑雪迎能有这个想法,她对儿媳妇更是敬重。

    老太太轻声叹息道:“既然你提到离婚,那我可以考虑代孕,因为如果换个儿媳,肯定没你好?!?br />
    “妈,谢谢你理解我?!鄙Q┯嵫燮沛?,和婆婆拥抱在一起。

    每个家庭都有各自的烦恼,按照谢家的地位,不缺物质,精神也富裕,但却渴求一个新生命的到来。

    房门声敲响,外面传来秘书的声音,“苏专家到了!”

    桑雪迎连忙道:“妈,我等会再跟您聊,开容给我找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了个专家,是中央保健委员会的国医专家,想给我看看病?!?br />
    老太太感慨医生专家没少请,但每一次的结论都一样,桑雪迎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这实在让人费解。

    不过,今天桑雪迎跟自己算是说开,既然儿媳妇主动提起代孕,那自己就有理由操办此事,即使谢开容可能不愿意,但有桑雪迎从旁劝说,儿子应该会听话。虽然不是桑雪迎所生,但是谢家的血脉,以后再从其他方面补偿桑雪迎。

    而且,自古有这么一种情况,家里领养个小孩,夫妻俩很快就产下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儿子和儿媳身体又没毛病,只是缺少时机而已。

    老太太嘴上道:“嗯,既然是国医专家,那肯定是有点本事,我跟你一起去瞧瞧?!?br />
    老太太和桑雪迎下了楼,见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站在客厅,肩上提着一个行医箱,穿着一件满是古色的长袍,旁边站着个样貌不输给自己儿媳的年轻女子。

    老太太顿时心里打起鼓,怎么这么不靠谱?

    老太太也见过些市面,国医专家组成员哪个不是五十岁以上的老头儿,像苏韬这样的年轻人,竟然是国医专家,她肯定不会相信。

    老太太走到苏韬的面前,上下打量一番,好奇道:“你就是那名国医专家?”

    桑雪迎猜出婆婆的心思,连忙介绍道:“妈,没错,他就是开容请过来的国医专家?!?br />
    老太太快人快语,淡淡道:“我咋就不信呢?现在国医专家都这么年轻了?”

    苏韬倒也不生气,反而露出淡淡笑容,从口袋里掏出专家证,递给了老太太,“现在招摇撞骗的江湖郎中不少,这是中保委发给我的证书,我随时带在身上,您过目?!?br />
    老太太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掏出老花眼镜,仔细瞅了半晌,也瞧不出破绽,淡淡道:“还是个中医?行吧,那你就给我儿媳妇瞧瞧病吧!”

    苏韬见老太太眼中依然满是疑虑,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国医专家在很多人眼中是金字招牌,但在很多时候也会岂不上用场,主要是因为苏韬具备与医术不匹配的年龄,若是自己年纪大个二三十岁,才更有价值,不然反而成为让人生疑的累赘了。

    “我给您搭个脉,请伸出右手!”苏韬跟桑雪迎吩咐道。

    秘书倒是很有眼力劲,知道这涉及到桑雪迎的**,悄然无声地走出客厅,走到院子里等候。

    桑雪迎倒也爽快,将手臂放在玉石脉枕上。苏韬给她搭完脉,然后又仔细看了一下她的舌苔……

    苏韬收起脉枕,没有说话。

    桑雪迎没忍住心中的好奇,低声道:“苏专家,您瞧出什么问题没?”

    苏韬反问道:“你接受过很多医生的检查,他们给你的答案是什么?”

    桑雪迎虽然觉得苏韬问自己的话,有点古怪,但她还是耐着性子说道:“医生给我做了详细全面的检查,身体的各项指标,都在正常范围之内,所以得出的结论,我没有病,至于

    (本章未完,请翻页)

    无法怀孕,他们也不知道原因?!?br />
    老太太也道:“我也曾经托省卫生厅保健专家给她瞧过病,说是她因为工作的原因,身体比较劳累,是否跟这个有关?”

    苏韬与桑雪迎道:“跟工作没任何关系,我没猜错的话,您应该是空姐吧?”

    “没错!”桑雪迎下意识望了一眼秘书。

    秘书摇了摇头,暗示自己没说过她的职业。

    推理一个人的职业或者性格,最先观察的是他的手,指甲的状态,是否有茧子,茧子的位置,他的膝盖,鞋子,步伐,袖口。因为这手和脚是我们接触外界最为频繁的部位,也最能体现我们工作的部位。

    另外,就是从一个人气质出发。气质难解释是什么东西,总之来说,是一种人气场给人的感觉。福尔摩斯中有着经典一幕,就是他推理出华生军医的身份以及快递员是海军上校。无不是根据一个人的气质,气质也可以说是一个人受到某种职业训练的仪态和性格的总和。

    对于一名空姐而言,她有一整套与众不同的职业训练,所以是最容易分辨出来的职业,比如在和人说话时,会下意识地面带微笑,头部微微倾斜。

    从桑雪迎的皮肤状况和脏腑情况,可以看得出来她经常从事长途旅行,以至于体内肝脏状况与常人迥异。

    最明显的特点在于,空姐在工作时一定会涂防晒打底,即使是晚间的长途飞机也是如此。飞机在高空上飞,即使只是在室内,但紫外线指数还是比地面高出很多倍,要是忽略了防晒,久而久之就会引致衰老或是引起色斑等等,所以大部分空姐都有防晒的习惯。

    而防晒涂抹太多,会对皮肤造成一些负面影响,在苏韬这种经验丰富的中医面前,也会暴露无遗。

    苏韬淡淡道:“您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br />
    老太太脸上露出失望之色,叹气道:“跟别的医生结论一模一样??!要不要把开容喊回来,瞧瞧是不是他的身体有毛???”

    苏韬笑着摇头,继续道:“不用请谢书记回来,谢书记的身体状况也是检查过的,人会说谎,但仪器绝对不会。虽然桑女士的身体没问题,但不代表她的心理没问题。在中医当中,心理问题非常隐蔽,会对身体造成很大的影响?!?br />
    桑雪迎面色微变,惊讶道:“我感觉一直很好啊,很幸福。有疼我的丈夫,有稳定的工作,有无微不至的家人,他们对我很宽容?!?br />
    苏韬摇头叹气,很认真地说道:“不,你其实一点也不幸福?!?br />
    “她感觉不幸福,跟是否怀孕又有什么关系呢?”老太太奇怪道。

    “如果身体指标正常,唯一的解释就是心理所致。我没猜错的话,桑女士应该经历过一段特殊的事情,以至于她在结婚之后,压力很大,以至于对生孩子很恐惧?!彼砧和派Q┯险娴厮档?,“如果你不愿意说的话,我可以试图说一些猜测,如何?”

    桑雪迎平静道:“你说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