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从我手中夺取东西,不是那么容易的事?!?br />
    张若尘的两只手臂同时抬起,骨头和肌肉发出雷爆一般的声音,打出十三条龙魂和十三条象魂,围绕身体急速旋转,形成一个直径数十丈的掌力光壳。

    “轰隆隆?!?br />
    一座座山体不断落下,与掌力光壳碰撞,被反震得四分五裂。

    最后,那根比水桶还粗的锁链,抽击而下,打得掌力光壳表面的圣光崩碎,十三条龙魂和十三条象魂亦是四散飞出去。

    眼看锁链就要结结实实的落在张若尘身上。

    “哈哈,本帝子的这根锁链,是使用深渊寒铁铸炼而成,是一件八耀万纹圣器,希望别一击将你打成飞灰,倒是浪费了一缸美味的鲜血?!蔽浣绲圩有Φ?。

    “别自以为是,你还没那么强?!?br />
    张若尘双臂上,一个个窍穴,浮现出夺目的亮光,喷薄出大量圣气,融入进火神拳套和火神护臂。

    拳套和护臂燃烧起来,浮现出一道道古老的纹路,并且爆发出强大的神力。

    张若尘的双掌撑了起来,一只手掌,化为一片火云,与锁链猛烈碰撞。

    金属碰撞的声音,响彻天地,相当刺耳。

    一瞬间,张若尘脚下那片大地燃烧了起来,就连空气中都飞着一团团火焰。

    “已经被武界帝子一击打成碎片了吗?”长脸帝女盯着远处。

    “恐怕没那么容易,时空传人不至于如此浪得虚名?!?br />
    “倒也未必,毕竟境界差距太大,就算他张若尘是年轻神灵,也得死?!?br />
    ……

    武界帝子站在半空,目光凝视下方那片火域,脸上的笑容早就已经收起,因为他是直接与张若尘交手之人,所以十分清楚,他刚才那一击,被张若尘挡了下来。

    “哗——”

    火海中,一道光柱冲了出来,竟是一条金色巨龙,嘴里发出震耳欲聋的龙吟。

    “这是你修炼的中阶圣术吗?”

    武界帝子并不是不识货的人,通过刚才的交手,已经知道张若尘手臂的上的拳套和护臂,都是神遗古器,内蕴神力,不容小觑。

    若是再与中阶圣术结合在一起,两股力量叠加,能够达到什么程度?

    “龙游九天?!?br />
    张若尘将全身的掌道规则,都调动起来,融入进龙爪,一爪拍击了出去。

    另一头,武界帝子怡然不惧,手中的锁链,散发出惊人的寒气,随着不停旋转,天空飘落下一片片雪花,地面上,则是浮现出越来越厚的冰晶。

    锁链形成的寒气旋转,与龙爪对碰在一起。

    “嘭?!?br />
    强大的能量风暴飞扬出去,将二人周围的大地,撕裂成了碎片,造成强大的破坏力。那股破坏,一直延伸到中古留下的神纹附近,最后被残破的神纹抵挡住。

    “有点本事啊,与武界帝子交手,居然还有主动攻击的机会?!痹频圩拥?。

    一位帝女,有些轻蔑的道:“知道猫抓老鼠吗?武界帝子的真正手段,还没使用出来呢!现在,只是在陪他玩。等到猫真正想要吃老鼠的时候,会一击让他击毙?!?br />
    夏问心道:“如果,武界帝子真的将张若尘当成了一只老鼠,那么最后谁是老鼠,谁是猫,就还不一定?!?br />
    “夏神子是什么意思?”

    夏问心淡淡的道:“继续看下去,不就知道?!?br />
    武界帝子挥出锁链,将张若尘打出的掌印不断化解,笑道:“你若是,只有这么一点本事,一切就该结束了!”

    “暴风破灭漩涡?!?br />
    密密麻麻的圣道规则,从武界弟子的体内涌出,与八耀万纹圣器级别的锁链融为一体。

    随即,锁链急速旋转,化为一个九层漩涡,有着一道道能够撕裂天地的风刃峡谷,在漩涡中飞行。

    这是一种品级不低的中阶圣术!

    境界差距毕竟是摆在那里,张若尘自然是不会轻敌,打起十二分精神,将真理规则源源不断调动起来,与掌法结合在一起。

    “龙象通天?!?br />
    双掌同时打出去,爆发出七倍攻击力量。

    “轰隆?!?br />
    暴风破灭漩涡崩碎,就连天空中的云和气,都被掌力震得剧烈一颤。

    武界帝子的手臂上,皮肤裂开,流淌出大量鲜血,魁梧的身体犹如炮弹一般,倒飞了出去。

    张若尘乘胜追击,单手抓住锁链,手臂发力,将武界帝子向他所在的位置拉扯过去。

    武界帝子就像是线上风筝,竟是真的飞了过来。

    不过,在他距离张若尘还有百丈的时候,突然脸上露出一道狰狞的笑容,背上双翼展开,速度猛然提升了数倍。

    “不好,他似乎并没有伤多重,刚才是在故意诱敌吗?”张若尘暗道。

    “天庭界将真理之道修炼到你这种程度的修士,可是少之又少,难怪凭八步圣王境界,就敢与本帝子交手?!?br />
    武界帝子手臂上的伤,眨眼之间便是痊愈。

    “但是,就凭真理之道,爆发出来的几倍攻击力量,你还远远不够。真理之道是有克星的?!?br />
    “克星?难道是……”

    武界帝子身上散发出的血光越来越强,嘴里发出大笑声:“没错,真理的克星,就是命运。命运之门,出来吧!”

    在武界帝子的身后,由命运规则,凝聚出了一道若隐若现的光门。

    受到光门力量的影响,张若尘只感觉自身的力量,在快速下降,只是片刻时间,已是下降了四五倍之多。

    以前张若尘就听别的修士说起,天庭有真理神殿,修炼真理之道,可以让修士施展出来的圣术,爆发出数倍攻击力量。

    而地狱界,则是有命运神殿。

    修炼命运之道,可以让对手的实力,下降数倍。

    “武界帝子的背后,怎么能够凝聚出一道命运之门?凭借命运之门,他岂不是可以一直压制我的实力?就算是真理规则,也只能在施展圣术的那一瞬间,爆发出数倍攻击力量。而且,调动真理规则,还需要一定的时间,不可能瞬间施展出来?!?br />
    张若尘意识到了极大的不妙,道:“难道他是命运神殿的弟子?”

    只有命运神殿的弟子,才能修炼出命运之门,可以利用命运之门的力量,持续不断压制对手。

    有命运之门的压制,命运神殿的弟子,可以轻轻松松的击杀境界超越自己的敌人。

    真理神殿的神传弟子,则是可以修炼出“真理界形”,这也是别的天庭界修士,无法做到的事。

    九目天王摇头一笑:“收拾一个张若尘,武界弟子居然将命运之门都施展出来,有那个必要吗?”

    “他这是在炫技,毕竟命运之门可不是什么人都修炼得出来?!?br />
    “我倒觉得,他是想要生擒张若尘,所以才使用出了命运之道??蠢凑湃舫臼悄烟铀氖终菩?,命运是逃不掉的?!?br />
    说时迟那时快,武界帝子背负命运之门,已是冲到张若尘的身前,拳头击向他的胸口。

    拳头上携带一股铺天盖地的拳风,给张若尘一种无法抵挡的感觉,就像这一拳,是由一位大圣打出,一拳就能打碎这片天地。

    “不对,不是他变得更强了,而是我变弱了!”

    张若尘没有去调动真理规则,和武界帝子硬拼,而且时间也来不及。

    恐怕真理规则还没有汇聚,武界帝子的拳印,已经落在他的身上。

    “嘭?!?br />
    武界帝子一拳击在张若尘的身上,将他打得四分五裂。

    但是,武界帝子的脸上却没有喜色,立即收回拳头,警惕着四周,自言自语的道:“终于施展出了空间力量?!?br />
    张若尘那四分五裂的身体,在半空,消散而开,化为一道道残影。

    张若尘出现到武界帝子的头顶上方,手中提着沉渊古剑,向下直刺了而去。

    武界帝子一直都在防备,所以,张若尘从空间中走出的一瞬间,缠在他身上的锁链,便是自动飞了起来,横抽过去。

    张若尘施展出来的这一剑,并非普通的剑法,而是时间剑法。

    锁链本是可以抽击在他身上,但是,在靠近他的时候,速度却变得越来越缓慢,最后几乎是完全静止。

    “不好?!?br />
    武界帝子不知经历过多少次生死大战,在这电光火石之间,立即做出反应,施展出一种中阶圣术级别的步法,疾速躲闪。

    “哧?!?br />
    本是应该穿透他头颅的沉渊古剑,从他的脸颊位置划过。

    脸颊处,百圣血铠破碎而开。

    剑罡在他的脸上,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

    “可恶?!?br />
    武界帝子的心中,涌出一股浓烈的怒火。

    一个八步圣王,居然拥有威胁到他性命的力量,这是根本不应该发生的事。

    更加让武界帝子心惊的是,若是先前没有人提醒他,眼前这个人类男子就是时空传人张若尘,他必定会轻敌,必定不会时刻提防对方动用时间力量和空间力量。

    在那样的情况下,他还能避开刚才那一剑吗?

    百幻神子还真有可能,是死在张若尘的手中。

    远处观战的帝子和帝女,全部都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怎么会这样,明明都已经提醒了武界帝子,难道他依旧轻敌,根本没有料到张若尘会施展空间力量?”

    “以武界帝子的丰富战斗经验,不应该出现这样的失误才对?!?br />
    “这不是失误,是差点丢掉了性命?!?br />
    夏问心道:“你们真的以为,知道了对方是时空传人,就一定有应对空间和时间的手段?只能说明,你们以前遇到的时间修士和空间修士,都不够强大,对力量的运用还不到火候?!?br />
    “夏神子的意思是,武界帝子并不是没有料到张若尘的攻击,而是已经料到,却根本避不开?”一位帝女,请教道。

    夏问心道:“你说对了一半?!?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