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噹。。?!钡匾簧酉旆氯舸豪装阆斐沽颂斓?,旭日初升,就在晨曦的光芒对面,一道恢弘而圣洁金色的大门在出现在了青天之上。天上的劫云缓缓散去,金色的大门缓缓打开。

    门内金光万道,一阵阵吉祥的天籁在天地之间奏响,一朵朵五色祥云代替着劫云布满了清晨的天空。

    这一刻无数百姓见到了神圣的所在,这一刻无数生灵朝着金色大门虔诚而拜。

    “噹!”乾清宫内,大明皇帝朱载墲手中将要盖上的玉玺猛地掉落,翻滚这掉下了龙案,落在了地面的金砖之上猛地一响。

    玉玺碎了,留下了残缺的一角。

    满殿的宫女太监刹那间吓的面无血色,朱载墲却根本看都不看地上的玉玺一眼,反而死死地盯住了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钦天监监正,两眼渐渐变得血红血红,头上的青筋冒起,呼哧呼哧地踹着粗气,犹如一头暴怒的金龙。

    无名山周围的煞气飞快的消散了,云小西则抱着葫芦大哭不已。

    天上的星光隐去,一个的身影在天上金色大门外缓缓出现。

    “福生无量天尊!”明虚一声唱喏,拂尘一扫,无数的金色光雨在无名山周围纷纷落下,无名山周围原本漆黑一片的土地上无数的草木瞬间发芽,飞快地长大。郁郁葱葱很快掩去了所有的痕迹,草棚之内了尘也缓缓睁开了眼睛。

    走出了草棚的了尘份外复杂地看了看不远处的那两座坟茔,有看了看傍边那个没有了声息的草棚,一声长叹之后,驾起了法剑飞向了天空。

    “?!币簧逶降慕C炱?,了尘出现在了嚎啕大哭不已的云小西面前??醋派诵挠脑菩∥?,了尘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只能摸了摸云小西的小脑袋道:“小西,对不起!”

    轻轻地一句道歉,却满含这所有的歉疚。

    自己不该心软,自己不该优柔寡断,自己不该当断不断,自己实在不该一厢情愿。。。

    一子错,却让自己座下的弟子付出了如此惨痛的代价,作为师父,了尘如何能够平静以待。

    “师父!师兄,师姐们都没了,都没了”云小西扑进了了尘怀里哭得踹不过起来。

    “是为师的错,但为师一定为他们讨回来”了尘看看了扑在自己怀里,抱着自己大哭不已的云小西保证道。

    “福生无量天尊!道友安好?!辈恢朗裁词焙?,明虚便出现在了了尘前面,三个人站在一个硕大的葫芦之上,相对而立。

    “恭喜道友三尸斩却,功德圆满,从此得脱藩篱,飞升有望”明虚对着了尘微微一稽首,恭贺道。

    “你终于舍得出门了!”了尘没好气地道。却把明虚孴得够呛。

    “我不就是你,你不就是我。你怎么能这么说自己?”明虚心中绯腹道。

    却也知道,了尘看似在骂自己的分身,却实际上不过自责而已。分身也是自己,虽然仙神二道有别,但何尝不是一个?

    神界的湖边,昔日种下的莲花已然花开,湖面之上水气蒸腾,犹如如轻纱般云雾时聚时散,柔柔的香风吹过,清清的水面泛起阵阵涟漪,在一片云雾之中翻起金光点点。

    天空之上七彩流光,半空之中瑞气千条。一只只美丽的仙鹤高歌着不时划过天空,地上的珍禽异兽跑得欢快而轻盈?;趾氲陌子袂派?,英魂川流不息,远处的道宫里,一阵阵浑厚道音让人心中份外宁静。湖光山色之间云雾缥缈。奇花异草之中暗芷流芳。此地不是仙境,却胜似仙境。

    云小西抱着葫芦,背着仙剑已经在湖边枯坐了很久了。脸上的泪痕都还未淡去,眼中还充斥这浓浓的悲伤。

    师父又不见了,有把自己一个人丢在了这陌生的湖边。

    他什么时候才能负责一点?

    现在就只剩下自己了,师。。。云小西又一次哀伤地低下了头,双手开始揉起了眼睛。

    恢弘的道宫之内,了尘正对着面前的仙剑发呆。

    了尘寻回了四把仙剑,真火重铸,仙剑宛若新生,只是了尘却发现却再也找不回自己的弟子了。

    师徒缘断,就算自己弟子转世重生,自己也不可能再在茫茫人海中寻到了吧?

    而且找回来的转世之声,还是原本的弟子吗?

    了尘怅然一笑,无尽的哀伤随着笑声远去,传得很远很远,直到惊动了湖面发呆的小西。

    青城山气数有限,根本就不可能有那么雄厚的气运能将了尘跟座下弟子一起送上仙班。

    了尘从一开始将他们收入门下的时候,就不该奢求他们有朝一日也能得到升天。

    算来算去,终究还是了尘自己害了他们??!

    倒是云小西。。。

    了尘到了现在,还有什么不明白?

    自己自己走后,云小西可能真的要一个人默默地忍受那无尽的仙途寂寞了。

    青城山上,道钟齐响,观中弟子齐齐恭迎着祖师爷的归来。

    了尘却一没有讲经说法,而没有训示弟子。只是带着云小西默默地走到了后山,在一座坟茔的前面静静地坐了一天。

    这是在向过去诀别!

    第二天,了尘留下了一把宝剑飘然远去,虽然不知道祖师爷是什么意思,可那把宝剑成了无数弟子们成仙得道的奢望。只是仙缘难得,谁也拔不出那把看似平凡的宝剑。

    无缘就是无缘,岂是能够强求而来?

    几天之后,一场风暴席卷了整个大明的官场。无数人啷当入狱,无数人家破人亡,暴露中的皇帝已经不可理喻,皇帝永远没错的,错的只能是臣子。

    菜市口里血腥气终年不散,前往边疆的路途之上哭声震天。一个个冠缨之家,一户户书香门第,数不尽的华宅贵府,全都化作了富贵云烟。

    了尘站在了一处西行的路上,看着在阑珊而去的队伍,看着那哭声凄惨的哀嚎,却半点慈悲也无。

    “福生无量天尊!仙君何必如此?”一个老乞丐突然出现在了了尘面前。

    “凡人蝼蚁,本座何必在意?”了尘冷冷一笑道。

    现在的了尘的确可以不再在乎那些人苦难了,现在这方世界的因果已经对他无用,自然也就可以冷笑着面对世间。三尸尽斩,从此超脱了这方天地,如今的他可以算作这个世界的匆匆过客了。又何必在意这一方的世界怎么想?

    “哎?。?!”老乞丐一声长叹,昔日的故人早已是高高在上,仙凡有别,一步便是天堑。到了如今,自己还能再说什么?

    叫这位仙君前辈手下留情,叫这位仙君大发慈悲。

    可当这位仙君弟子陨落之时,何人过问,现在自己又有什么立场来苛求别人?

    这些人害死了了尘的爱徒,也让了尘斩断了对这个世界所有的执念。

    现在的了尘,是真正的摆脱了原本可笑的执念了。

    天道不仁,已万物为熟狗。了尘做到了。所以他现在终于可以冷眼旁观整个世界,对着人间超然物外,在不为人间的一切留下半点羁绊。

    老乞丐无言地看着了尘,苦苦一笑,却终于再也没说什么了。

    了尘一声冷笑,招呼也没打一声,化作一道金光远去。老乞丐抬起头来,看着了尘远去的声音,似是羡慕似是哀伤。

    昔日云华出生的小村,村民早已经换了一拨有一拨,云华的族族人人星散,云华与这里再也没有半点联系了。只是时光荏苒,记忆如斯,当了尘站在村口看着村里的小孩嬉笑着打闹。精神竟然有了那么一瞬间的恍惚。

    “请问,你能带我离开么?”大石依旧,时光却匆匆已过甲子有余。了尘一声长叹,回返到了一处几乎已成平地的坟场傍边,衣袖一挥,泥土自行聚拢成了两个高高的坟堆。了尘便在两座坟茔的中间起了一个小小的坟茔。

    那里埋葬的是摇光,是云华的摇光。

    了尘已经找不回云华的尸骨,便只能将云华的摇光仙剑埋葬在了她父母的身边。

    三座坟茔相依相偎,七十余年了,了尘现在终于将云华送到她父母身边。希望来世云华能做一个依偎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幸福小孩,再不要有这一生的凄苦了??!

    了尘走了,施施然远去的背影带着一丝决绝离开。就好像要把一切抛下。一阵清风吹来,草木之间发出一声声轻响。仿佛云华抱着云狐子时那一声声温柔的浅唱。

    “我对不住你!”狐鸣谷内,留下一声深深地叹息,既是对着那一座小小坟丘,也是对着大海另一边苦盼着夫君归来的女子。

    青青的草原上湖光荡漾,了尘伴着清风而来,轻轻地走进了草原上这座远近闻名的道观。

    了尘留下了一个丑丑的大头娃娃,娃娃的面前摆着一把宝剑,只是谁都看不见它。

    竹叶潇潇,昔日云衡子生活过的府邸已经早没了昔日半点踪迹。闹市街头,了尘默默地站了半天,在一处无人处泥土里悄悄地埋下了最后一把仙剑,飘然远去。

    轻轻地来了,又轻轻地离开,不带走一丝尘埃。

    修行无数月,山中无甲子。

    当云小西再一次从入定中醒来的时候,神识习惯性地扫描了一面周围。

    “师父!”云小西欢快地冲出了洞府,扑进了师父的怀里,顺便将赖在了尘身上的红狐狸,白猴子扔得远远的。倒是那只老虎实在舍不得踢它,就只能忍一忍了。

    “别,别,都几十岁的人了,换在人间都当祖奶奶了”了尘好气有好笑地将云小西从身上扒了下来道。

    “为师把小师弟给你带来了。以后的日子,就是他陪着你了。希望为师不在的时候,你能刻苦修炼,为师会在青天之上等你?!绷顺净荷档?,从背后拉出一个模样拽拽的小孩。

    “你是我师弟?”云小西目光炯炯地盯着小男孩,犹如饿狼盯着小绵羊一般。眼睛都发出了绿光。把小男孩吓了一大跳,再也保持不了酷酷的表情,一脸惊吓地躲进了了尘的背后。

    “哈哈哈。。。!”云小西很没形象地大笑道。

    终于有师弟了,以后不寂寞了,也有人可以欺负了。自己以后也是师姐了。就跟云华师姐他们一样。

    只是,师姐他们现在在哪?

    云华看了看了尘,终究还是没有问出来。

    仙道多寂寞,既然放下了,又何必再提起。徒惹涟漪?

    “东方乙木青龙,西方庚金白虎,南方丁火朱雀,北方癸水玄武,中央戌土麒麟,四方五行,金木水火,戌土中央,五行相生,四灵转运,敕令,起!”了尘凌空虚步,桃木法剑舞起光华阵阵。一道道法令言出法随,伴着山间一阵风云激荡,五道光华冲天而起。

    龙从云,风从虎,火从凤,水从玄武。再加上一座坐镇中央的麒麟雕像就位,了尘法令之下,五色光华开始急速旋转。渐渐地合五味一。源源不绝地灵气开始从光柱的中央出现。

    了尘接着讲一道道阵旗打出,伴随着一道道繁复的法印,所有的阵旗开始了共鸣。

    星光如雨而下,源源不绝地补充了进来??罩械牧槠嚼丛脚?,然后又开始慢慢地液化,到最后化作了云雾,坏绕着洞府周围凝聚不散。

    通天福地,人间仙境。了尘做到了。。。

    这是留给道门的福地,也是留给玄关观后人的最后一道遗泽。

    “铮!”一道清越的剑鸣声响起,桃木法剑冲天而起,了尘并指成剑,向着大阵中央一指。桃木法剑立刻出现在了阵眼中央,疾速旋转不休,开始镇压起了整个大阵。

    “师父!你的桃木法剑?”云小西旁观了了尘布置大阵的整个过程,看见了尘把桃木法剑用来镇压大阵,一时忍不住出声道。

    “本门祖师留下了三件宝物,为师不肖,却只剩下了这把桃木法剑。为师有如能将它带走?”了尘一声叹息,不舍地看了看这把陪伴了自己无数岁月桃木法剑,狠下心来别过了头去,丝毫不理会桃木法剑阵阵的哀鸣。

    若是可能,了尘如何舍得下这把桃木法剑。百年时光,生死相伴又岂是能轻易割舍。但除了这把桃木法剑能镇压得了这洞天福地,了尘已经没有东西可以做到了。

    舍得舍得,再大的执念也要放下??!

    “师父!你要走了”小西突然问道,眼中的泪水已经水雾蒙蒙了。

    “傻瓜,师父不过先走一步,为师凡间事了,人间再无挂碍。你要勤加修炼,为师在天上等你!”了尘笑了笑道。

    “那六师弟怎么办?”小西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般,赶紧问道。

    “为师耗尽了这青城山玄光观几百年的气运,此地已经难以再开仙门了。小西你天人之属,气运天生,天然不受这天地桎梏,所以为师才会说在天上等你。至于你六师弟。?!绷顺居朴频靥玖艘豢谄溃骸八苄薜侥囊徊骄退隳且徊桨?!”

    了尘现在终于明白了,也放下了。四个弟子的死让他明白,仙途之上为什么得道之人那么少。

    很多事情,不是想,就一定能得到??!

    既然如此,何不随缘?

    了尘走了,留下了青城山洞天福地,留下桃木法剑,留下了自己的两位弟子,飘然而去,向着西北,向着昆吾,一去就再也没有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