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总能一本正经的说出一些让人很想打死他的话,不过至今为止没人敢上手。

    开玩笑,打不死的袁老板,这个名头,是白要的?

    而舒悦纤细白嫩的手松开又握紧了好几次才平复下来道:“那这小龙虾今天的心情如何?”

    “没心情?!痹菘戳耸嬖靡谎?,对于她年纪轻轻就耳朵不好有些惊讶,但还是认真的重复了一遍。

    袁州这一眼的意思太明显了,别说舒悦看懂了,就是边上围观的食客都看懂了,顿时舒悦就柳眉竖起,一脸克制的道:“袁老板放心我的耳朵很好?!?br />
    “哦?!痹莸阃?,然后沉默准备转身做菜去了。

    “等等?!笔嬖昧⒖探凶≡?。

    袁州站定没动,舒悦这才快速开口:“那这小龙虾什么时候心情会好?”

    “不知道,营业时间结束后,我给你问问?!痹菀⊥?,然后这次没有停留直接去厨房了。

    “袁老板一向是这样的,别在意?!绷韬暝谝慌孕γ忻械陌参?。

    “知道,就是吃不到小龙虾可惜?!笔嬖锰酒?。

    舒悦明显不在意袁州的态度的,毕竟来之前她就早有耳闻了的。

    “没有小龙虾就只能点别的虾了?!笔嬖昧⒖叹龆似渌牟松?,一连点了三个虾做的菜,和一碗白饭这才罢休。

    “来袁老板店里的女孩都挺能吃,这可是晚上了?!绷韬昕醋诺懔巳龃蟛说氖嬖?,心里感慨。

    可不是,来袁州小店的只要荷包肥,一般都吃的比较多。

    要知道为了保持身材,许多女孩子晚上都是不吃饭的,然而君不见这晚餐时间袁州小店外排队的却有一半是女孩纸。

    而且是各个年龄段的都有,并且一进门都点了吃的,少的也至少吃一碗蛋炒饭,好似一点不怕发胖了。

    这只是因为精明的女孩们早就发现在袁州小店吃的东西不光美味并且,吃得再多也没长胖的烦恼。

    是的,这点早就在论坛里传开了,不说什么吃了袁州小店能瘦下来,但绝对没有长胖不说皮肤和身体还变好了。

    当然这是指常吃的,但不发胖这个已经有许多的检验者了,是以只要是晚上克制不住食欲或者嘴馋的都会自动自发的来袁州小店吃饭。

    既能满足味蕾的享受又不会发胖,简直就是妇女之友。

    是以,一天三顿中晚上的袁州小店是女性食客最多的时候。

    所以,在第二天晚上再次见到舒悦的时候,凌宏也不惊讶,露出笑容打了个招呼。

    “晚上好?!绷韬暌皇洲弁贩⒘硪皇殖遄攀嬖冒诹税?。

    “晚上好?!笔嬖糜ι?,并未多说。

    这次舒悦排的位置没那么靠前,所以她是第三批进门的,一进门的第一时间就是用目光搜寻袁州的位置。

    舒悦一坐下,也不先点餐,双眼盯着袁州就等他转身端菜过来的瞬间开口:“袁老板小龙虾有吗?”

    是的,现在的舒悦已经知道袁州只会在他端菜出来的时候回话,其余他做菜的时候是根本不理人的,这是舒悦自己观察了一晚上的结论。

    “今天没有?!痹菘隙ǖ?。

    “好吧,那请给我点餐?!笔嬖谜獯蚊挥卸辔?,而是干脆的转身对着周佳开口。

    “好的,请稍等,马上来?!敝芗训阃酚ι?。

    先付钱后上菜,等周佳过来点餐后,舒悦很是自然的掏出最新款的手机付钱,然后买单等吃。

    照例的三个虾菜一碗白饭,吃完就走。

    是以,等到第三天凌宏再次看到的舒悦的时候,他既惊讶也不惊讶。

    “看来你是准备吃不到小龙虾誓不罢休了?!绷韬晏裘嘉实?。

    “那当然,我一定要吃到袁老板做的小龙虾?!笔嬖玫阃啡险娴乃档?。

    “这么一说我也想吃了?!绷韬晏炙档?。

    “等会问了就知道有没有的吃了?!笔嬖酶纱嗟?。

    果然,等到舒悦一进门,她的第一句话就是问有没有小龙虾。

    当然,袁州的回答还是一样,今天没有。

    到了第四天,舒悦再次来早了一些,排在了进店用餐的第一梯队,当然一进门的第一句话还是问小龙虾的事情。

    舒悦很是执着,接下来的第五天她还是这样问的。

    这下问的店里的其他食客都忍不住了。

    “袁老板这小龙虾会不会出?”马志达是听群里说有人天天问小龙虾的事情,说不定快要出了,这才赶来的。

    “对啊,对啊,这小龙虾会不会出现在菜单上?”食客们连连点头,一起开口问道。

    “对啊,有没有?!本土饷媾哦拥氖晨投既滩蛔「胶攘似鹄?。

    “有,会出,今天没有?!痹荼砬榛故且涣逞纤嗳险娴乃档?。

    “这东西不说还好,老这么说我是真的憋住想吃了?!绷韬昝嗣约捍檀痰耐贩?,忍不住道。

    “可不是,不提还好,一提我也想吃了?!甭肫鹦×旱拿牢?,也开口道。

    “我也想吃?!币恢钡屯访统缘奈诤M蝗惶匪盗艘痪?,然后低头再次吃了起来。

    说起来刚刚乌海说话的时候他满嘴都包着食物,但就是这样他也能字正腔圆的表达出自己的意思,还不会喷出嘴里的食物,也是很拼了。

    “袁老板,能说什么时候有龙虾吗?”舒悦抿着嘴,再次开口问道。

    “明天再来?!痹荼砬榈坏乃低?,然后转身做菜去了。

    店里瞬间安静了一会,然后才爆开热烈的讨论,袁州这意思很明显,这不就是说明天就有小龙虾可以吃了吗。

    “太好了,谢谢袁老板?!笔嬖闷恋牧成霞ざ脑纬鲆煌藕煸?,笑着道谢。

    而袁州充耳不闻,认真的做着菜。

    这次,舒悦吃完三个虾菜后,走出小店的脚步格外轻松,而店里的食客早就开始奔走相告袁州小店又出新菜了,而且菜品是小龙虾。

    一时之间美食群里、论坛里,都暴动热闹了起来,甚至在蓉城的本地新闻都连忙赶制了新闻稿说这件事情。

    没办法袁州现在的影响力就是这么大,出一个新菜,就那么大阵仗。

    至于袁州,他现在倒是安安静静的在观察水池里的动静,是的系统在袁州酒馆的院子里开辟了一个水池。

    那池子靠近后巷,前来喝酒的食客都没注意到。

    而袁州现在就正蹲在池子边上观察里面的小龙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