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师傅和小思回来了,这里请?!蔽姆芍橇Π讶送谝徽懦ぷ郎弦?。

    “爷爷爷爷,就放这里吧?!蔽乃级俗磐信绦⌒牡姆畔碌?。

    “好,袁师傅我孙女没给你添乱吧?!蔽姆芍且豢次乃蓟犊斓难尤滩蛔∥实?。

    “没有?!痹菀⊥?。

    “那就好?!蔽姆芍切γ忻械牡阃?。

    而边上的文思则为了自己爷爷的不相信吐了吐舌头,还做了鬼脸,很是活泼开心的样子。

    “踏踏”刘植也跟着文飞智走了过来。

    “请坐?!痹菹仁嵌宰盼姆芍呛臀乃嫉?。

    “能吃到袁师傅在我家厨房做的菜,说出去那真是不知道多少人得羡慕死?!蔽姆芍潜咦?,边一脸自豪的说道。

    而刘植则施施然的坐下,一脸的不置可否。

    “我一会坐,我来帮忙?!蔽乃伎丛菹瓶信躺系母亲?,立刻道。

    “好,谢谢?!痹莸屯返佬?,然后端出两个盘子。

    “不客气,我也要吃的呀?!蔽乃己苁腔犊斓陌锩Π谕肟?。

    做饭的时候,文思就已经知道袁州是准备了她的份的,因为她直接问了的。

    吃货就是这么执着。

    “好香?!蔽姆芍浅槎亲?。

    是的,自从两人进来开始,正厅就开始弥漫出一股香味,这菜香味很是勾人,让人忍不住分泌口水,而在袁州掀开盖子端出盘子后,这香味更加浓郁了。

    袁州认认真真的摆着盘子,而文思则利落的摆好了三幅碗筷,没错就是三幅。

    文思给袁州摆了一副,自己爷爷一副,然后就是自己面前摆了一副,然后做乖乖巧巧的坐下了。

    “确实挺香的?!绷踔膊蛔藕奂5难柿搜士谒?,然后点头。

    “文师傅,双龙戏珠请品尝?!痹菡泻舻?。

    袁州这一招呼,文飞智立刻就看向了面前的两个盘子。

    “漂亮!”文飞智看了第一眼面前的菜品,立刻赞叹道。

    没错,面前的菜真的太漂亮了。

    两个仿古的青釉平盘被摆放在一起,凹凸嵌合在一起,顺着龙纹的地方赫然有两条真龙在飞舞。

    这两条真龙呈现金黄的颜色,身上鳞片清晰可见,还闪耀着漂亮的金黄色光芒。

    在两个盘子衔接的地方有个白玉生晕的宝珠,装在两个盘子里的龙头都张大龙口冲着宝珠咬去。

    最关键的是这两个龙头张口的角度以及眼神中的情绪都是完全不同的。

    而青釉盘上本身的龙纹花纹则完美的成为了这金龙的倒影。

    袁州摆放的位置巧妙的让盘子本身的纹路成了菜品金龙的倒影,上面浇着汤汁,整个龙看起来浮光掠影的,而青釉盘上龙影在汤汁的作用下若隐若现。

    这就好像龙在深海里的水波当中追逐着宝珠,然后稍稍露出盘子的龙头则是探出了水面,冲着缓慢升空的宝珠而去。

    要知道,袁州用青釉盘作为深海碧波的基底,刻画了一副两条龙由深海嬉戏追逐宝珠出深海的画面。

    “好一副双龙戏珠,真是传神?!蔽姆芍窃尢镜?。

    “本就是双龙戏珠的盘子,做一个双龙戏珠是基本?!绷踔仓迕?,对文飞智的评价不以为然。

    “谢谢?!痹莩遄盼姆芍堑阃方酉驴浣?。

    “没想到袁师傅会这样补全这个盘子,这真是相辅相成,相辅相成啊?!蔽姆芍敲畔买Φ亩绦?,一脸的赞叹。

    “我想这养的摆盘随便哪个厨师都能做到?!绷踔苍俅蔚?。

    “但绝不会有袁师傅这样完美?!蔽姆芍亲返?。

    而刘植只是瞥了眼盘子,然后道:“是文师傅您的陶艺更加完美?!?br />
    “不,是袁师傅补全了我盘子的留白?!蔽姆芍且×艘⊥?,然后认真的说道。

    可不是,因为袁州把盘子的每一个方面都利用了个彻底,再也没有更适合这个盘子的菜品了。

    这次刘植沉默了,没说话。

    而文飞智就直接陶醉在袁州摆盘的美学之中。

    “美,没想到有人能如此契合这个盘子,真是漂亮?!蔽姆芍橇尢?。

    美食、美器从来都是相辅相成的,美食需要美器的衬托,而美器自然也需要能够比肩的美食两盛装。

    “爷爷,我能吃了吗?”边上文思突然出声打断了文飞智的感慨赞叹。

    文思毕竟年纪小,她当然觉得好看,但身为一个吃货这香味实在太勾人,她忍不住了。

    “你这丫头真是没有一点欣赏的眼光?!蔽姆芍敲缓闷牡闪宋乃家谎?。

    “食物就是用来享用的?!痹莸故呛茏匀坏乃档?。

    “对对对?!蔽乃荚谝慌粤阃?,拿着筷子就等开吃了。

    “给我等等,我得拍下留念?!蔽姆芍橇⒖讨浦刮乃即来烙目曜?。

    “爷爷放心,这照片我早就拍过了,什么角度的都有一会给您?!蔽乃剂⒖叹偈炙档?。

    “算你个小丫头还有点用?!蔽姆芍橇⒖搪愕男α?。

    “那当然?!蔽乃夹⌒∩泥止?。

    “来来来,我们开吃,尝尝这双龙戏珠?!蔽姆芍侵坏泵惶?,兴致勃勃的举起筷子准备开吃。

    “还差副碗筷?!敝皇强缘氖虑樵俅伪淮蚨?,这次是刚刚开始一直沉默的刘植突然出声了。

    文飞智顿了顿,双目环视桌面,发现还真的就只有三幅碗筷,就刘植面前的桌子是空的。

    “小思?”文飞智看向文思。

    文思隐蔽的吐了吐舌头没说话,倒是一旁的袁州云淡风轻的开口了。

    “不好意思,我想你一个视觉艺术的想来应该是对这吃的俗物不感兴趣,所以就没准备你的份?!痹荻宰胖迕嫉牧踔?,语气平淡的说道。

    刘植先是一愣,然后反应过来这是他前面对袁州说的你一个厨子懂什么的话,连句式和大部分字都一样。

    就只有其中的主语不同,这明显就是故意的。

    “咳咳咳?!蔽姆芍强人粤艘簧?,拿起筷子认真而小声的开始和自己孙女讲陶艺,显然是不准备管这事。

    “你!”刘植脸色僵硬了,看着袁州。

    “两位请慢用,菜冷了就不好吃了?!痹莸坏淖啬抗?,冲着文飞智和文思道。

    袁州是小气的人吗?

    当然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