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氛尴尬一旁的文飞智立刻起身开口道:“刘大师看这里,看看这个图案?!?br />
    “哼?!绷踔睬嵘浜咭簧?,这才不再纠缠,抬脚走向文飞智,看向他指着的地方。

    而袁州则全程认真的盯着两个盘子看的认真。

    全神贯注什么的袁州一向是很擅长的,毕竟店里忙碌起来他是顾不得其他事情的。

    对于刚刚这人的挑衅袁州表示他一、点、也、不、在、乎,所以自然就懒得理会。

    文飞智做的这两个盘子很有意思,从嘴普通的工艺来看像是仿古青釉圆盘。

    但古怪的地方就在于这两个盘子并不是完全圆形的,而是好像阴阳鱼一般可以组合在一起。

    其中稍大的那个盘子外边凸出小小的一块,细细看上面的花纹就仿佛是一条龙的脑袋,精细的纹理花纹以及漂亮的釉色完美的融合在餐盘里。

    那凹出的一小块就仿佛是龙头轻微而好奇的试探了出去,自然而和谐。

    而另一个盘子则凹陷进去一块,若是单独来看则是龙头往天空看去,正好就空出了那么一块位置。

    但若是两个餐盘联合起来则又变了一种画面。

    就像是探头的龙追逐着那仰头的龙,仿佛二龙戏珠一般在玩笑打闹,姿态悠然自得。

    并且这整幅的构图都精巧异常,却龙眼不甚明亮,但若是在上面呈上一道菜,那就可以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了。

    “有趣?!痹葑旖乔F?,心里盘算着可以装什么菜品。

    毕竟咱现在也是有一整个菜系在手里的男人,做个附和这个餐盘的菜对于袁州来说还是轻而易举的。

    袁州在这里欣赏的认认真真,另一边的两人也讨论的很是激烈。

    “文大师这餐盘真是巧夺天工,美轮美奂?!绷踔部湓薜?。

    “哈哈,哪里哪里,不过这构图就花费了两个月,还是上次去袁老板那里才给了我最后烧制的灵感?!蔽姆芍且槐咔榈乃底?,一边感激的看着袁州。

    “还得多谢袁老板给我的灵感?!蔽姆芍亲范宰旁萑险娴乃档?。

    “不客气?!痹萸榈?。

    “文大师你太客气了,这烧制陶艺是您擅长的,小小的一点触动实在算不得什么?!绷踔舱绽炊济豢丛?,只是对着文飞智说道。

    “不能这么说,咱们做艺术可不就是看重这点触动,哈哈?!蔽姆芍抢趾呛堑奈潞偷?。

    刘植倒也不争辩,只是从随身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本子和笔开口道:“那我开始写想法,请文大师稍等片刻?!?br />
    “太麻烦了,谢谢?!蔽姆芍橇το?。

    “文大师不必客气?!绷踔惨⊥?,然后开始在本子上写了起来。

    并且边写还边仔细的对照桌上的餐盘,上面釉色平整自然,每一分颜色都烧制的很均匀。

    远远看去就好似两个艺术品,当然近看也是艺术品。

    是以,刘植写的满脸严肃,很是认真,好似在做什么学术报告一般。

    “装模作样?!蔽乃伎戳丝戳踔灿挚戳丝丛?,然后心里对着刘植吐舌头。

    是的,文思不喜欢刘植,但却喜欢袁州,当然,是喜欢报纸上对袁州厨艺的夸奖还是喜欢他做的东西这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有一点很确定的就是少女文思是个小吃货,最喜欢美味的食物,这是可以肯定的。

    因为刘植在写评价,文飞智也就转头招呼起了袁州。

    “袁师傅麻烦你今天特意跑一趟了?!蔽姆芍窍仁强推乃档?。

    “不客气,涨涨见识?!痹莸?。

    “不知袁师傅可喜欢老夫做的餐具?!蔽姆芍切γ忻械奈实?。

    “您做的很是精巧大气,很受厨师欢迎?!痹菘凸鄣乃档?。

    “哈哈,有袁师傅你这样的评价就不错,那一会我给你带一套,千万别推辞?!蔽姆芍窍匀缓艹栽莸钠兰?,立刻说道。

    “那就谢谢文师傅了?!痹葜苯佑ο?,并没有拒绝。

    “袁师傅……”就在文飞智还要再问袁州看法的时候,边上刘植抬头叫住了文飞智。

    “文大师快来看看,我已经写好了?!绷踔部熳吡讲嚼吹轿姆芍呛驮萘饺嗣媲?。

    “真快,我这就看?!蔽姆芍橇⒖痰?。

    “哈哈,视觉艺术可是我的特长和专业?!绷踔驳靡獾乃档?。

    “那是那是?!蔽姆芍歉胶攘肆骄?,然后接过刘植的小本子开始看了起来。

    本子是黑皮封面,大小大约有成年男子的手掌大小,很适合做随身笔记来使用。

    而现在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两页纸,这全是刘植对于文飞智最新陶艺的评价。

    文飞智看着的很认真,逐字逐句的看了起来。

    而袁州在安静的站在一旁,心里思考着装盘菜品的事情。

    虽然刘植写了两页纸,但本子小,所以文飞智还是很快就看完了,他一脸认真的思考着刘植的评价,同时顺手就要把笔记本递给袁州。

    就在这个时候,刘植伸长了手直接越过袁州拿住了黑色封皮的本子,然后快速而自然的重新揣回了自己的口袋里。

    这下,就是认真思考的文飞智都愣住了,而袁州则是面目平和,脸色一如既往的不苟言笑。

    “MMB幸好没伸手?!痹菝嫖薇砬榈耐虏?。

    “刘先生?”文飞智不解的看向刘植。

    文飞智自然是感觉刘植有些不喜袁州,但却没想到他能做出这样直接得罪人的事情来,这让文飞智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了。

    毕竟两人都是他请来的,而刘植这个做法不光是让袁州丢脸,也是打了他文飞智的脸。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没注意到你还没看,不过这是我们美学圈的事,想来袁老板你一个厨师对此也是不感兴趣的,对吧?!绷踔擦成弦汇?,然后笑眯眯的说道。

    刘植脸上虽然是笑眯眯的,但却没有拿出笔记本的打算。

    这下边上的文飞智皱眉道:“刘先生这却不太好吧?!?br />
    “没事,我确实对他的不感兴趣?!痹萘成交?,听起来不喜不怒的样子。

    袁州的宽和让文飞智心里好过了许多,也忍不住为袁州的胸襟赞叹,毕竟三人名气虽不相伯仲,但袁州却是最年轻的。

    “你一个厨师懂什么美学,自然是不感兴趣的?!绷踔驳屯?,也不看两人,仿佛自言自语一般的咕哝了一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