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小店位于桃溪路十四号,这个位置向来不在市中心,距离郊外还比较近。

    而文飞智的陶艺工作室就在郊外,因为他需要自己烧制这些陶艺品,郊外的地方大而宽敞,风景也好,更有利于他的创作。

    是以,程技师现在就带着袁州往郊外文飞智大师的工作室而去。

    和往常一样,程技师的车平稳而匀速,而袁州则在车上闭目养神。

    大约半小时后,车子停在一个大型的四合院前。

    “师傅到地方了?!背碳际η嵘?。

    “嗯?!痹菡鲅?,然后点头下车。

    四合院四周都是白色的墙壁,大约一人半的高度,脚下是青色的大石板,仔细看还能看到缝隙里长着绿色的青草。

    “师傅,我五点来接您?!背碳际φ驹谠萆砗笠徊皆兜牡胤降?。

    “好,你自己先回吧?!痹莸阃?,然后示意程技师可以先行离开。

    “师傅再见?!背碳际Φ阃?,然后上车驶离。

    目送程技师离开,袁州才往前走了几步正式来到四合院的两扇实木门前。

    门上有着狮子头咬铜环的门环,抬头还能看见院子里茂盛的,一串串的白色槐花,带着一丝丝甜丝丝的香味。

    “叩叩”袁州拾级而上,抬手扣了扣门环。

    “来了来了?!币徽蟀樗媲辶僚舻幕褂薪挪缴?,慢慢的由远及近。

    袁州抚了抚白衬衣的下摆,脚往后退了一步,然后站定等着人开门。

    “吱呀”

    木门轻启,里面露出一个扎着丸子头的可爱少女,看着只到袁州的胸口位置,双眼灵动好奇的打量着袁州。

    “你好,文师傅邀请我来看陶瓷?!痹萘成纤?,声音温和的说道。

    “我知道了,你肯定是袁老板?!鄙倥哿辆ЬУ目醋旁?,立刻拉开大门说道。

    “是的,我正是?!痹莸阃?。

    “快进来,爷爷在里面摆弄那个盘子呢?!鄙倥闷娴挠秩惹械拇蛄孔旁?,一副想要问话的样子。

    “谢谢?!痹萁?,然后跟在少女的身后往屋里走去。

    “踏踏踏”两人的脚步声一个轻缓不疾不徐,一个跳脱奔奔跳跳的。

    等到少女把袁州带到四合院的正屋前,少女这才转头,歪着小脑袋看着袁州。

    “谢谢?!痹菘醋派倥?,顿了顿然后道。

    “不客气不客气?!鄙倥Π谑?。

    “袁老板你做菜真的像报纸上说的那么好吃?”少女迟疑了一会,然后双眼热烈的看着袁州问道。

    “嗯应该比报纸上描写得好吃?!痹葑孕诺牡阃?。

    “太好了,我能去吃吗?”少女脸颊有些羞红,但还是咬着手指问道。

    “早点去排队就可以?!痹莸?。

    “谢谢袁老板?!鄙倥⒖袒逗粢簧?。

    只是这欢呼太大声,立刻就让屋里的人听见了,文飞智立刻走到门口招呼:“袁师傅好,麻烦你跑一趟了?!彼底庞肿宰派倥溃骸拔乃寄阏庑⊙就?,怎么接到人不快点带进来?!?br />
    “不麻烦,我很期待?!痹菀⊥返?。

    “那正好快进来看看,就等你了?!蔽姆芍锹冻鲂θ?,上前拉着袁州就进门了。

    而边上被落下的文思冲着文飞智吐了吐舌头,嘴里咕哝道:“爷爷真是个陶痴?!?br />
    嘴里嘟囔着,但文思也就是文飞智的孙女也跟着两人随后进门了。

    这是四合院的正厅,不过文飞智这里的正厅和其他的不同,里面什么家具都没有,看起来更像一个工作室。

    右手边是一个小小的炉门,左边则是一个博物架,上面摆着大大小小的陶艺品,从雕像到盘子应有尽有,很是丰富。

    往前则横着一个长桌,上面有些小东小西的,看起来是吃饭堆杂物的地方。

    而正厅的中间则摆着一个大大的长型木桌子,原木的颜色,纹理清晰而温润,看得出来是好木头做的。

    这个木桌上现在干净的很,上面只有两个木盒子,而桌边则站着一个人。

    这人穿着丝质的唐装,头发考究,留着精心打理过的短须,看起来四十多岁的样子,正看着进门的几人。

    或者确切的说,这人正看着文飞智,甚至目光还看了看文思,但就是没看袁州,好像看不到他一般直接无视了。

    “文大师,既然人都齐了,快打开我看看这陶器吧?!闭馊松锨傲讲?,直接无视袁州,开口就说道。

    袁州站在一旁并未说话,倒是文飞智开口道:“别急,我先介绍一下?!?br />
    “这位是现在最年轻的青年大厨袁州袁师傅?!蔽姆芍侵缸旁萋巯舶乃档?。

    听见文飞智的介绍,这人不置可否的看了看袁州随意点了个头,没说话。

    看那样子,要不是文飞智亲自介绍可能都不会和袁州打招呼,一副很是傲气的样子。

    “袁师傅这是视觉艺术观赏的大家,刘植?!蔽姆芍怯种缸耪馊私樯艿?。

    袁州点头表示招呼,也没说话。

    “好啦,既然大家都认识了,那就来看看我这新烧的陶艺?!蔽姆芍遣⒉辉谝饬饺说睦涞?,乐呵呵的介绍起了自己的陶艺。

    其实在文飞智看来,搞艺术的不爱说话很正常,也就没当一回事。

    倒是袁州明显感觉到那个叫刘植的并不喜欢他,但他并不在意,他更在意文飞智的新陶艺。

    “啪嗒?!蔽姆芍谴蚩礁瞿竞?,然后带上手套取出了里面的两个陶艺盘子放到两人眼前。

    文飞智放好盘子就脱下手套,笑眯眯的看着袁州和刘植细细观看,一脸的信心十足。

    “爷爷又显摆了?!蔽乃监搅肃阶煨∩止?。

    “不过这人好讨厌?!蔽乃技溉硕荚谌险嫘郎吞找?,憋不住小声的冲着刘植撇了撇嘴。

    “美,果然不愧是飞指大师这工艺真是漂亮?!绷踔沧炖锬钸?,然后再开始围着陶盘转悠。

    但桌子就这么大,他转悠的时候难免会碰上袁州,这不刘植理所当然的开口:“让让?!?br />
    刘植的口气想当然,连个称呼都没有。

    袁州眉目平和,一副沉浸在陶艺中的样子没开口。

    一时之间气氛有些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