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双眼炯炯有神的看着殷雅,脸上一派淡然,好似这是应该的。

    然而殷雅却有些无语,看着边上偷笑的凌宏和眼神揶揄的姜嫦曦,殷雅决定再问一次:“袁老板就没有其他想说的?”

    殷雅的声音这次不娇气了,而是带这些咬牙重音的味道。

    然而袁州看了看殷雅,心里仔细的思考了一番后郑重的开口:“好吃、好看是一个厨师厨艺的基本要求?!?br />
    说完这话袁州的还看了看程技师,这意思是让程技师记录下来,认真的记住并身体力行。

    “唰唰”程技师很是上道的掏出小本子就开始记录。

    “哦,袁老板你真是一个好厨师?!币笱耪读艘换?,绷着俏脸面无表情的夸奖道。

    “谢谢夸奖?!痹菘谡窒碌淖旖乔F?,露出一个笑容然后回到厨房继续做菜去了。

    “哈哈哈,笑死我了?!绷韬晡孀抛炜赃昕赃甑耐敌?,声音很小。

    殷雅假装没听见,把注意力挪回了面前的冰粉上。

    “这冰粉看起来真不错?!币笱趴湓蘖艘痪?,然后拿起勺子搅动了一下准备开吃。

    随着殷雅的搅动,琉璃碗里的冰粉和红糖更加充分的混合了起来,晶晶亮亮的冰粉上挂着丝丝红色的糖浆,看起来漂亮极了。

    “啊呜”殷雅一口吞下勺子里的冰粉。

    瞬间一股幽幽的凉气冲入喉咙,让刚刚在外面沾染的热气一下子消了下去。

    冰粉滑滑的在嘴里滚了一圈,上面沾染的红糖一遇到温热的口腔也散发出甜味来。

    因为是凉的所以甜味吃起来也有种冷冷的感觉,配合冰粉凉凉、QQ的口感很是合适。

    “唔,好吃?!币笱叛劬α亮恋目醋磐肜锏谋?,再次舀起一块吃了起来。

    这次殷雅舀起的汤汁比较多,是以她直接喝了口糖水。

    凉凉的带着红糖味道和冰粉本身清爽味道的糖水一下子涌入喉咙,让人在夏天里多了丝凉意,但却不冰冷,而是恰好合适的感觉。

    因为这冰粉糖水的口感只凉而不冰。

    “吸溜?!币笱藕韧炅俗睾焐奶撬獠懦韵卤?。

    还是一样凉凉的、滑滑的,又带着点嚼劲,咀嚼的时候不光有红糖细腻的甜味还有冰粉的草木清香味道。

    “好舒服?!币笱乓豢谄韧炅肆鹆肜镒詈蟮奶撬?,然后眯着眼睛感慨。

    “夏天就是应该吃冰粉,舒服?!闭馐焙蛄韬暌渤酝炅吮?。

    “心里一下子就凉快下来了,感觉不比西瓜汁差而且还便宜一些?!闭杂⒖∫渤┛斓乃档?。

    是的红糖冰粉四十八一碗,而西瓜汁八十八一杯,确实便宜许多。

    “这么说你今天不喝西瓜汁了?那帮我点一杯吧?!蔽诤5亩υ谔缘姆矫娌槐仍莶?。

    “乌不要脸我服了?!闭杂⒖∷布湮抻?。

    “谢谢?!蔽诤C判『右涣称诖目醋耪杂⒖?。

    赵英俊扶额完全不知道怎么说,比脸皮吧这店里就没人是乌海的对手,比有钱这店里也没几个人比得过。

    而不巧的是赵英俊两样都比不过乌海,只能认命的招来周佳点了一杯西瓜汁,当然,是乌海付钱。

    新品红糖冰粉很受食客的欢迎,一个是价格原因,还有一个最关键的就是它比西瓜汁多多了。

    是以,外面排队的食客几乎是一进门第一句话就是:“给我来一碗红糖冰粉?!?br />
    中午的午餐时间就在袁州忙忙碌碌中结束了,袁州一一目送走食客,这才轻轻呼出一口气,放松了下来。

    这时候店里只剩下程技师和袁州两人,程技师看着袁州突然出声道:“师傅,我最近新学了按摩肩膀的技能,我帮你按按?!?br />
    程技师一脸期待的看着袁州的肩膀。

    “不用?!痹菀⊥?。

    “但是师傅你太累的,我按摩很舒服的,我老婆已经试过了?!背碳际σ涣晨隙ǖ乃档?。

    袁州看了看程技师蒲扇般的大手,又看了看自己单薄的肩膀,难得沉默了。

    “师傅享受徒弟的服务是应该的?!背碳际绦八?。

    “叮铃铃、叮铃铃?!?br />
    而袁州没说话,正在这个时候一阵刺耳的铃声响起。

    “我接个电话?!痹堇樘?,拿起手机也没看名字,直接接了起来。

    “你好,请问是袁州袁老板吗?!钡缁澳峭反匆桓鑫潞竦哪幸?。

    “我是,请问有什么事情?!痹莅遄帕?,一副正在认真接电话的样子。

    “我是文飞智,上次袁师傅你的拜师宴上见过的?!钡缁澳峭肥俏姆芍?。

    文飞智是那个外号飞指大师的陶艺大师,他所做的陶器格外受厨师的欢迎。

    袁州拿下手机,看了看屏幕上的名字,果然上面显示着文飞智三个大字。

    “您好,飞指大师?!痹堇衩驳恼泻?。

    “袁师傅别客气,直接叫我老文就行了?!蔽姆芍悄暝嘉迨难?,说话很是温和,笑眯眯的说道。

    “文师傅的陶艺做好了?”袁州并没有直接叫老文而是折中了一下。

    是的,袁州想起上次约好说等文飞智的陶艺做好,会叫他去看看的事情,就直接出声问了。

    “是的,袁师傅现在有时间过来吗?”文飞智应承道。

    “好,麻烦文师傅了?!痹菘推?。

    “客气什么,希望袁师傅到时候给些意见才好?!蔽姆芍窃诘缁澳峭啡险娴乃档?。

    “好?!痹菀豢谟ο?。

    说起品鉴这些陶艺,袁州虽然不会做,但在系统各种极品餐具的轰炸下品鉴欣赏还是没问题的。

    “好的,那一小时后见?!蔽姆芍窃己檬奔?。

    “一小时后见?!痹菘隙ǖ?。

    说完两人同时挂断了电话。

    “师傅,我送你过去?!背碳际σ膊惶岚茨Φ氖铝?,立刻上前道。

    “好,等我十分钟?!痹莸阃?,然后转身上楼洗漱去了。

    每一个餐点时间结束都洗漱一番是袁州一直以来的习惯,这自然是为了保持干净整洁。

    说十分钟就是十分钟,袁州在整十分钟的时候正好打开隔板走出厨房。

    两人沿着桃溪路向着程技师停车的地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