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伍排得很好,那位富二代作家王鸿,最近又弄幺蛾子了,他拿着小本本,询问排队的人,或者是路过桃溪路,但又眼熟的人。

    一步步,终于问到了乌海。

    “乌海你觉得袁州小店人气最高的是谁,换个方式说,也就是最受人欢迎的人?!?br />
    “谁最受欢迎?当然是我,我必须最受欢迎?!蔽诤U抖そ靥?。

    王鸿已经习惯了这种投自己一票的情况,毕竟前面凌宏也是这样干的。

    “那除了你之外呢?再选两个人?!蓖鹾璧?。

    乌海嫌麻烦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是这样的,我准备联合排队委员会,公布一个最受欢迎食客的评选?!蓖鹾璧?“最公平的方法,就是我一个一个的询问调查,每个人说三个,然后我再统计?!?br />
    很有道理的样子,乌海随口又提了两个人的名字:“那就婉姐和车标?!?br />
    “车标是马志达吗?”王鸿记录下来,好奇的问:“婉姐我是知道,为人和善,人气很高,但马志达是什么情况?!?br />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选马志达,是以王鸿很好奇。

    “他叫新菜达人,所以每次来,就代表又有新菜吃了,当然乐意看见他?!蔽诤@硭Φ钡幕卮?br />
    让人无法反驳的理由,王鸿又继续问下一个。

    “有结果了告诉我?!蔽诤M蝗幻俺鲆痪?,毕竟他觉得,他就是店里最受欢迎的食客了。

    “统计好了,我会发袁州点评网上,到时候你自己看?!?br />
    王鸿头也不回的道,继续向前一个一个的问。

    小店内的客人,都是很快的,一来将心比心,如果你排队没位置,你希不希望,里面的客人吃快点?

    当然还有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东西太好吃了,根本停不下来。

    不说其他,之前一个和俞矗差不多的工作狂,但他习惯却和俞矗相反。

    俞矗以前是喜欢尽量压缩吃饭时间,但这货是喜欢一边吃饭一边工作,本来是准备在袁州小店吃着,然后把设计师发来的图纸看了,结果就先吃了一口菜……

    没到十分钟饭吃完了,袁州小店治??!

    没过多久,队伍就排到乌海了,好像一个兔子一样,乌海蹦的就进去了。

    “威灵顿牛排,瑞典肉丸再加一份西瓜汁,再要白米饭和麻辣鱼,对了最后还要入口即化爪?!?br />
    乌海一顿骚操作,怀疑任何东西,都不能怀疑,乌海的胃口,更何况还是饿了两顿的。

    跟饥民一致的速度,好像饿死鬼转世,当然这是普通人的说法,而周希来说,这是节约时间,更快吃饭,把更多时间留给艺术。

    以上,在乌海离开后,不少食客叹了一口气,本来他们以为乌海,会撒泼打滚的要吃烤全羊,没想到这么平淡就走了。

    乌海又不傻,他深知一点,无论谁,都不可能改变袁州的决定,是以袁州决定了下周一才开始接受预订,那他就是在桌上翻滚都没用。

    是以,自觉一定,回家养足精神,等下周一去抢名额。

    “嘿嘿,你们听说了没有,”

    时间很快到了第二天,早餐时间的周佳并没有询问袁州中午的事情,而是直接在早餐结束后,出去转了一圈就回到了店里。

    要是帮忙早点来也可以多做些事情,这就是周佳的想法。

    “来了?!痹菘戳搜劢诺闹芗?。

    “嗯,老板要我做什么?!敝芗训阃?,然后好奇的看了看。

    “过来这里?!痹菝欢嗨?,直接道。

    “好的?!敝芗炎叩交⌒纬ぷ烂媲?,站在两个椅子中间认真的看着袁州。

    “坐下?!痹莸?。

    “哦,好的?!敝芗芽戳丝匆巫?,又看了看袁州,这才小心翼翼的坐下。

    “把这个吃了?!痹荽庸褡永锬贸鲆桓雠套?,直接放到了周佳的面前。

    那是一个漂亮翠绿的盘子,盘子的样子是叶子形状的,温润如玉的绿好像玉石一般漂亮,最最漂亮的是上面那三朵开的艳丽的粉白玫瑰花。

    是的,上面有三个玫瑰花蛋糕,每一朵都是粉白两种颜色,看起来足以以假乱真,甚至周佳还闻到了一丝丝玫瑰花的香味。

    “吃,吃掉?”周佳惊讶又不舍的重复道。

    “嗯?!痹莸阃?,并没有多说。

    “可是……”周佳抬头想说什么,但却突然停住了。

    袁州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严肃没有关心,没有安慰,也没有询问周佳本来要说什么。

    周佳却慌乱的低头,嘴里涌上酸涩的感觉,眼睛也红了起来,原来叫她早点来,不是为了有事帮忙。

    拿起一旁的叉子开始吃了起来,小心的叉下一瓣玫瑰花瓣,周佳直接放进嘴里,一股甜丝丝的味道顺着温润的奶油融化开来。

    奶油软软的带着丝一般的柔滑,吃在嘴里甜甜的,还有玫瑰的香气在嘴里缓缓的扩散进胃里。

    而吃到蛋糕胚的时候还有细细的甜甜的玫瑰花瓣夹杂其中,吃起来略略的苦涩却刚刚好中和了奶油的甜味。

    “好香,好好吃?!敝芗蜒劬Φ暮炻讼氯?,脸上平和了下来。

    “嗯?!痹菰诒呱献缘玫泥帕艘簧?,他做的自然好吃,哪怕是第一次做。

    周佳吃到最后一朵玫瑰花的时候,心里既不舍又胀满了香甜的玫瑰花香,但还是认真的一口一口的吃完了面前的玫瑰花蛋糕。

    吃完后绿叶盘子光光的,好似玫瑰花枯萎了,只剩下了光秃秃的叶片一般。

    “谢谢,谢谢老板做蛋糕安慰我?!敝芗颜酒鹕?,认真的道谢。

    是的,周佳懂袁州长辈般的心意,她也懂玫瑰花的解郁的功效,所以才格外感动,认真的道谢。

    “吃完了就回去吧,店里还没开始营业?!痹莸?。

    “好的,谢谢老板,谢谢?!敝芗研α似鹄?。

    袁州点了点头,没说话,只是看着周佳脚步轻快的走出店门。

    而出了店门的周佳忍不住回头看了看袁州小店然后轻声道:“袁老板也太好了?!?br />
    有些压抑的心情随着周佳嘴里绵长的玫瑰花香味而淡去,这让走到街口的周佳忍不住眉眼弯弯笑了笑。

    “女孩子爱收玫瑰花是有道理的,因为玫瑰花解郁呀?!?br />
    ……

    Ps:战队的人还不到两千……没加入的小伙伴能考虑加入一下不?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