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有一个地下室???

    “这是什么情况?我记得店里以前肯定是没有地下室这种东西的??!”

    “我也记得没有?!?br />
    “你们没有注意袁老板说下去取菜吗?肯定是新菜?!?br />
    “卧槽,难不成袁老板昨天说的改造店面就是这个?”

    食客们一个个议论纷纷,周世杰和张焱,不明白众人的反应,一脸好奇的看着食客们。

    众人这才解释了,昨天袁老板请假一天,然后就出现了这样一个地下室。

    “我觉得你们好傻,你们自己想想,如果以前没有,怎么可能一天就建好一个地下室?!蓖鹾栌昧朔赐频穆呒?,非常让人信服。

    这样说,好像真的也有道理。

    王鸿继续说:“我觉得,这个地下室肯定以前是关着的,然后昨天袁老板收拾了出来,所以今天就能用?!?br />
    合情合理,食客们都点了点头接受了。

    相反张焱在一群热闹之中陷入了沉思,好像是在想什么事情。

    周世杰问:“在想什么?!?br />
    “如果是用地下室烤全羊的话,那肯定并不是柴火,或者是炭烤,依靠机器来烤,真的能做出正宗的诈马宴吗?”张焱道。

    在张焱看来,地下室这样的地方是不可能起明火烤的,是以他的这个想法,也是完全正常的。

    “别想这那的了,小袁不会做没把握的事?!敝苁澜茏邢赶肓讼?,好像是这样,但他的反应是相信袁州。

    其实,张焱和王鸿的想法,就代表一件事,他们完全不知道,什么是系统的力量。

    袁州从下面端上了两份羊排脚步稳当的弧形长桌前走,这是昨天为两位会长留下的。

    一个棕红色的托盘上有两个大盘子。

    盘子很大,甚至超出了红木托盘,有一小半微微露在外面。

    盘子呈现椭圆形,里面装着两根金黄的羊肋骨,上面的羊肉外皮金黄露出的肉微微呈现条状,颜色鲜嫩,眼力很好的周世杰甚至可以看到上面冒出油珠珠。

    “两根肋骨,看起来小袁今天和大方啊?!敝苁澜苊畔掳蜕系暮有γ忻械乃档?。

    “哼,这还不够老子一顿吃的?!闭澎妥焐舷悠?,眼睛却没离开过袁州的托盘。

    “羊肉,烤羊排!”有头脑和很高兴两人霍的一下直接站了起来。

    “今日暂不供应?!痹莺苁橇私庹獗晃诤=袒档牧饺?,立刻说道。

    说完,袁州就把托盘放到了两位会长面前。

    “无情无义无理取闹的袁老板?!瘪∫卓醋磐信汤镉妥套炭雌鹄淳拖愕牟坏昧说难蚺?,小声嘀咕。

    “呵呵?!痹荽趴谡值淖旖锹冻鲂θ?,声音冷淡。

    倒是高凡见袁州油盐不进根本不理会两人的眼神攻击,见事不可为的他立刻转换目标一脸深沉的对着周世杰开口道:“根据华夏健康报告老年人肉类吃多了不好消化?!?br />
    “滚蛋,你就一天到晚打老头子我碗里的主意?!敝苁澜芑邮直硎疽丫创┧哪康?。

    “不,我们是真诚的为你好,我帮你分担一些,没关系不用谢不用客气的?!瘪∫缀透叻惨涣橙险娴乃档?。

    “呵呵,免了?!敝苁澜芴宄饬饺说哪康牧?,立刻拒绝。

    “那么您呢?需要我帮忙分担吗?”乌海转头,一脸真诚的看着张焱。

    “覃小易、高凡职业不详,以和乌海抢菜为乐,在厨神小店被称之为有头脑和很高兴?!闭澎鸵涣澄抑滥忝悄康暮偷紫傅挠锲?。

    “原来会长先生这么了解我们,这么说来大家都很熟了,其实都是谬赞谬赞?!瘪∫缀透叻捕允右谎?,一脸谦虚的说道。

    “不,我的意思是老夫不需要你帮忙吃?!闭澎秃苁堑ǖ乃档?。

    “真的不用?这可是两根完整的羊排?!瘪∫撞凰佬募绦实?。

    “不用?!闭澎涂隙ǖ?。

    覃小易和高凡耷拉了脑袋,生无可恋的坐下然后道:“祝两位用餐愉快,不打扰了?!?br />
    等这两人坐下,虽然他们跟着乌海学坏了,但脸皮还是远远不如,周世杰和张焱这才回到正题来。

    “看来我们俩的羊排很受觊觎啊?!敝苁澜芏员呱鲜晨痛瓜训哪抗庖涣硣N瑟的说道。

    “确实?!蹦训玫恼澎偷懔说阃犯胶攘酥苁澜艿幕?。

    不过也就一瞬,张焱再次开口道:“会长您的消化力不好,不如由我代劳一根羊排如何?!?br />
    “呵呵?!敝苁澜芊⒊鲆簧驮菀谎睦湫Σ凰祷?,转头盯着自己的羊排去了。

    张焱见周世杰拒绝也没多说,转头看向自己面前的羊排,没办法不转头了,就这么两分钟钟的功夫,这羊排的香味直往鼻子里钻,香气勾人。

    羊排骨头略带弧度,外层的部分有被烤的金黄金黄的外壳,上面撒着一粒粒焦黄的芝麻发出阵阵的香味,而羊排断口的部分慢慢渗透着光亮的油珠珠,还有些香香的肉汁,看起来就烤的很嫩了。

    “看来烤羊排是得用手吃了?!闭澎鸵彩抢垂菪〉旰眉复蔚娜?,知道袁州有时候的坚持。

    袁州坚持用最适合食物的吃法来吃他做的美食,比如这羊排袁州就没准备筷子之类的餐具,只有两块微微冒着热气的毛巾放在一旁,想来是用来擦手然后直接用手大快朵颐的。

    张焱拿起一张毛巾擦了擦手,毛巾微温擦完后手上一下子就没了气味,他这才开始吃。

    “嘶”张焱撕开羊排的时候除了有油珠珠和肉汁冒出,甚至还能听见嫩嫩的羊肉被撕开的声音。

    因为并排的烤羊排被撕开,那羊肉的香气更加浓郁了,肉香当中带着点烤肉的焦香,还有一些香料的味道,直接中和了羊肉的膻味,闻起来就让人食指大动。

    “咔嚓”张焱拿起肋骨直接啃了一口。

    首先咬碎的就是外壳焦焦脆脆的一层,这一层并不是袁州涂抹的东西或者羊皮,而是烤制羊肉的时候,羊肉往外分泌的一层油脂和肉汁混合在一起结成的外壳。

    外壳上撒着芝麻,一咬开外壳焦脆的芝麻也被咬碎,一股芝麻的香味立刻冲入口腔。

    “吧唧吧唧”张焱再次咀嚼起来。

    焦脆的外壳下包裹着鲜嫩的羊肉,这种嫩不像是炖肉的烂,而是肉质的细嫩,一咬就一口的感觉,并且每一口都包含了羊肉的鲜美。

    Ps:我们战队十一名了,谢谢各位,加油加油,吃货们冲进前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