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一口凉面,喝一口稀饭,这个享受?!?br />
    “凉面有点少?!?br />
    “稀饭有点少?!?br />
    “别闹了,袁老板这里,什么东西不少?”

    食客们吃着聊着,相比晚饭和午饭,早餐更加的便捷,闲聊也少了。

    就好像现在,小伙伴们主要聊的就只有三个话题。

    第一,稀饭凉面真绝配,好吃好吃好好吃。

    第二,饿了一天的乌兽为什么不在,按理来说,就乌兽的扛饿程度,一天不可能会饿出事。

    第三,袁老板请假改造厨房,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来,改造了什么。

    “光明正大”听食客讨论的袁州,知道所有的真相,但他就是不说。

    乌海的妹回来了,他被郑家伟抓去,当华夏青年画展的开幕嘉宾了。

    至于改造的地方,在里侧,不特意的确是难找到。

    “哟,你这老家伙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了?!闭澎吐朴频淖叩教蚁?,没料到遇见了周世杰。

    “小袁怎么也邀请了你?!敝苁澜芩布涿靼资窃趺椿厥铝?。

    “诈马宴这种大事,我怎么可能错过?!闭澎偷?“倒是你,听说你儿子围着乌不要脸转悠?!?br />
    自从周希知道乌不要脸就是传说中的乌海后,就一直跟在身边。

    一开始没注意,周世杰以为跟个几天就算了,没想到跟不腻的,现在张焱用这件事来攻坚,真的其心可诛!

    周世杰不动声色,他淡淡的道:“我也听说某人,是要把自己女儿介绍给小袁,但没想到,这些天都围着姜女王,这事情不是更有意思?”

    一瞬间,不仅将气势拉回来了,张焱还瞬间被塞住了嘴巴。

    张焱冷哼一声不说话了,想想也是,要是斗嘴张焱能赢的话,那就不会一个是厨联会长,一个只是川省厨联会长了。

    说起来,姜嫦曦的外号认知度真是很高,就连两个会长都这样叫。

    周世杰和张焱到达了袁州小店,两人吃了早饭,是以也没有打扰袁州,坐在长椅上。

    随着人来人往,早饭时间结束,萌萌来了,今天难得的是,她没开直播。

    “发喜糖了发喜糖了?!?br />
    “袁老板吃喜糖?!?br />
    是的,萌萌是跑来派喜糖的。

    “哟萌萌你要结婚了?怎么没把男朋友带过来给我们看看?!痹萁庸蔡强醋琶让?。

    萌萌嘿嘿笑,并且道:“我连男朋友都没有结什么婚?!?br />
    袁州问:“那这个喜糖是?”

    萌萌道:“我妈二婚,然后我是帮老妈来派喜糖?!?br />
    “可以很强大?!痹莸阃?,喜糖还得阿尔卑斯,拨了两个来吃。

    “萌萌啊,伯母再婚,你没有一点忧虑?”有熟悉的食客忍不住问。

    “忧虑?忧虑什么,是我妈结婚,又不是我结婚?!泵让鹊?。

    那人无奈:“好吧,当我没问?!?br />
    在萌萌看来,她的感情生活是她的,父母的感情生活是父母的,不掺和。

    萌萌乐呵乐呵的发糖,发完之后,就离开了。

    “周会长和张会长,这么早就来了?”袁州打招呼。

    “当然要提前来,这种吃的,如果因为排不上号,吃不到,那就太惨了?!敝苁澜艿?。

    “电话里说的诈马宴是真的吗?”张焱道:“不是不相信你的话,而是毕竟已经失传了几百年的美食?!?br />
    “是真的,也是经历了一些波折,才得到了这道菜?!痹葜V氐阃?。

    “那就等着袁老板的美食了?!闭澎偷?。

    袁州道:“那我先去准备午饭了?!?br />
    “快去快去,不要招呼我们?!敝苁澜艿?。

    因为现在有了一整个的川菜,所以很多菜式都需要提前准备,这样食客点了,才能更快做好。

    周世杰和张焱看着袁州转身进店,才又自己聊了起来。

    “在小袁还没有出名的时候,我就觉得小袁必成大器,然后……”

    张焱打断周世杰的话:“行了行了别说了,这番话你都说了好几百遍了,我耳朵都听起茧了,你还没有说腻味?”

    “没腻味,当然没腻味,为我们华夏厨师界发掘了这样一个人,剩下的时日我要一直说?!敝苁澜艿?。

    这才真的是网上那一句“够我吹一辈子了”。

    “懒得理你?!闭澎偷?。

    按理来说,袁州作为蓉城的厨师,还是川菜厨师,应当他先发现的,但没想到……

    往事不堪回首。

    早餐距离午饭的时间并不长,磨着磨着就过去了,周佳也在十点四十的时候来到店里。

    其实一开始周佳来得非常早,但袁州却直接让她十点四十再来。

    来这么早,也帮不上什么忙,毕竟准备食材的事,再累袁州也不会假手于他人。

    是以,还不如让周佳能够有多点时间学习。

    袁州不知道的是,他在周佳的同学中人气很高

    毕竟要找一个如此轻松,工资还不低的工作很难,更何况老板还这么好的,更加是难上加难。

    一开始,周佳说自己找了个服务员的工作,宿舍的小姐妹还七嘴八舌的说,肯定会很辛苦之类的话。

    现在,一个个都挺羡慕的,让周佳帮她们也介绍,只不过袁州现在已经不招人了。

    当然这里面不包括,那些个中产阶级家庭的学生。

    午饭开始取号了,周世杰和张焱一马当先,刷卡排队,看这个情况,就是第一批去吃的。

    “周会长今天好早?!?br />
    “早,张会长还有周会长?!?br />
    认识的食客相互打着招呼,聊得挺好。

    营业时间开始,第一批食客进店坐好,当然也有很多左顾右盼的。

    “两位会长,今天吃什么?”周佳轻车熟路的问。

    “今天是袁老板请我们俩吃东西,所以我们就不点菜了?!敝苁澜艿?。

    “是这样的?!?br />
    袁老板请四个字听上去,不知道为什么,张焱就是觉得特别悦耳,所以也跟着附和。

    “呃?”周佳看向袁州,看见袁州点头,周佳才有去问其他食客吃什么。

    脑筋急转弯,在袁州小店最惊悚的四字词语是什么?

    答案——袁老板请!

    所以店里其他客人,也把注意力放到了张焱和周世杰这边。

    “我取菜?!痹菟盗艘痪?,然后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下了地下室。

    走下去了。

    众食客这才注意到,在里侧柜子旁,多了一个入口……

    Ps:战队战队战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