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食客们畅想未来的时候,突然冒出一道不协调的声音。

    “想多了,没看见只请假一天?肯定不是什么大工程,应该就是弄点装饰,就好像樱虾墙那样,说不定座位还会减少?!?br />
    瞬间冷场……

    是的,这番话就是要死不活的乌海说的,就好像冷场咒,未来的遐想没了,并且还前途堪忧。

    说得很有道理,但就是因为说得太有道理,引来了一阵阵怒火。

    “今天没得吃,那就没得说,乌?;丶壹?,你们望着吧?!蔽诤K祷盎寡涸?。

    他是一点也没感觉到周围杀人的眼神,慢条斯理的回家,铁杆还在后面跟着。

    留下一群人,大眼瞪小眼。

    “各位别泄气,小店的装修已经够好了,所以这个时候扩建,有可能是为了新菜?!币笱虐参苛艘痪?,然后看了看腕表,脸色一变。

    “不行,我得要去上班了?!?br />
    说着殷雅急冲冲的离开,本来她上班路线不会走这边的,但看见群里发来的消息,就提前出门,来到这边。

    看也看了,说也说了,要上班的就急冲冲的赶去上班,没上班的就继续讨论。

    街道办,办公室这个时候也在讨论事情。

    “吴主任今天袁老板请假休息一天?!卑旃抑淼?。

    “请假一天?那太好了?!蔽庵魅蔚?“你赶快约王工程师,我们现场勘察,这样也不会影响袁老板?!?br />
    助理似乎也早就想到吴主任会这样做,很快拨通了王工程师电话,谈好了时间,立即行动。

    王工程师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主要工作就是城市步行街初期设计规划。

    “大名鼎鼎的袁州小店就是在这里?!蓖豕こ淌σ槐咦?,一边用手机初步的记录拍照,吴主任和助理跟在后面。

    “这还是早上,人流量就有这么大,当步行街都可以了?!蓖豕こ淌σ沧⒁獾搅酥芪死慈送?,以及街边的小摊户。

    街道差不多可以分为萧条、普通、热闹、繁华、拥挤,那么桃溪路绝对称得上繁华了。

    “以前我还不相信,有一个饭店,可以把一条街都带起来,我一直觉得,这是天方夜谭的事情,但今天来到现场,我算是见识到了?!蓖豕こ淌Φ?。

    吴主任道:“今天的人,比平时还少了很多?!?br />
    “我知道,今天星期三,比起周末人肯定要少些?!蓖豕こ淌Φ阃繁硎久靼?。

    “不是,我的意思是,因为今天袁老板请假一天不开店,所以今天比起平时,人要少些?!蔽庵魅谓馐?。

    “哈?”王工程师看着街上人来人往,本来以为是已经认识到了袁州的能力,过了好一会才不禁叹服:“袁州小店,袁老板,真的是一个奇人?!?br />
    “那完全要好好设计设计?!蓖豕こ淌Φ?“首先街头和结尾,最基本的,就拦两个铁栏,车不能进?!?br />
    “其实很早开始,桃溪路就自发的,把车停到街头街尾,所以这点没什么?!蔽庵魅蔚?“主要我想的是,能不能在街道上铺一层鹅卵石?!?br />
    铺成鹅卵石?这种什么操作,王工程师奇怪的看着吴主任,后者解释了一番。

    “袁州小店消费水平在那里,所以有很多职业乞丐,就专门跑来要钱,之前还有一个推着车,从街头要到街尾?!?br />
    说起这件事情,吴主任生气。

    “最关键的是,这车推到人家店门口,你不给钱他就不走,典型是不让人做生意了?!?br />
    “以前消费人同情心,现在把同情心消费得差不多了,又来这一招?!蓖豕こ淌μ秸庵质虑橐采?。

    “是吧也不知道这些人有手有脚为什么要这么做,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想把地面铺一层鹅卵石,到时我看他怎么推车?!?br />
    王工程师沉吟了一番,道:“方法倒的确是一个方法,但桃溪路里面的商铺,怎么进货?又不允许车进出?!?br />
    这个问题,瞬间把吴主任给问懵了,的确她想的太片面了,即使商铺进货这个有办法解决,但这些小摊位怎么办?

    “我倒是有一个笨方法?!蓖豕こ淌Φ?。

    吴主任立刻道:“王工程师请说?!?br />
    “既然桃溪路如此繁华,那何不像商业街一样,在街头街尾安排两个安保,看见有类似的人,直接拦住?!?br />
    的确是笨方法,但也是最直接有效的办法。

    吴主任考虑着,她决定回去就这样干。

    王工程师初步勘察之后,叫来了团队,完成了一个设计的草图。

    今天街上没有袁州小店,安静很多。

    袁州今天虽然没有开店,但还是弄了一盒饭,送到垃圾站,只不过这次,有点不同。

    老爷爷穿得干干净净的在一旁等着,最让袁州注意的就是,拾荒老大爷今天身后没有口袋。

    “袁老板你是明白人,心地也善良,我想问你一个问题?!笔盎睦洗笠?。

    “咦?”这突如其来的请问,袁州有些猝不及防,但还是稳住了。

    “老爷子您请问?!?br />
    “是这样的,我一个外侄孙女,从国外回来,小时候我们照过一段时间,所以还挺亲近的,知道了我老两口的状况,就想把我们接过去照应,你觉得可以吗?”

    袁州下意识回答:“这不是好事吗?当然可以?!?br />
    拾荒老大爷解释:“是这样的,在我们乡下,有儿子的情况下,就算住到女儿家里,村里人都会说闲话,更何况是侄孙女,那样他们更加会被说闲话,所以我在想要不要答应……”

    “老爷子你有时候,还是要为自己考虑考虑,既然做得出就不怕人说?!痹莶幌不恫魏先思依锸?,但对于这件事,态度还是很果决的。

    但拾荒老人闻言,还是下不了决断,袁州有时候就很奇怪,明明子女都做出这样的事情了,为什么父母,依旧还会为其着想。

    “换句话说,老爷子你不为自己想,你也要为老婆婆想想,她身体并不好,你跟着侄孙女,对她身体也好?!?br />
    袁州深吸了一口气,换了一个方式,果不其然提到老婆婆,拾荒老爷子的目光变得坚定了很多。

    但具体怎么样,还得要老爷子自己想明白,袁州也没说话,只是静静等着老爷子思考。

    ……

    Ps:小伙伴们加入菜猫战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