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嘴馋就别找借口?!痹莸目戳宋诤R谎?,完全不在怕的。

    “就是因为你做的分量太少?!蔽诤Q氏乱豢诼槔彼嵯愕暮煊?,一脸认真的说道。

    “你觉得别人会信?”袁州极为自信的说道。

    但就在袁州说完这话后,店里其他的食客全都不约而同的小心的舔起了盘子。

    矜持一点的是用勺子不停的刮盘子,豪放派的则是和乌海一样直接开始舔。

    “哈哈,袁老板你看我就说你做的太少了?!蔽诤A⒖桃涣车靡獾乃档?。

    “不,这只是因为我做的太好吃?!痹莺廖匏?,自信的说道。

    这话一说,乌海和店里其他的食客顿时感觉好有道理,有种无法反驳的感觉。

    可不是嘛,这舔盘子的行为好像更像是太好吃了,乌海瞬间僵硬了一下,但还是认真的把盘子底的红油全部吃完才放下手。

    至于袁州他早就回厨房开始继续拌面了。

    “圆规就是圆规,他喵的就是面里的黄瓜丝和豆芽都是一样的数量,真是龟毛?!彼嫡饣笆鞘遣煌D钸兜奈诤?,他边走出店门边念叨。

    若是袁州听见肯定要附喝一句,因为乌海说的确实是对的。

    袁州做的每一份鸡丝凉面分量都是一样的,到不用特意数着放辅料,因为袁州切的大小相同所以只要重量一样,这数量自然也就一样了。

    对了,不光乌海念叨的这些每份都一样,就是面条和鸡丝那每份也都是一样的。

    倒是舔盘子这个行为在袁州自信爆棚的回答后,店里的食客不约而同都做起了同一件事。

    那就是把这个做法安利给别人,总不能自己一个人犯傻,对吧。

    是以,今天的早餐时间食客们吃完后,都不约而同的做起了另一件事情,那就是用各式各样的姿势舔盘子。

    看到后来,袁州都忍不住感慨:“都是乌海这个毒瘤带坏了这一届的食客?!?br />
    袁州小店气氛和乐,因为新早餐鸡丝凉面变得热闹的时候,另一边凌小六凌老爷子那里却是遇到了重重的困难。

    凌老爷子自从办完贾大爷的葬礼后就出门了,随行只带了一个助理兼司机在身边。

    助理兼司机叫王栋,是个年约四十的中年男子,看起来稳重可靠,他手里正拿着资料对站在一栋居民楼边上的凌老爷子说话。

    “凌老爷这个村子早在二十年前就拆迁了,原来住这里的人都各自搬走了,现在这里住的都是炼钢厂的员工?!蓖醵靶⌒囊硪淼乃档?。

    可不是要小心,凌老爷子脸色可不怎么好,毕竟谁白跑了这一个礼拜都高兴不起来。

    “那原来的人都没进这个炼钢厂?”凌老爷子皱着眉头,额头上的皱纹更加浓重了。

    “是的,这职工宿舍里住着的都是工人,以前这个地址就是个村子,就是有在厂里工作的人那也非常少?!蓖醵叭险娴幕卮鸬?。

    “既然有,那就说明还有找到的希望,再去查查?!绷枥弦踊邮值?。

    “好的,但您怎么办?”王栋点头,但人却没走。

    “我进去打听打听?!绷枥弦又缸怕サ紫滦菹械牡胤降?。

    “那我陪您进去?!蓖醵暗?。

    “不用,你去打听谁以前是这个村子里的人,现在还住在这里又认识林源这个人的?!绷枥弦拥?。

    “不行,我不能让您一个人?!蓖醵傲⒖桃⊥肪芫?。

    “年纪轻轻的你操这么多心?!绷枥弦又迕疾宦乃档?。

    “您也知道,本来凌宏先生要陪您来的,现在是我来了更不能让您一个人了?!蓖醵耙⊥?,认真的说道。

    “而且这个查询资料的事情完全可以交给小刘做,他比我更会找资料?!蓖醵凹绦?。

    “行了,话多,那你先打电话安排下去我们在过去?!绷枥弦佣酝醵暗闹醋盼弈?,只能不耐烦的说道。

    “好的,凌老爷您稍等,我马上就打电话?!蓖醵凹枥弦油馑闪丝谄?,后退两步开始打起了电话。

    而凌老爷子倒是很信守诺言,站在原地也没动,就那么看着小楼前那些老头老太们。

    那里的人看起来很安逸,有在楼梯口搭桌子打麻将的,又坐在陈旧健身器材边聊天说话的,还有两个头发花白正在下象棋的。

    “不知道他有没有在里面?!绷枥弦有睦锇蛋迪胱?。

    王栋做事还是很麻利的,语言简明扼要的说了自己的要求,然后就挂断电话来到凌老爷子身边。

    “凌老爷可以过去了?!蓖醵暗?。

    “嗯,你就边上看着,我来问?!绷枥弦颖咦弑叩?。

    “好的?!蓖醵暗阃?。

    只要让他跟在身边,那么谁问王栋倒是不介意的。

    没办法,出门前凌宏和凌老爷子的儿子女儿们都交代好了,能他做的他就去办了,而凌老爷子要自己做的只要不危害他的健康都随意。

    凌老爷子年纪不小了,最近甚至拄起了拐杖,由不得他们不担心。

    就是最没心没肺的凌宏现在都会每天给凌老爷子打个电话问问情况。

    这是很难得的,毕竟以前的凌宏王栋是知道的,就是叫他回来吃饭都是很困难的,虽然没做什么坏事,但人却天天都在外面飘着。

    王栋跟在凌老爷子身后边听他一个个的交谈询问,边脑子里胡乱想着,但眼睛却没离开过凌老爷子。

    凌老爷子把小院子里的老人挨个的问了一遍,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凌老爷您休息会,一会小刘资料传过来再找?!蓖醵暗?。

    “休息,才做了这么一点事情就休息,贾班长可从来没休息过?!绷枥弦佑锲纤嗟乃档?。

    这一下王栋没说话,等了好一会见凌老爷子稍稍平静下来,他才小心的开口道:“其实您不用亲自来,人我们也可以找的?!?br />
    “不用,贾班长一个人骑着三轮车都能由南到北的找那么多年,我还坐的汽车,哪能比他弱?!绷枥弦硬荒头车幕邮值?。

    是的,凌老爷子现在正接棒贾大爷找人的工作,正在找人,其实名单上也就剩下两个人了。

    而贾大爷找的是那些已经牺牲的战士的家人,因为年代关系找不到烈士家人以及出生地,许多的战士埋葬在了烈士陵园。

    贾大爷就是在找他们一个班的烈士家人,告诉他们,他们的孩子、丈夫、父亲现在长眠的地址。

    这么多年来,贾大爷几乎跑遍了整个华夏,也是最近十年才回到蓉城。

    而这些事情都是凌老爷子收拾贾大爷遗物时候找到的,这些都记载在一个旧旧的牛皮本上,上面就只有两个名字下面还写着未找到。

    是以,等到一办完葬礼林老爷子一分钟都没停留,凭着贾大爷最后留下的线索找来了距离蓉城几百里的这个地方。

    没做完的事情,总会有人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