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凌宏带走乌海的画作已经过去了好几天,而这件事情却只有凌宏、凌老爷子以及袁州和姜嫦曦、殷雅他们几人知道。

    只是这其中没有人说可惜什么的,都是默默注视着凌宏把那张画布投入橘红色的火焰中,直到最后只留下一些黑灰。

    是的,凌宏烧的时候拍了视频,然后发给了大家。

    毕竟这是乌海的心血,还是应该让大家看到的。

    清晨,袁州照例在五点醒来,双眼睁大,盯着黑黑的天花板,呆愣了一会才翻身爬起。

    “哗啦?!痹堇傲?,往外看去。

    这是袁州的习惯,自从知道老婆婆会在早晨来打扫后,每次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变成了拉开窗帘。

    这像是一种默契,就像老婆婆从来都是打扫完就走一样。

    拉开窗帘后,袁州就直接转身洗漱去了,然后在洗手间换好运动服又回到房间整理仪容。

    不过,今天好像有些特别,袁州赵王镜子后,站在拉开窗帘后就呆立在窗边,睁大眼睛看着对面。

    “我眼花了?”袁州手摸着额头,有些疑惑。

    五点二十的天已经开始蒙蒙亮了,但天色还有些灰暗,而这条街是没有路灯的。

    而挂灯笼的又只有一楼挂着,是以看对面的时候还是雾蒙蒙的看不清的,但袁州的眼力向来不同一般。

    是以,袁州清楚的看到对面乌海的窗户半开,那里连着一个滑梯,而滑梯上则猫着一个人。

    “那是个人吧,猫不可能那么大?!痹葜迕?。

    乌海的滑梯就好似小孩子玩的那种,只是坡度稍稍高些,但两边还是有安全护栏的,并且为了怕雨天不好下来,还在中间段会被淋到雨的地方做了拱形的遮挡。

    而袁州看见的人就在那个拱形的遮挡位置。

    对了,这遮挡是透明的,所以袁州才能看到里面的情况。

    “去看看?!痹莺芸隙钦诘怖锏娜瞬皇俏诤?,毕竟身形都不一样。

    “踏踏踏”袁州脚步飞快的下楼,直接打开厨房的隔板,然后拉开正门的卷帘门。

    说起来最近面汤和米饭因为陪伴袁州都没到前门来守门,是以门口很干净清爽,街道上也什么都没有空无一人。

    而袁州则快步走到滑梯下面,直接抬头。

    这下袁州肯定了,那确实是个人,并且看样子还不是认识的人。

    那人不胖,但可能是爬的位置不对,整个人右腿蜷缩在胸前而左腿则搭在下方滑梯下,头部一半缩在遮挡里面,能看到他左手抓着拱形遮挡的边缘,右手正拿着一个手机贴在脸边。

    这个姿势一看就很痛苦了,但这人硬是一言不发的沉默着。

    并且袁州还能看到这人头上滚滚而下的汗珠,然后袁州沉默了。

    “这是小偷吗?”袁州心道。

    “踏踏踏”就在袁州盯着小偷沉默的时候,一阵脚步声传来。

    “袁老板你今天这么早就跑到这里了?!被屏崮米糯蛏üぞ咦吡斯凑泻舻?。

    “还没跑?!痹葑房醋呕屏?。

    “袁老板看什么呢,等乌大哥一起跑吗?”黄玲好奇的张望了一下,然后笑眯眯的问道。

    “不是?!痹萘⒖痰?。

    “那上面有人,不是乌海?!辈坏然屏峒绦?,袁州就指着滑梯道。

    “???有人?”黄玲立刻一惊,慌张的抬头看去。

    因为天色灰暗,要是不注意还真的很容易忽略那个卡在遮挡里的人,但这样仔细盯着就能明显的发现那里黑乎乎的一团人影了。

    不过黄玲的眼力可没有那么好,还能看见那人满头大汗的模样。

    “天哪,真的有人,这是谁,该不是小偷吧?!被屏崃⒖探粽牌鹄?。

    “这人我没见过?!痹葑邢富叵肓艘槐?,然后道。

    “他是昏过去了吗?怎么不动弹也不说话?!被屏嵛ё呕萃磐抛?。

    “可能是害怕?!痹莩烈髁艘幌碌?。

    其实判断这人是小偷很容易,就比如他早就听到袁州走到滑梯下的声音,现在还多了一个黄玲,明明被卡主却一点声音都不发出,这太奇怪了。

    这样看来只能是坏事没做成,现在不敢声张。

    “不行,袁老板你去通知其他人,我来看着这人防止他下来?!被屏嶂苯诱镜皆萆砬?,挡住袁州。

    “我刚刚看到吴主任已经去办公室了,袁老板你快去?!被屏嶙酚种龈懒艘痪?。

    “没事,他下不来,卡住了?!痹菪睦镆慌?,声音温和道。

    “卡,卡住了?”黄玲一呆,看着袁州问道。

    “嗯,好像是卡在那个遮挡里面了?!痹莸阃?,认真说道。

    两人就这样旁若无人的讨论着滑梯上的小偷,而小偷额头的汗珠则流淌的更欢了,颇有些汗如雨下的意思。

    “我真傻,我可以直接打电话的?!被屏嵬蝗灰慌亩钔?,然后摸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黄玲说的很简单,就说有小偷在袁州小店门前,刚刚说完电话那头一声惊呼立刻被挂断了。

    “吴主任马上就来?!被屏岬?。

    “嗯,先报警吧?!痹莸阃?,然后道。

    “对对对,报警,我马上报警?!被屏崮米攀只?10.

    “啪嗒啪嗒”就在这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来的人头一个就是吴主任,她身材微胖,气息急促,身后还跟着三五个年纪不小的阿姨,都跟着一起跑步过来的。

    “小袁,小袁老板,你还好吧?!蔽庵魅纹姑淮?,就立刻问道。

    “我没事,您歇会?!痹萃白吡艘徊?,然后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小偷在哪,敢偷到我们桃溪路来了,简直是吃了豹子胆?!蔽庵魅紊仙舷孪伦凶邢赶傅目戳丝丛?,这才摆手然后露出一副凶狠的表情道。

    吴主任这话一说,身后跟着的几个阿姨也都立刻附和起来。

    “对对对,就是,哪个胆子那么大,居然偷小袁老板你的店?!彼祷暗恼飧龃舐杈褪悄谴瓮布钦咚つ哪闩獠黄鸬?。

    “可不是,小偷在哪?”

    这些人边说边撸袖子,一副不准备放过人的表现。

    “吴主任,就在那里?!被屏嶂缸呕萆纤档?。

    几人立刻抬头看去,随着天色越来越亮,上面的人也清楚的映入大家的眼帘。

    “好你一个小偷,快给老娘下来,以为在上面我就抓不住你?”吴主任气愤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