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默了许久,姜嫦曦开口了:“不好意思,每个人见解不同?!?br />
    “对,其实凌宏说的也对,谁想发生这样的事情呢,但现在已经发生了只能这样想想安慰一下自己?!弊澈恒读算?,摇头道。

    “对啊,这样的事情谁都不想,谁都想活着?!?br />
    “可不是,活着还能多吃两顿袁老板的菜?!?br />
    “贾大爷也说了要吃袁老板的菜吃到死,现在也算是实现了?!庇腥丝嘈ψ潘档?。

    当然这期间少不了对那小偷的咒骂,这些平时的精英们骂起人来词都不一样,还不带重复的,也算是发泄了一番怨气了。

    就连在厨房的袁州都在做菜间隙赞同的点了点头,是的袁州也很痛恨那个小偷。

    “东坡肘子到,请慢用?!本驮诘昀镉忠淮纬两诒酥惺?,袁州端着一碟子的东坡肘子放到壮汉面前。

    “谢谢,谢谢袁老板?!弊澈旱佬?。

    “不客气,请慢用?!痹菟低曜碓俅位氐匠孔霾?。

    “好了,大家都是来吃饭的,还是好好吃袁老板做的菜吧?!苯详嘏牧伺氖?,然后说道。

    “对对对,好好尝尝袁师傅的手艺?!背碳际Ω胶?。

    接着凌宏坐了回去,这下附喝的人更多了,店里的气氛好了起来,然后周佳开始接着端出一道道的菜品。

    除了中午这个插曲,剩下的时间都还是很愉快的。

    只是这次乌海和凌宏吃完后没多停留,而是直接走了,这倒是难得的。

    “我昨天画了副画,你帮我带给贾大爷吧?!蔽诤C判『?,脚步稳健的朝着楼上走去。

    “好?!绷韬甑阃酚ι?。

    上楼后,乌海直接推开画室的门,带着凌宏走进去。

    这时候画室里是没有人的,不过已经不像袁州早上来时的那么乱了。

    地上的画稿已经收拾好,地面干净如新,桌面摆着杯子和纸巾,外卖也全部收拾好了。

    就只有那个画架还摆在正中央,因为画是背对着门的,是以凌宏还没看到画的是什么。

    这当然都是郑家伟的功劳,他见到乌海排队等饭后就放心的离开了,能吃得下饭就一切都好。

    “就是这幅?!蔽诤W?,让凌宏看到上面的画作。

    乌海的画自然是画在画布上的,这幅画作并不大,长六十厘米,宽不过五十厘米的样子。

    上面只有一个任务肖像,正是贾大爷的头像,是贾大爷微微笑着的模样,色彩饱满而鲜艳,就好似真人一般。

    只是仔细看看又发现不同的地方,那就是这画中有画。

    比如贾大爷额头的皱纹里就隐着贾大爷骑三轮车的身影,那额头一道道的纹路就是贾大爷车轮子划过地面留下的痕迹。

    而颧骨的位置仔细看起来又像是一座山峰,一座长满了红枫叶的山峰而一个小小身影的贾大爷正在爬山。

    就连头发也是贾大爷在一片夜色黑沉的湖里划船,形象而且栩栩如生。

    还有衣领位置还有贾大爷在店里讲故事的场景,甚至凌宏还在其中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这简直就是由多副贾大爷的小图而组成的一副肖想画,粗看画作温和,并且贾大爷的神态慈祥而从容。

    而细看则是惊艳且充满不可置信。

    “画的真像?!绷韬赅?。

    “嗯?!蔽诤5阃?,难得没有多说。

    “是挂还是怎么?!绷韬晡实?。

    说起来开始凌宏以为是乌海给贾大爷画了副肖像画想要拿去挂着用来祭奠或者直接烧给贾大爷。

    因为凌老爷子早就说过了,贾大爷是没有近期照片的,而乌海则是有这个实力还原贾大爷样子的。

    虽然对于一个画家来说,你画的就好似照片一样逼真是一句侮辱,但这是贾大爷,又不同了。

    而烧就更好解释了,相当于乌海给贾大爷的一点东西,就好似亲友烧吃穿住用的东西给自己过世亲人一般。

    只是现在看这幅画明显不是肖像画那么简单,这是艺术,并且是他这个门外汉都能看得出来的珍品艺术。

    是以,凌宏的这个烧字就有些说不出口了。

    “不用,烧了吧?!蔽诤C豢椿?,而是转头看了看楼下,摸着小胡子淡淡的说道。

    “好,我亲自烧给贾爷爷?!绷韬耆险娴牡阃?,然后道。

    “那就好?!蔽诤5?。

    “嗯,那我把画带走了?!绷韬甓倭硕俚?。

    “我没裱框,你直接拿就行了?!蔽诤5?。

    凌宏点了点头,没说话,然后上手开始拿画,凌宏的手很轻很轻,就怕砰坏了似的小心翼翼的取下然后托着画。

    “谢谢你?!绷韬晖凶呕?,也舍不得卷或折,轻声的说道。

    “不用,又不是给你的,这是给贾大爷的?!蔽诤5?。

    “好,那我现在就走了?!绷韬晁低?,托着画就往楼下走。

    沿途有人好奇的伸头看过来,但凌宏都皱着眉拒绝不给人看,直接走出了小街。

    “开车门?!绷韬曜叩阶约撼登?,然后对着司机道。

    是的,今天凌宏没自己开车,而是司机送来的,毕竟他最近这个状态实在不适合自己开车,何况凌老爷子也不放心。

    所以,为了让出了远门办事的凌老爷子放心,凌宏最近都不会自己开车,也不会去远的地方。

    “好的,请稍等?!彼净⒖滔鲁悼?。

    凌宏捧着画,小心翼翼的坐上车,目视前方道:“去坟地?!?br />
    “好?!彼净笛劭戳丝椿?,然后认真的开车。

    另一边乌海坐在床上往楼下看,楼下袁州小店的午餐时间还没结束,下面很热闹。

    “希望能喜欢?!蔽诤W炖镟止玖艘痪?。

    “不对,肯定喜欢,毕竟我可是乌海?!蔽诤C判『幼孕诺男α诵?。

    那个样子就好似看到贾大爷收到画作时惊喜的样子了。

    “说起来米饭这个名字真是够奇葩的,不过粥配雪菜还真的挺好吃的,晚上喝粥算了?!蔽诤D宰永锖业钠乓恍┫敕?,眼睛就那么定定的看着楼下。

    很明显,他是在发呆……

    ps:最近天气反复无常,大家注意保暖别感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