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高兴的?!痹莸阃?,然后继续吃着粥夹着雪菜。

    “再来一碗?!蔽诤7畔峦?,然后道。

    “每人一碗,多了没有?!痹萜沉艘谎畚诤8筛删痪坏那啻尚⊥?,淡然的说道。

    “一碗你喂猫不成,我们好歹也是朋友,请客吃饭哪有不让朋友吃饱的?!蔽诤V迕?,不满道。

    “不是朋友,是食客和店主?!痹菥勒?。

    “我看错你了圆规,你不光是圆规还是个小气的圆规?!蔽诤C判『?,一脸气愤道。

    “谢谢夸奖?!痹莸阃分滦?,不慌不忙的快速喝完自己碗里的粥。

    开玩笑,要是不早点喝完的话,这乌不要脸说不定会直接硬抢。

    巧的就是,乌?;拐嫜郯桶偷目醋旁莸耐?,直到袁州放下,他看到碗里也是空空如也后才可惜的别开目光。

    “吃完了就走,再见?!痹菪睦锴煨?,脸上不动声色的开始赶人。

    “从未见过你这样小气之人!”乌??戳丝此闹?,完全没有能吃的,只能站起身准备离开。

    “慢走,不送?!痹菀涣车?。

    乌海走到门口的时候没转头,只是说了句:“谢谢?!?br />
    而袁州的反应则是直接挥了挥手,没说话。

    是的,乌海知道袁州为什么不让他多吃,昨天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晚上也没休息,要是一下子吃多了怕是要去医院。

    而现在少吃一点养养胃,中午才能多吃,想到中午的美食,乌海才决定干干脆脆离开的。

    等到乌海上了楼梯,袁州才再次转回院子开始收拾桌子。

    只是等到袁州收拾完,早上的时间也没剩下多少了,也就没再出门雕刻,只是靠坐在床边闭目养神了一会。

    袁州手里拿着书,双目微阖双腿放松,背部靠着墙壁坐在床边一脸安然的样子。

    毕竟一夜未眠,袁州还是有些疲累的。

    而另一边的乌海在上楼后继续沉浸在画作中,不过精神看起来却是好多了。

    这点让守了一整夜的郑家伟心里放心了不少。

    “还好现在小海的身体好多了,不然真怕小海熬不住?!敝<椅案屑さ目戳丝绰ハ麓巴獾脑菪〉?。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久就到了午餐的时间,这次前五个排着的是乌海、凌宏、姜嫦曦、殷雅和壮汉。

    就是那个喜欢听贾大爷讲故事,但又很害怕的男人,他也来了。

    而其中凌宏的手臂上带着黑色的孝布,就别在他白色的短袖衫上,脸上也没有平日里那样阳光的笑容,而是面无表情的。

    这样子的几人让已经知道的食客都没有聊天了,而是小小声的讨论着,声音极低。

    这也许是袁州开业以来排队时候最安静的一次了,就连今天插队的人都少之又少,那么一群人就乌压压的排在那里,很是安静。

    安静的等到开店前五分钟,安静的排队拿了自己的号码。

    “请前十二位食客进店用餐?!敝芗训纳裘挥衅绞蹦敲辞宕?,而是带着些哽哽的感觉。

    进到店里一入座,显得小店里更加安静了,一时之间都没人开口说话。

    就连平日里最着急吃饭的乌海都安静下来。

    而殷雅则担忧的看了看袁州,然后坐在椅子上也没说话。

    “各位中午吃点什么?!弊詈蠡故窃菡镜交⌒纬ぷ乐屑?,开口问道。

    “对,点餐了?!弊澈悍从?,点了点头道。

    “周佳去点餐?!痹萁凶∮行┓€兜闹芗?。

    “嗳,好,请问吃点什么?!敝芗雅κ帐捌鹦那?,平和的问道。

    “今天给我来个东坡肘子加白饭?!弊澈悍挪说?,想起了贾大爷的话,毫不犹豫道。

    “好的,请问是转账还是付现?!敝芗训阃?,然后问道。

    “转账吧?!弊澈郝槔淖?,然后又坐着不说话了。

    “给我也点菜?!闭馐焙蛄韬昕诹?。

    “对,我也点菜?!蔽诤5?。

    “佳佳,忙完了过来给我们也点菜?!币笱趴谄潞偷?。

    “好的,请各位稍等?!敝芗蚜Φ阃酚Φ?。

    “我也帮大家点餐,吃点什么?!背碳际χ鞫竟?,开始帮忙。

    有人点餐之后,店里的气氛稍稍活络了点,都开始认真的看起菜单点菜了。

    不一会,大家就各自点好了自己的餐点,这时候大家又放松了下来,现在忙碌的就只有袁州一个人了。

    袁州握着菜刀的手很稳,和往常一样动作行云流水,做菜的速度极为快。

    “一会吃完了跟我去画室拿点东西?!蔽诤W范员呱系牧韬甑?。

    “你怎么坐我边上?!绷韬晏糇?,疑惑的看着乌海。

    是的,乌海和凌宏关系很好,但平时却不怎么坐在一起吃饭,毕竟乌不要脸不是开玩笑的,他不抢别人的东西,但抢凌宏的就毫无负担了。

    “好好听人说话?!蔽诤0迤鹆?,严肃的说道。

    “好?!绷韬暧ι?,也没问是什么。

    “不过你今天别抢我的菜?!绷韬昵康鞯?。

    “土大款一如既往的小气?!蔽诤C判『?,一脸不耐的看着凌宏。

    “彼此彼此?!绷韬晟舷驴戳丝次诤5?。

    两人斗了一会嘴,然后停了下来,这时候凌宏另一边坐着的壮汉突然开口了。

    “凌宏先生请节哀?!弊澈喊参康?。

    “谢谢?!绷韬甑阃?,没多说。

    “其实贾大爷也是死得其所了,贾大爷是一个军人,没再战场上但是倒在见义勇为上也是英雄?!弊澈喝先险嬲娴乃档?。

    壮汉说完,边上其他的食客都忍不住点头,议论着贾大爷的勇气,说着他是英雄。

    “去他妈的死得其所,谁他妈想死了,见义勇为怎么了,见义勇为就该死?活着才是最好的?!绷韬晖蝗黄鹕?,大声道。

    “活着才是最好的,谁不想活着?!绷韬暝剿瞪粼叫?。

    凌宏心里怎么不明白贾大爷是英勇的,但就像凌宏说的,活着才是最好的,而不是让他们在这里怀念。

    是以,凌宏这话一说完,店里瞬间安静下来,就连袁州的刀都停顿了一下才又继续挥舞。

    “咄咄咄”店里没人说话一时之间只能听见袁州菜刀和菜板接触的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