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原本就打算雕刻水浒一百零八将,因为这个既耳熟能详,又有蓝本。

    并且数量多又能成套,这样就算保质期不长,但应该也能拍出一个不错的价格,毕竟他的雕工是非常精致的。

    也就是因为数量多,袁州才决定花费两天时间完成的。

    不过现在,袁州决定必须今天完成。

    “做一个梁山用来安置这一百零八位?!痹菽闷鸬?,然后在脑海里构思起来。

    袁州使用的神迹菜刀比之普通的菜刀还要大些,和手上的胡萝卜比起来简直就是超级大块头。

    是以,一会雕刻的时候,袁州势必是不能用全部的刀刃去雕刻的,毕竟这萝卜还没刀刃长。

    “呼?!痹萃鲁鲆豢谄?,然后拿起清洗干净的萝卜开始雕刻。

    这手指粗细的萝卜外皮是紫红色,“唰”第一刀下去后露出了里面胭脂红的萝卜肉。

    紧接着就是“唰唰唰”连成一片的菜刀的挥舞的声音。

    在袁州静心雕刻的时候,面汤和他的女朋友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一人一边爬在袁州两边。

    而袁州则毫无所觉,右手菜刀飞舞,左手随着刀而不断的调整萝卜的角度。

    很快,袁州的脚边就落了一地的胡萝卜屑。

    沉下心雕刻的袁州一点不觉得时间的流逝,突然袁州的手机响起刺耳的铃声。

    “叮铃铃,叮铃铃?!笔只谠莸纳砩舷炱?。

    “嗯?电话?”袁州放下刀,摸出手机看了看。

    “原来是闹钟,这个时间该准备晚餐食材了?!痹萼杂锶疵挥衅鹕?,而是又重新调整了时间后,直接把手机又放回了怀里。

    是的,袁州设置了每天的闹钟,以便提醒自己不要忘记晚餐的食材准备时间。

    而今天虽然歇业,但袁州明显忘记了关上这闹钟,这才有了这个闹铃声提醒。

    重新设定了闹钟后,袁州又继续投入雕刻,等到天色都完全暗下来的时候,小店里厨房的灯光慢慢的透过门,直接照射到门口。

    明亮的灯光透出门外,照在袁州认真雕刻的身影上,让袁州没有被黑夜困扰。

    显然这是系统的引过来的灯光。

    而袁州一直安然的雕刻着,就这样认真的雕刻着,完全忘记了时间,也忘记了他今天差不多算是什么都没吃。

    就这样一直雕刻到了凌晨四点半,袁州才算完成这一整幅一百零八的雕刻,包括安置他们栖身的梁山,也完成了。

    这期间,除了去开火炒了个炒饭,然后送到垃圾站外,袁州连厕所都没去过,就那么坐在椅子上雕刻了十几个小时。

    “这就好了?”袁州有些愣。

    袁州雕刻的成品有一臂高,其中每个人都在这个一臂高的山头,人物大约有两个指节的大小。

    整个山头呈现紫红的颜色,人物栩栩如生,每个人的神态各不相同。

    有的怒目而视,有的奋起反抗,有的猫腰矮身躲着,有的伏在船尾,还有弯弓而射的人物。

    是的,这是一副正在被屠杀,或者说是在反抗的水泊梁山图。

    就只是看着这幅雕刻就能感受到这上面人物的紧张以及危急,很是形神具备。

    “汪汪”就在袁州对着雕刻发呆的时候,面汤直起身叫唤了两声。

    面汤的声音清亮,在漆黑的凌晨格外清晰,这一下子就惊醒了袁州。

    “面汤,是你啊?!痹菀坏屯肪涂醇醋潘拿嫣?。

    “汪”另一边有个更轻的叫唤传来,袁州转头,原来是面汤的那个小女盆友。

    她正趴在袁州的另一边,两只狗就这样一左一右的趴在他的脚边。

    “谢谢,谢谢你们俩?!痹荻宰琶嫣篮退栌讶险娴乃档?。

    “汪汪”面汤这次叫唤的时候是冲着袁州身后的大门的。

    这意思就很明显了,这是让袁州去休息呢。

    “谢谢面汤?!痹萸嵘?。

    “乒乒乓乓”袁州搬动了雕刻用的桌椅,然后蹲下身左右看了看。

    “说起来,面汤这是你媳妇对?!痹葜缸磐粱粕?,看起来像是土狗和丝毛狗杂交的小狗道。

    袁州这么问,面汤到好像是听懂了,又汪了一声。

    “你这么叫唤,那就是对了,那么她都和你在一起这么久了,要不我给她也取个名字?”袁州兴致勃勃的说道。

    “汪汪汪”面汤一阵急促的叫唤传来,在那里面的急切在寂静的黑夜里清晰可闻。

    面汤急切,而另一边的土黄色小狗却不得其解,歪头看看面汤又看看袁州,看起来不明白这一人一狗在商量什么。

    “看来面汤你也很期待?!痹萘成系谋砬樵郊尤岷推鹄?。

    “呜汪,汪汪汪汪汪?!泵嫣勒錾碜诱酒鹄?,四肢蹬在地上,脊背弓起,看起来很是凶恶。

    面汤这发怒的样子袁州毫无所觉,但土黄色小狗却紧张的站起身,左右看看,很是警惕的模样,看样子是以为有什么危险来了。

    总得来说,泰迪发怒也是很可怕的,毕竟泰迪虽小,但他们以前也是猎犬。

    然而袁州完全没理解面汤的意思,反而道:“知道面汤你着急,不过我名字已经起好了?!?br />
    袁州自信满满的对着面汤说道,这次不等面汤叫唤,袁州就接着开口了。

    “就叫米饭,这个名字怎么样?!痹菀涣车靡獾乃档?。

    “汪呜”面汤哀鸣一声,然后趴了回去不动弹了。

    “好听吧,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奔嫣琅孔挪欢?,袁州得意的说道。

    “呜”面汤喉咙里发出轻声的呜咽,也不抬头,这是想装死呢。

    然而袁州却不理会面汤了,而是转头对着土黄色小狗郑重开口了:“以后你就叫米饭了?!?br />
    土黄色小狗好像有些不明白,乌溜溜的眼睛看着袁州没动。

    “米饭,你的名字,米饭?!痹葜馗吹亩宰磐粱粕」匪档?。

    直到袁州说了五遍,土黄色小狗才好似明白过来,声音清脆的汪了一声。

    “米饭真聪明,这就是你的名字了,米饭?!痹菰扌淼牡阃?,露出一个温和的表情。

    而另一边趴着的面汤直接用两个前爪捂住了脑袋,看来是打算眼不见为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