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山的路大家都走的很慢,到了车前后,凌老爷子开口了:“一起吃个午饭吧?!?br />
    几人都没说话,只是默默点了点头。

    “那走吧,回宅子里吃饭?!绷枥弦踊邮?,然后大家各自上车坐好。

    看着窗外一一路过的景色,袁州觉得这车好像开的比来时快了些,五月的天还是一样的蔚蓝。

    “蓉城的天还真是难得下雨?!痹萃蝗磺嵘?。

    “可不是,要这是,这个时候就应该下雨了?!苯详厍嵘?。

    “对,要是就好了?!痹莺芮岬母胶攘艘痪?。

    而乌?;故悄钸蹲牛骸拔疑夏娜ヌ适?,去什么地方听故事?!闭庋幕?。

    一行人回到牧马山的别墅的时候,太阳已经升起,天光大亮起来,而从早上到现在都没吃过东西的几人却没人觉得饿。

    等到菜肴堆满桌子的时候,几人坐到桌边都没有开口。

    好一会后,还是凌老爷子开口:“好了,大家一起吃个饭,就是人少咱们也要让那老头子知道,看他的人还是很多的?!?br />
    说完,几人点了点头,然后吃了起来。

    只是,这次就连袁州都吃的很少,就更别说其他人了。

    最后这桌上的菜也剩下了一大半。

    吃完午餐没多久,袁州就起身了:“我先回去了?!?br />
    “也好,都走吧,路上小心点?!绷枥弦拥阃?。

    “我送你们?!绷韬昶鹕淼?。

    “不用了,殷雅会送我们的,你休息吧?!苯详乜诘?。

    “郑家伟可以来接?!蔽诤D?。

    “我来送,我开车稳?!币笱诺?。

    “那好?!绷韬甑阃?,又重新坐下。

    “那我这个老头子就不送你们了?!绷枥弦拥阃?。

    “车钥匙给你?!绷韬昝鲎约旱某翟砍?,然后递了过去。

    “好的,谢谢?!币笱徘嵘?。

    说完后,几人就出了别墅的大门,上车前袁州回头看了一眼,这别墅很大,但却很空旷,哪怕明明是新的,但却有种萧条的感觉。

    车子行驶在路上,殷雅先去的桃溪路,一路上车里都很安静,没人开口说话。

    等到了桃溪路,一打开车门,外面的喧嚣就冲入车里,这才让几人回神过来。

    “袁州、乌海,桃溪路到了?!币笱诺?。

    “好,路上小心?!痹萜鹕硐鲁?,然后道。

    “再见?!蔽诤;恿嘶邮?。

    “袁州、乌海你们放心,会小心的?!币笱诺阃啡险嬗Φ?。

    “你们两个也小心点,不要把自己弄病了?!苯详刈胖乜戳丝丛?,然后道。

    “不会的,明天还开店的?!痹莸?。

    “知道了?!蔽诤<虻サ挠ι?。

    “好了,走吧?!苯详乜戳丝戳饺说纳裆?,然后点头示意殷雅开车。

    袁州站在路口静静的看着车子走远,直到看不见,这才转身和乌海一起离开。

    “我回店里了?!痹葑叩嚼械愕氖焙蛩档?。

    “好,我回画室?!蔽诤5阃?。

    袁州脚步轻缓,顺着青石板的后巷往店的后门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面汤跑了出来。

    “汪呜?!泵嫣涝谠莸慕疟叻⒊鲆簧匮?。

    “哦,是面汤啊?!痹菀膊豢?,就那么蹲下看着面汤。

    面汤是泰迪,在袁州发现他的时候就已经成年了,所以现在还是刚刚发现时的大小,只是曾经棕色的毛色变成了灰色,并且毛也长长了许多,当然也胖了一点。

    只是双眼还是那么大大的乌溜溜的,看着袁州的时候,能在面汤的眼睛里清楚的看见袁州的倒影。

    面汤见袁州蹲下,看了看袁州后就趴了下来,用小小的脑袋蹭了蹭袁州的运动鞋。

    “汪呜?!泵嫣辣卟浠贡呓谢搅艘簧?。

    “谢谢,原来你知道啊?!痹萸嵘酒?,没伸手摸面汤。

    面汤没叫唤,只是再次轻轻的蹭了蹭袁州的鞋,那样子好像在安慰一般,狗的直觉太准了。

    一人一狗就就那么在门口,一个趴着一个蹲着,阳光从他们头顶略过照向了隔壁的大楼。

    好一会,久到袁州的腿都没了知觉,袁州才想起要站起来。

    “谢谢面汤,我进去了?!痹萜鹕淼氖焙蛞』瘟艘幌?,然后又站稳。

    “汪?!泵嫣酪擦⒖唐鹕?,叫唤一声后回到了自己的窝里。

    “吱呀?!痹荽蚩〉甑暮竺?,然后走了进去。

    自然,厨房里的灯还是亮着的,明亮的灯光让厨房纤毫必现,厨具、刀具和锅具都干净的闪闪发亮。

    “对了,今天还没打扫厨房的卫生?!痹菟底帕⒖躺下?,洗去了尘土后立刻换了打扫的衣服。

    一边打扫,袁州一边嘴里念念有词:“忙一点,应该忙一点的?!?br />
    但厨房却就只是那么大,是以等到袁州全部打扫了一遍,时间也才过了两个小时。

    哪怕这时候袁州背上的衣服再次被汗水打湿,也还是有种不满足的感觉。

    “怎么这么快?!痹菽钸读艘痪?。

    “对了,我看看还要做什么?!痹堇樘?,里面是一本黑色封皮的记事本。

    这上面记录着袁州的作息和每天的工作要求。

    “两天后参加义卖活动?”袁州看到这条记录,一下子想了起来。

    是的,有个网上发起的义卖活动,袁州自己报名参加了,那是一个义卖筹款给偏远地方修路的活动。

    所有人都可以参加,袁州就主动报名准备雕刻一套东西后参加。

    记事本上显示明天开始雕刻,需要花两天时间雕刻这个东西。

    一整套的雕刻毕竟不是那么容易的,但对袁州来说两天也足够了。

    “还好东西已经准备好了,就今天开始雕刻吧?!痹葑急赶衷诹⒖搪砩暇徒械窨?。

    “乒铃乓啷”一阵响,袁州直接把全部的东西搬到了后门,准备在后门雕刻。

    袁州搬出了一块小桌子,一张椅子,还有一大捆的胡萝卜,那胡萝卜只有一指半粗细,很小。

    因为就在门口,是以袁州拿出了他的神迹菜刀,准备还是用菜刀雕刻这么小的胡萝卜。

    雕刻除了材质的难度以外,材料的大小也是难度之一,而对胡萝卜来说就是越小越细难度越高了。

    “水浒一百零八,这个应该要雕一会了,争取今天雕刻完?!痹菟底啪妥急傅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