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的咳嗽打断了食客们对于凌宏的猜测,等关心完袁州食客们又开始聊起了别的话题。

    倒是乌海见袁州确实没生病后拿着手机走了。

    而姜嫦曦走之前还特意趁着袁州端菜出来的时候走了过来。

    “袁老板担心凌宏?”姜嫦曦道。

    “不?!痹堇硭比坏乃档?。

    袁州已经养成了不管姜嫦曦说什么都拒绝的说话方式。

    开玩笑,不然一不小心掉进姜女王的陷阱那可不得了,肯定会破财的。

    袁州下意识的按了按放钱的抽屉,脸上一片淡然。

    “别不好意思,我知道袁老板你一向外冷内热的?!苯详厣斐鍪种感樾榈牡懔说阍荽┳藕悍男目?。

    那里正有一个小小的云纹,袁州稳住心神,一脸漠然的没说话。

    “这样,我去问问那小子是不是真的像乌海说的被他老爷子打断腿,或者连手也一起打断了?!苯详匾膊坏仍莼卮?,就开口道。

    “嗯?!痹菝凰敌?,只是点头。

    “行了,今天没酒喝,我就先走了?!彼低杲详鼗恿嘶邮?,然后起身走出店门。

    说起来凌宏其实并不是每天都来,他也是有自己公司的人,只是每次第二天不能来的时候总能在前一天在店里听见他的哀嚎。

    是以,在两天前他最后一次午餐时间出现的时候他并没有哀嚎,那说明他晚上或者第二天还是会接着来的。

    但这样没哀嚎就直接没来的情况从来没发生过,凌宏就是个哪怕突然的出差他也要拐道过来小店看看然后再去机场的人。

    并且要是连续两天没来,那么不管是微信群,还是袁州的私人微博总能收到凌宏的不甘愿的留言,但这次也一并消失了。

    所以,这样的情况实在是诡异。

    这才让最没心没肺的乌海都关心起来,虽然他的重点不太对。

    等到晚餐时间结束,袁州还是没看到凌宏前来,忍不住嘀咕了一句:“才两天,应该没事?!?br />
    过了一会,来喝酒的酒客们到了。

    这次来了五个人,其中方恒边上跟着一个中年男人,不苟言笑的,看起来很有些威严。

    而陈维自然还是在列的,他和他的朋友长的像熊一样壮实的冬冬。

    而最后的就是郑娴了,她还是和往常一样画着精致的妆容,看起来犹如春风拂面般的温柔,但内里却凶残的很。

    “今天不玩游戏?!背挛咏趴季椭V氐亩宰胖f档?。

    没办法,那次郑娴大杀四方的印象太过深刻,陈维很是害怕郑娴再来个通杀。

    “对,我今天也不玩?!毕匀环胶阋彩侵乐f档纳鄙肆Φ?。

    “你们几个大男人还怕我这个小女人,真是没意思?!敝f瞪焓洲哿宿鄱叩姆⑺?。

    “没办法,你太彪悍了?!背挛?,边上的冬冬也连连点头。

    “好吧,不玩就不玩,咱们讲讲鬼故事?”郑娴转而道。

    “不赌博,赌博是犯法的?!倍蜕推目?。

    “哈哈,小弟弟你真可爱,好的,咱们不赌博?!敝f敌Φ?。

    “对了,要是一会你害怕可以来找姐姐我?!敝f刀宰哦A苏F恋难劬?。

    说着话,几人就被申敏领着去了酒馆,全程郑娴都在调侃冬冬和陈维,对方恒倒是说的话很少。

    “现在的女孩子都喜欢肌肉男了?”袁州下意识的捏了捏自己的胳膊,一脸严肃。

    袁州的胳膊软硬适中,并没有高高冒起的肌肉,袁州沉默了。

    “还好,我是有腹肌的男人,倒是不怕?!痹菹肫鹱约杭±矸置鞯牧楦辜∮职参苛?。

    “袁老板你好?!本驮谠莩撩杂谧约荷聿牡氖焙?,突然有人开口了。

    开口说话的是刚刚和方恒在一起的那个中年男人。

    “你好?!痹菸茸”砬?,淡然的应声。

    是的,袁州刚刚根本就没发现店里还有人,还以为都跟着申敏去喝酒了。

    “我是方恒的二伯,我叫方伟,有一个酒水厂?!狈轿巴耙徊?,站到袁州的正对面,介绍起了自己。

    “嗯?!痹莸懔说阃?,没说话。

    “是这样的,我听说袁老板这里的酒非常好喝,醇厚而清冽,是慕名而来的?!狈轿八淙涣成纤?,但说起话来倒都是袁州爱听的。

    这不就把袁州店里挨着夸了一遍,就是桌上的菜单都没放过,都被夸奖了一遍。

    并且因为方伟脸色严肃,这夸奖的效果就更加真诚了。

    因此,袁州的脸色很是和缓。

    “谢谢夸奖?!痹萸榈?。

    “不客气,其实今天除了慕名来尝袁老板的酒之外还有个合作希望袁老板能够给我这个机会?!狈轿跋仁前谑炙挡豢推?,然后才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请说?!痹菪那槭娉┑?。

    “是这样的,我的酒厂现在正在谋求新的发展,我知道袁老板是不需要我的宣传的,所以想问问我是否有这个荣幸帮助袁老板你贩卖这个郫筒酒?!狈轿叭险娴奈实?。

    “帮我卖?”袁州下意识的重复道。

    “是的,袁老板店里事务繁忙所以无心经营这个,但是我却很空闲,想帮忙让更多爱酒的人能够品尝到袁老板的手艺?!狈轿暗阃?。

    “也让更多的人知道袁老板除了做菜很厉害,这酿酒也是一绝?!狈轿敖幼诺?。

    “袁老板你看怎么样?”说完,方伟眼神发亮的看着袁州等他回答。

    “提议我很心动,但是谢谢,本店酒水不外卖?!痹菀⊥?,认真拒绝。

    “请问一下是因为你时间太过繁忙吗?”方伟并没有第一时间放弃,而是转而问道。

    “是?!痹莸阃?。

    “那可以这样,您掌握核心秘方,剩下的前期工作由我的小酒厂全力配合完成,分成比例我四您六如何?!狈轿八盗艘桓龊芪菘悸堑姆椒?。

    袁州默默想象了一下满天飞舞然后飞走的红色毛爷爷,安慰的按住口袋里的金卡开口了。

    “不好意思,本店规矩,餐食酒水不得外带?!痹菡獯嗡祷暗耐被怪噶酥盖奖谏闲醋诺墓婢?。

    方伟深吸一口气,然后温和道:“那么如果哪天袁老板想要合作对象请务必告诉方恒,到时候我再来找您?!?br />
    “好的?!痹莸阃?。

    “那么下次见,袁老板?!狈轿翱推牡阃?,然后走进樱虾墙景门内。

    袁州默默的看着,然后内心吐槽:“这样一个说话好听,但却不能成为合作伙伴的人,真是遗憾?!?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