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小袁,这可是好东西?!贝笠米判〉缤卜锤踩サ目?,很是珍重的样子。

    “不客气,这是充电线?!痹菽霉玫某涞缦?,他特意买的充电的,而不是上电池的。

    “我比较爱收拾,所以这线还能用很久?!痹萏匾馑档?。

    “看袁老板就是个干净人,那是肯定的?!贝笠耆换骋?,点头称赞起了袁州爱干净的事。

    “这个五块十块的都可以检查真假,用法和刚刚一百的一样,您可以试试?!痹莸?。

    “真的?那可太方便了?!彼底糯笠闷鹦〉缤?,然后小心的拿出自己裹了好几层塑料袋的钱币开始验证起来。

    每次出现一个小小的五或者十、二十的时候,大爷脸上的笑容就多一些。

    一连验证了好几张后,大爷才停下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这真方便,谢谢小袁了?!?br />
    “不用,这个出来很久了,就是专门家用的,只是您不上网所以不知道?!痹莸?。

    “还是你们年轻人懂得多?!贝笠⌒囊硪淼拇Ш眯〉缤驳?。

    “您可以挂钥匙上,它不怕摔,也不怕水?!痹莸?。

    “那也得好好收着?!贝笠獯蚊煌?,还是认真的揣好了。

    “嗯?!痹莸阃访凰凳裁?。

    “好了,我就打扰小袁你了,先回了?!贝笠Ш玫缤埠颓?,就准备离开。

    “不打扰,慢走?!痹莸?。

    “谢谢小袁?!贝笠砬霸俅蔚佬?。

    这次袁州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然后看着人走远。

    “幸好已经拆完了,我果然是未卜先知的天才?!痹葑房醋攀帐昂玫目斓莺?,面无表情的在内心夸奖自己。

    是的,这个紫外线防伪灯是袁州处理好用假钱的人后就想起来买的,而大爷到的时候,袁州刚刚拆好快递,时间刚刚好。

    上午的时间过得很快,老大爷走了没多久,袁州再次看了小半本书后就开始准备起了午餐的食材。

    午餐时间的袁州小店一样爆满,人非常多。

    到了下午,袁州坐在店门口雕刻,手起刀落速度飞快的雕出一个个的萝卜雕。

    期间暮小云的到来让袁州停下了五分钟,而其余时间都是在认真的雕刻。

    等到手机闹钟响起,袁州收刀再次开始准备晚餐的食材,晚餐时间结束后,做炒饭和汤。

    照例用勺子搅搅然后表示不喝,连同炒饭一起装好然后放到垃圾回收站,今天的炒饭是番茄鸡蛋炒蛋,酸甜的软软的番茄和鸡蛋很适合老人吃。

    做完这些才是袁州的充电和思考任务的时间。

    毕竟现在袁州还是有任务在身的人。

    “不知道这个米百做能不能成为第三道网红菜?”袁州翻着菜谱,然后有了初步的想法。

    是的,经过金明的事情,袁州想起这个米百做也是有成为网红菜的潜质的。

    “不过沥米饭就是米百做里面的,不知道里面的其他做法有没有机会?!痹葜迕既险娴南胱?。

    袁州喜欢做一件事情就专心的做一件,是以等到米百做的事情有了一点想法后,他才继续开始看厨艺类的书。

    看书的同时,袁州看到什么做法或者是食材还好询问系统,甚至自己动手试做。

    这一天,袁州都没有休息的时候,除了晚上睡觉的时候。

    而袁州每一天都是这样过来的,是以第二天袁州的时间步调还是如此。

    只是等到晚上的时候,乌海吃完晚餐后在一旁嘀咕:“这土大款今天怎么也没来?”

    “对啊,凌大哥昨天也没来?!北呱系闹芗训阃?。

    “可能是忙吧?!闭杂⒖∷晨诮踊暗?。

    “嗯,毕竟还有公司要管?!蓖糸崆岬拿嗣约旱男∑酵返?。

    自从庄心暮怀孕后,伍州就来的很少了,也不加班准点下班就往家里赶,就连中午的午休时间都会回家看着庄心暮。

    当然,偶尔他们两人还会一起来,那时候往往是庄心暮嘴馋的时候,两人来搓一顿,打打牙祭。

    是以,现在来的多的反而是伍洲的同事赵英俊和汪楠。

    当然其中来的最多的又是汪楠,他把这里当做了另一个金陵,也就是另一个家乡的聚集地。

    “不可能,他没去公司?!彼祷暗氖墙详?,她脸上没有一贯的调侃,而是带着认真。

    “咦?那凌大哥去哪里了?”唐茜好奇的向着店外张望了一下,企图在后面排队的人里找出凌宏。

    “不知道?!苯详厮始?。

    “这家伙可能被打断腿在家休养了?!蔽诤M蝗挥锲隙ǖ乃档?。

    “为什么?”几人齐齐看向乌海。

    乌海摸着自己的小胡子一脸高深莫测的开口:“因为他爷爷说总有一天要打断他的狗腿?!?br />
    “咳咳?!闭哦涔饷髡筇脑萑滩蛔】人粤艘簧?。

    “怎么了?圆规你病了?”乌海立刻转头,目光严峻的盯着带着口罩看不出脸色的袁州。

    “师傅,您是不是病了?”一直没开口的程技师也一脸担心的看着袁州。

    “袁老板,你又病了?春季多发感冒,要不要去我家喝点预防感冒的汤?”姜嫦曦照例一脸调侃,毫不担心。

    开玩笑,除了那两个关心过度的,袁州这一听就知道是口水呛到了。

    况且,没人比姜嫦曦更清楚袁州的为人,就是刚来不久的申敏没法回家袁州都会特意打电话给她让她送人回去。

    何况是常来的凌宏无声无息的消失的两天,姜嫦曦不用看就知道袁州刚刚在听他们说话。

    刚刚肯定是被乌海的答案呛到的。

    “没事,我很好?!痹莘畔赂崭瘴孀斓氖?,一边洗手一边沉稳有力的回答。

    “没感冒就好,有病要早治?!蔽诤R涣橙险?。

    “放心,会按时开店?!痹荻晕诤D训萌险婕蛑蔽抻?。

    “袁师傅,我也会预防感冒的汤,明天给您带点,您喝点?”程技师突然道。

    “虽然味道没有袁师傅你的那么好喝?!背碳际┖竦拿嗣约旱呐侄亲?。

    “有心了?!痹菝痪芫?,点头应下。

    “太好了,您等着,我今晚回去就熬?!背碳际α⒖绦朔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