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这烟抽完再开,一会路上就没时间了?!崩险啪倭司偈稚匣故8鲅唐ü傻难掏返?。

    “你路上可别犯烟瘾,抽完赶紧开车,不然一会赶不上了?!崩涎隙V龅?。

    “知道了,你个老小子比我还啰嗦?!崩险潘底琶臀豢?,直接把手里的烟吸到了末尾,这才掐灭烟头扔进了垃圾桶。

    “注意安全?!崩涎纤低耆缓笞叱龉蛔苷咀急富丶?。

    老张和老严开的是同一路公交车,都是开两天休息一天,而今天是老张开末班车。

    而老严下班要早一个多小时,是以,老严才会特意过来嘱咐一声。

    两人口中的小姑娘说的就是申敏。

    就在申敏来袁州小店上班两个月后,老严就发现她基本是没错都能看到申敏坐末班车,并且目的地都是学到。

    直到有次车上就只有老严和申敏两人,一老一少说了会话,老严这才知道申敏在鼎鼎有名的袁州小店做勤工俭学。

    这让老严把什么好好夸了一顿,也就顺口说了一句晚上尽量等她,让她能坐上公交车。

    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老严一直记着,后来不是自己班的时候甚至会特意交代一下自己的同事。

    在老严看来这就是顺手的事情。

    而其他的包括老张在内的同一路公交师傅一听之后还都挺愿意的,毕竟就是在那个站台多等五分钟,这点时间还是能很快找回来的。

    忘了说,公交车每一趟线路开多少时间都是有规定的,桃溪路多等五分钟意味着其他地方就会少五分钟。

    而这五分钟自然不能在站台里找补,一般师傅们都会在路上找补,少过几个红绿灯也就差不多了。

    是以,等到袁州小店十一点半的酒馆时间结束,申敏快速的收拾好后,急匆匆的赶往站台,而老张的公交车也正等在那里。

    这个时间是十二点零二分,比站台时间多了两分钟。

    “谢谢师傅?!鄙昝粢簧铣低坊姑惶Ь拖乱馐兜乃档?。

    “滴”公交车的声音响完,申敏才抬头,一看不是老严就转头坐下了。

    “还好又赶上了?!鄙昝羟煨?。

    是的,申敏只认识老严一个司机,而老严也没说过他让同事顺路等等的事情。

    所以,申敏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而谢谢是她每次晚上上车都会认真说的,不光是对老严。

    一夜好眠,袁州照例起床锻炼,然后准备早餐,等到早餐时间结束,袁州坐在店门口进行雕刻看书的时候,有人找来了。

    说起看书这个习惯,那还是因为做系统任务,然后就养成了每天看书的习惯。

    “袁老板你的快递?!币桓龃┳藕谏斓莘男「缙镒诺缙砍道吹叫〉昝趴?。

    “谢谢小刘?!痹莘畔率?,上前两步接过快递。

    “客气什么,签字画押,然后我去下一家?!笨斓菰毙×跣呛堑乃档?。

    “不卖身,画押就免了?!痹菀槐菊谋咔┳直咚档?。

    “哈哈,我可买不起袁老板的店里的东西,何况是袁老板你本人?!毙×豕恍Φ?。

    “嗯?!痹萆酚薪槭碌牡阃?。

    “再见?!毙×踉缇拖肮咴莸乃祷胺绞?,收好快递单,挥了挥手就骑车离开了。

    等人一走,袁州开始拆快递:“没想到这速度还是挺快的,昨天下午买的今天早上就到了?!?br />
    袁州拆快递和人习惯也不同,他喜欢把盒子上的胶布全部撕下,然后把塑料袋和胶布放一起,而纸盒子单独放。

    等做完后,袁州还是没来得及继续看书,因为有人再次过来找袁州。

    “袁老板,袁老板,昨天真是谢谢你了?!崩慈耸亲蛱炻粑藁ü拇笠?。

    大爷穿着干净普通的烟灰色的衬衣,下身是灰黑色的西装裤,手上还拎着一个干净的红布袋。

    “不客气?!痹萜鹕碜吡肆讲?。

    “不是,要不是袁老板你追回了那一百块那可不得了?!贝笠逞纤嘤指屑さ乃档?。

    “嗯,我认钱比较准?!痹莸?。

    “对对对,你们年轻人眼神好,我年纪大了不行了?!贝笠谑炙档?。

    说完还不等袁州说话,大爷又继续说道:“也没什么好东西,这里有点子无花果和李子,袁老板你尝尝,都是自己种的没打药?!?br />
    “叫我小袁吧?!痹菝唤?,认真说道。

    “嗳,小袁你尝尝?!贝笠成系男θ莞用飨粤?,笑眯眯的叫了声,然后继续把布袋子往袁州面前递。

    “谢谢,我很喜欢吃水果?!痹莸?。

    “喜欢就好,喜欢就好?!贝笠趾呛堑囊涣盗肆奖?。

    “对了,大爷这个给您?!痹菽贸鲆桓鲂湔涞囊值缤惭降亩鞯莞笠?。

    “这是什么?”大爷没接,问道。

    “以前用过的紫外线验钞机?!痹萘巢缓煨牟惶乃档?。

    “验钞的?就是能分辨真假的机器?”大爷道。

    “嗯,我给您试试?!痹莸阃?。

    “啪”说着袁州直接按亮了小电筒的灯,电筒发出一束紫色的光照在袁州刚刚拿出的百元大钞上。

    袁州紫外线灯照射的位置就在红色毛爷爷的正面中间那个一百位置的正上方,随着紫外线灯的照射,那里出现了一个清晰的荧光一百元数字。

    “这个一百的数字清晰的就是真的,不清楚的就是假的,如果没有这个一百标志也是假的?!痹菹感牡慕馐偷?。

    “这可是真方便?!贝笠阃?。

    “嗯,是很方便,我现在不用了,这个给您?!痹菟底啪偷莞笠?。

    “这个是充电的,充电一次可以用四个小时?!痹莶钩涞?。

    “这怎么行,我是来谢小袁你的,哪里能要你东西?!贝笠谑志芫?。

    “这个是我用过的,现在用不着的,但您需要?!痹莸?。

    “那也不行……”大爷继续道。

    但还没等大爷说完,袁州就继续道:“你不要,那这个放那里不用也会坏,并且这个小电筒价格在五块?!?br />
    “会放坏???”大爷将信将疑的问道。

    “嗯,家用电器久了不用会坏?!痹莸阃?。

    “那行,过两天大爷再给你摘点桃子,我那还种了桃子呢?!贝笠肓讼虢庸嗽菀恢本僮诺牡缤?。

    “谢谢?!痹菝痪芫?,认真道谢道。

    “那有什么,有了这个也不怕收到假钱了,要是收到一百的假钱至少两天就白做了?!贝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