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时间接近末尾,凌宏几人都已经离开后,贾大爷顺着最后几人走了进来。

    “今天老头子我可是来的晚了,我那便宜孙子是不是已经走了?”贾大爷手上拎着个布袋,一进门就笑眯眯的问道。

    是的,应凌老爷子的要求,凌宏现在是心甘情愿的叫贾大爷做爷爷了,平时也恭敬的很。

    “贾大爷,凌大哥走了好一会了?!敝芗训?。

    “也是,这小子肯定又偷摸着玩去了?!奔执笠⊥坊文缘乃档?。

    周佳笑了笑没接话,倒是一旁的程技师开口了。

    “大爷,您今天怎么那么晚?!背碳际Φ?。

    “应人的要求去拿了点东西,这可是好东西?!奔执笠瘟嘶问稚系牟即?,一脸神秘的说道。

    “是什么?”程技师和周佳异口同声的问道。

    “袁小老板,也给你带了一份?!奔执笠γ忻械拿换卮?,而是对着袁州开口道。

    “给我带了?”袁州好奇的看向贾大爷。

    “可不是,这东西咱们这里没有,但那里的可好吃,老头子我也是以前吃过?!奔执笠咚当咦?。

    “肯定是好东西?!痹萦锲潞偷?。

    “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咱们这里不常见,你看看认识不?”贾大爷拉开布袋子给袁州看。

    布袋子是灰色的,里面还裹着塑料袋,想来是防水的,因为里面是一小袋子的看起来像咸菜的,切好的小菜。

    “认出没有?”贾大爷看着袁州问道。

    “雪菜?!痹莸?。

    “果然就没有袁小老板不认识的,佳佳给我来碗泡饭,今天就着雪菜吃?!奔执笠故遣辉谝庠菀豢诘莱稣獠嗣?,而是直接开始点餐。

    “好的,贾大爷稍等?!敝芗训阃?。

    “这是给你的,就这么一小份多了可没有?!奔执笠硬即锬贸隽硗庖桓鲂〈幼昂玫难┎说莞?。

    “谢谢?!痹萁又跋戳讼词稚系挠脱?,然后才双手接过。

    “客气什么,你尝尝,这东西早上配粥或者泡饭才好吃?!奔执笠?。

    “嗯,下次您一起来喝点粥?!痹菟呈频?。

    “那感情好?!奔执笠故敲煌拼?,直接就应下了。

    “我放楼上去?!痹荻宰偶执笠?。

    贾大爷点了点头,然后袁州又对着剩下的食客道:“各位,我上楼放下礼物,请稍等?!?br />
    “去吧,反正我还没点餐呢?!笔晨头追装谑直硎静唤橐?。

    然后袁州这才拿着雪菜快速上楼,放进了自己的房间。

    等袁州下楼后,立刻再次投入厨房认真的做菜,并且速度再次加快,当然手艺是没有下降的。

    “这雪菜下饭真是没得说,就是饭少了?!奔执笠叱员咚?。

    “贾大爷你这话就不对了?!北呱弦桓龃娣蛎?,看起来有些猥琐的男人,一脸义正言辞的开口了。

    “咋了?”贾大爷一脸莫名。

    “袁老板店里哪里是饭少,明明连菜也不多?!闭馊死约嚎湛杖缫驳呐套?,铿锵有力的说道。

    “哈哈,对对对,就没有多的?!奔执笠⒖绦α?。

    “就是太少了,贾大爷最近的直播怎么样?!闭馊说阃啡缓笪实?。

    “挺好的,那些个观众还挺喜欢老头子我的?!奔执笠涣匙院赖乃档?。

    “要我说您也可以在直播的时候说说话,老是那么蹬着三轮不说话怕关注下降?!庇娣蛎钡男』锝ㄒ榈?。

    “对,贾大爷您的故事说的那是真好,要是直播的时候说肯定还能再涨一波关注呢?!北呱嫌懈鲂」媚锪⒖谈胶鹊?。

    “那可不用,大家就是喜欢安安静静的看看,我要是说话反倒不美了?!奔执笠涣扯械乃档?。

    “这么说也是?!奔溉颂思执笠幕叭粲兴家膊蝗傲?。

    等贾大爷吃完晚餐,小店的营业时间也差不多结束了,就是袁州上楼耽误的两分钟袁州也是补回来了的。

    所以今天是八点过两分才算晚餐时间结束的。

    晚餐时间结束没多久就是酒馆的时间了,最近天气晴好,袁州都有许久没摆摊了。

    不过爱酒如陈维是更加希望袁州什么时候能一起就好了,那时候就可以喝酒撸串,那才是人生一大乐趣。

    当然,关于这点袁州是知道的,但现在他确实还没这个精力,也就只能无视陈维的建议了。

    酒馆因为有了啤酒后热闹了许多,但大家都很默契并没有打扰在柜台写作业的申敏。

    是的,申敏还是老样子,一到小店先收拾,然后就是前期端下酒,做完后就直接在柜台上写作业。

    申敏虽然不是很聪明,但却很努力,每天都在学习不同的知识,有时候是专业课的内容,有时候是一些听力英语,就连每天来店里的公交车上都会小声的背着课文或者练习英语发音。

    并且这个发音还是殷雅教的,是的,申敏有时候会请教姜嫦曦或者殷雅、婉姐他们。

    而其中殷雅的英语说得最为标准流利,是以这练习的方法也是她教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酒馆热闹非凡,而小店里的袁州则思考着任务的事情。

    而在蓉城的另一边也有人说到了袁州小店,准确的说是说道了小店的人。

    “老张,今天你是末班车吧?!币桓鲆涣逞纤?,身材很瘦的中年男人走到公交车总站调度室。

    “怎么老严?又是那个事情?”被叫老张的人他身材和老严正相反,他长得白白胖胖的就像是发福了包子,脸上看起来都油光光的。

    “嗯,你十二点正好到桃溪路站?!崩涎系阃?,也不和他客气,直接说道。

    “知道了,那小姑娘也是天天那么晚?!崩险呕恿嘶邮直硎久靼?。

    “人家勤工俭学,要是我儿子这么听话天天去接他都成?!崩涎弦涣橙险娴乃档?。

    “谁说不是,我家那小子就没有省心的时候,二十多的人了连个像样的工作都找不到?!崩险盘酒?。

    “你说我让他去袁老板那里学学手艺能成不?”老张突发奇想道。

    老严鄙视的看了眼老张没说话。

    “学不了做个临时工也成啊,至少能有口饭吃?!崩险畔匀灰踩鲜兜懒俗约旱囊煜胩炜?,呐呐的说道。

    “行了吧,时间要晚了,快去开车?!崩涎厦换鼗?,催促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