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怎么还没来?”金明大约坐了三十秒,然后抬头看着周佳。

    面前摆着香喷喷的竹筒饭,但却不能吃的感觉,金明倍感煎熬。

    “这不是还有一份没动过的,你可以先把这份吃过的吃完?!北呱系牧韬昝髯胚ザ薜?。

    “你刚刚说特别下饭,我还多点了一个菜的?!苯鹈髅缓闷目醋帕韬甑?。

    “对啊,难得不下饭?”凌宏一脸理所当然的反问。

    “呵呵?!苯鹈骺醋帕韬?,冷笑一声不说话。

    “袁老板的菜不在于下不下饭,反正每个菜我都能吃完?!备崭粘酝暌慌滩说奈诤M蝗豢诘?。

    “对,不需要等菜,反正菜也可以空口吃?!绷韬昊姑焕吹眉八祷?,金明倒是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唔,真好吃?!狈从吹慕鹈髦苯幽闷鹂曜蛹绦?,就空口吃着竹筒饭,细细的品味着白米饭的香味。

    “这么快就反应过来?”凌宏倒是耸了耸肩,不再调侃金明了。

    而另一边,周佳又拿着托盘端菜去了,这次是刘老爷子点的炒米到了。

    这炒米盛放在一个白瓷小碗里,样子就像自己家吃饭的那种碗一般,特别普通,而另一边则摆着一玻璃杯的开水。

    这个玻璃杯看起来略有些不同,从里面冒的热气能明显看出是滚烫的开水,但周佳却能轻松的拿起玻璃杯放到刘老爷子面前。

    想来这玻璃杯应该有隔热效果。

    “还真是怀念?!绷趵弦硬还刈⒄飧?,只是看着面前的炒米,轻声感叹了一句。

    “爷爷,你真能吃这个?会不会消化不了?”刘建安倒是很担心这个问题。

    “滚,老子生米都嚼过何况这个炒好的?!绷趵弦用缓闷牡闪艘谎圩约核镒?。

    “那时候您年轻,现在您可是带着假牙的?!绷踅ò补具娴?。

    “你这孙子说什么呢?!绷趵弦硬宦?。

    “没事,说您老当益壮?!绷踅ò擦⒖谈目?。

    “那是自然,比你这个没锻炼过的弱鸡好的多?!绷趵弦蛹床簧狭踅ò舶渍都Φ纳聿?,鄙视的说道。

    “爷爷,你人身攻击?!绷踅ò参?。

    “滚滚滚,你一个大男人像什么样子,别说话,吵到我吃饭了?!绷趵弦硬蝗莘床档乃低?,然后继续盯着自己的炒米去了。

    面前的炒米呈长粒形,一粒粒米粒金黄色的,每一面都炒的恰到好处,闻着既带着米粒的饭香,又有炒过后的焦香。

    刘老爷子直接用勺子舀起一勺。

    “沙啦”米粒和硬质的勺子接触后发出轻微的声响。

    “爷爷,你别直接嚼,您可是假牙?!本驮诹趵弦右苯游菇炖锏氖焙?,刘建安急了,立刻出声道。

    “我少吃点,又不是嚼不动?!绷趵弦颖涣踅ò舱庖簧ぷ酉乓惶?,顿时不满的看向刘建安。

    “这幸好不是我儿子,不然非打死不可?!绷趵弦友凵裰型嘎蹲耪庋囊馑?。

    “不是,爷爷,这炒米看起来就硬,你还是泡开水吃吧?!绷踅ò仓缸疟呱系乃?。

    “要你多说,我就是闻闻?!绷踅ò裁缓闷乃档?。

    “哦,那您可不能趁我不注意直接嚼了?!绷踅ò驳阃?,但还是一眨不眨的看着刘老爷子。

    “我是那样的人?”刘老爷子瞪眼。

    “对啊?!绷踅ò怖硭比坏牡阃?。

    但,就在刘建安点头,头低下的一瞬间,刘老爷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塞进了勺子,直接吃下了炒米。

    “爷爷!”刘建安大声又不满的盯着刘老爷子。

    “兵不厌诈?!绷趵弦雍苁堑靡?,然后开始嚼吧嘴里的炒米。

    “真是服了?!绷踅ò参弈?。

    而这时候刘老爷子则是认真的嚼着炒米去了,根本没空理自己的傻孙子。

    这炒米实际上并不像刘建安以为的那样不好咀嚼,相反在一入口这炒米就变得软了。

    外表焦脆的炒米一入口一股焦香味就充满口腔,就在刘老爷子咀嚼的时候炒米又变得软软的了,就好似烧的软烂的稀饭一般。

    “嚓嚓”但外层的炒米还是在咀嚼的时候发出一些声响。

    每咀嚼一口就有一种米粒的香味,吃起来也不觉得口干,好似在吃特别脆的锅巴,但却意外的好咀嚼。

    “不愧是袁小老板,要是那时候的炊事班有这手艺,就是树皮都能吃进去?!绷趵弦有∩母锌艘痪?。

    “爷爷,你不能在空口嚼了?!绷踅ò布趵弦友氏?,立刻紧张的盯着。

    “行了,吃多了你还不得被你爸打死?!绷趵弦拥?。

    “对,您孙子会被您儿子打死?!绷踅ò蔡嵝训?。

    “说起来也是,你还是我孙子?!绷趵弦右涣郴腥淮笪虻难?,直接把刘建安气的没脾气了。

    “您泡开水吃吧,至少好咀嚼?!绷踅ò驳?。

    “行,看在我孙子的面上?!绷趵弦铀底耪娴哪闷鹚急概菘?。

    “太好了,您终于记得我是您孙子了?!绷踅ò沧焐纤底?,但眼睛却死死盯着刘老爷子的手,就等着他真的倒水呢。

    这次刘老爷子还真没骗刘建安,直接把杯子里的开水倒进了装着炒米的碗里。

    因为水是烫的,是以一倒进炒米立刻就激发了炒米的香气,焦香的米饭味道更加的明显。

    刘老爷子稍微搅拌了一下,然后炒米就完全吸饱了开水变得胖胖的,不再那么细长了。

    这次刘建安没再出声阻止刘老爷子吃了,而刘老爷子也干脆直接舀起一勺送进嘴里。

    而这次的泡开水之后的炒米吃起来又不一样了,没了外层的焦脆吃起来反而软软糯糯的,就好似锅巴饭一般。

    就像小时候用大锅柴火煮饭,然后锅底凝结的一层刮不下来的薄薄的焦黄色锅巴,然后用开水那么一泡,又变成小半碗的饭一般。

    吃起来香香的,又带着锅巴的软糯,味道非常香。

    “这个味道还真是怀念?!绷趵弦用辛嗣醒劬?,很是满意的说道。

    说完,刘老爷子就慢慢的吃起来了,每一口都吃的很慢,既像是为了他年老的胃,又像是怀念一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