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怀疑很有道理,因为系统明确说了这墨竹其状如古藤,这藤总不能这么中通外直的吧。

    而现在这截竹子就握在袁州的手中,修长的手指和笔挺的墨色竹子相应在一起,显得墨竹更加温润好看,更加像艺术品而不是一件锅具或者吃饭的碗。

    确实,袁州的手是他身上最好看也保养的最好的地方。

    作为一个男人,袁州的手指很长,骨节明显但不宽大,形状好看,皮肤也比较白皙,犹如钢琴手,并且看起来很细腻,就是有些女孩子的手都远远比不上。

    并且,袁州常常拿刀拿食材的手上是没有一点茧子的。

    比如殷雅就常常对着袁州手发呆,时不时的还比较一番,然后哀叹自己的手不好看。

    而这是袁州作为一个顶级厨师细心保养的结果,就怕手粗糙碰坏了精致的食材。

    就像一个顶级秀女的手比她的脸还漂亮一样,为了不让粗糙的手挂丝金贵娇嫩的布料。

    对于袁州来说,他的食材比布料金贵多了,自然也得好好保养他的手。

    就连漫漫都调侃袁州说以后即使不做厨师,靠着这一双手,袁州还是可以去做男士手模,女人一定喜欢的不得了。

    肯定是袁州广告什么买什么。

    “原来系统你的藤是这么直的?”袁州调侃道。

    系统现字:“此墨竹原品种经过本系统培育,其高达到十米,直径平均七厘米?!?br />
    “十米高的竹子,还真不算矮,不过直径平均才七厘米,看来这竹子并不粗壮?!痹莅底韵胂罅艘幌抡饽?。

    系统现字:“此墨竹生长在北纬46.3度至南纬47.4度,在海拔700米的气候温暖,年平均温度在18℃,而年降水量则在1000毫米的地区?!?br />
    “其余竹子对于土壤要求不严,但此墨竹要求严格,需土质深厚、肥沃、湿润并且排水良好的酸性土壤才可?!?br />
    “使用一类地下层水用以浇灌墨竹,使其含有丰富的微量元素以及氨基酸,其切开后香味独特悠长?!?br />
    “而宿主手上这截墨竹则选用三年壮龄竹鞭,以每年0.3米的生长速度,只取当年生的三十厘米最直的竹竿?!?br />
    “所以,这截竹子才长三十厘米?”袁州捏着竹子问道。

    系统现字:“是的,竹筒饭最适宜的食材是一年生竹子?!?br />
    “果然是精益求精的系统?!痹菽笞攀稚衔氯蟮闹褡蛹绦抻?。

    系统现字:“谢宿主夸奖?!?br />
    “不客气?!痹菝嫖薇砬榈目吞?。

    愣了好一会,袁州才从习惯性的打击中回神:“说起来系统,你说着竹子是你培育的?”

    系统现字:“是的?!?br />
    “这么说你有自己的实验室?”袁州状似不经意的问道。

    系统现字:“宿主等级过低,不可知晓?!?br />
    “咳?!痹菀豢凑饩浠?,忍不住咳嗽了一声,继续道:“好久没说我等级低了,还真是久违了?!痹萦行┪抻?。

    “这么说来,系统你又是不能说咯?”袁州道。

    然后这次系统再次消失,也不回话了。

    “有实验室,能自己培育食材的系统,看来是在地球上?!痹萼杂锪艘痪?,然后全身心的投入了餐点的制作。

    当然,袁州和系统的这一番交锋是没人知道的,但他手上拿着的墨竹却还是很显眼的。

    比如说金明就一眼看见了,并且开口了:“袁老板手上的是墨竹吧,品相真好,这用来做竹筒饭?”

    是的,金明作为一个刑事辩护的律师,他平常的爱好是吹笛子,而不巧这紫竹最适合用来做笛子和萧。

    “这个问题我也问过?!弊魑矣幸焕系牧韬?,他也知道这紫竹是用来做乐器的。

    “真是紫竹???”金明一脸肉痛,好似用的是他珍藏的笛子一般。

    “当然不是,这是墨竹,香气独特,好吃的竹子那么多,袁老板哪有那么暴殄天物用做艺术的竹子?!蔽诤C判『佑圃盏乃档?。

    “不是就好,不然我怕我忍不住一会把竹子给袁老板顺回去了?!苯鹈餍呛堑乃档?。

    倒是一旁的凌宏捂着嘴不说话了,因为被乌海暴殄天物的成语吓到了。

    这店里要说最土豪,除了凌宏之外还真没有别人,但在袁州面前凌宏却重来不说自己很土豪的。

    没别的原因,祁门红茶用来煮茶叶蛋,就这一条凌宏就办不到,毕竟他还想要他的腿的。

    是以,说袁州不暴殄天物的乌海怕是瞎的。

    “不对,这货就已经很暴殄天物了,估计自己心里是一片沙漠,毫无逼数的?!绷韬瓯墒拥目戳丝次诤?,不说话。

    时间过的很快,不一会袁州就已经做好了竹筒饭,周佳正端着托盘往金明这里走来。

    “您的竹筒饭,请慢用?!敝芗逊畔峦信?,端出一个椭圆形的碟子。

    这碟子不是瓷白的,而是温润的象牙白,下面有着小小的齿,绊住滚圆的竹子不到处滚动,而盘子象牙白的底色衬着墨黑的竹子倒是显出了几分雅致。

    “您用筷子轻轻的掀一下这边缘就能打开竹筒了?!敝芗阉盗顺苑?,然后就离开了。

    “还第一次见这么干净的竹筒饭?!苯鹈骱闷娴目戳丝?,这才用筷子戳了下竹筒两头的竹节部分。

    筷子轻轻那么一夹,这竹筒直接在盘子里裂成了均等的两半,里面立刻露出晶莹洁白的白米饭,一粒粒胖胖的,带着米油的光泽,看起来就香的不得了的样子。

    就在这个时候一股热气带着米饭的香气直接冒出,被金明吸入鼻子。

    “唔,好香?!苯鹈魅滩蛔≈苯幽强曜蛹辛艘坏忝追谷炖?。

    竹筒饭和其他的不同,因为是包在竹子里炙烤而成,新竹丰沛的竹液和着山泉水一起浸入米粒里,使得米粒柔软而富有竹子清新的香气。

    金明吃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就吃了半截子的白米竹筒饭,还有种越嚼越香的感觉。

    这竹筒饭一咀嚼起来就有种米粒的甘甜,混着清洗的竹子味,让人简直置身在清幽的竹林里,空气中都是雨后空竹的味道,而嘴里却是米饭的香甜。

    “感觉这不用下饭菜,只吃饭也够了?!苯鹈饔们看罅俗灾屏ρ怪屏思绦缘?*,等着菜上来。

    他可是信凌宏的话点了好几个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