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过?居然这么快?!苯鹈骺戳丝丛菔稚系墓ぞ?,又看了看乌海,一脸郁闷。

    “确实,谁让袁老板号称有一百种做米的手法呢,所以尝试了很多?!苯详氐懔说阃?。

    “毕竟一百种手法什么的还是很值得尝试的?!苯详囟宰旁菪α诵?,清秀的脸上一片纯良,好似在夸奖袁州的厨艺一般。

    而袁州很是警觉的没接话,毕竟这话听起来奇奇怪怪的,出于厨师的直接还是不接为好。

    “姜姐真是厉害?!泵攵牧韬暝俅闻宸母详氐顾?。

    “啧啧,污妖王?!绷踅ò脖硎敬拷嗟乃欢?,只是嘴里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没有,我就是很正经的试试袁老板的手法,米百做的手法?!苯详匦γ忻械乃档?。

    “周佳,点餐?!痹莶⒉唤踊?,出声叫起了周佳。

    “嗳,好的,老板?!敝芗淹敌α艘幌?,然后才板起脸开始点餐。

    “一百种做米的手法?”边上金明还没再点,倒是刘老爷子有些疑惑的开口了。

    “是的,爷爷,就是这个米百做,袁老板说只要主食材是大米,不添加一些辅料的,关于大米的吃法,都算是米百做?!绷踅ò部墒亲龉蔚娜?,说起来头头是道。

    “现字这米百做里有个做法最受欢迎,就是米做的红烧肉,比肉还好吃呢?!绷踅ò睬苛野怖艘徊?。

    “就是只能用米做,说的那么复杂?!比欢急刚饷闯浞值牧踅ò?,还是被刘老爷子嫌弃了。

    “我这不是怕爷爷你听不懂,所以说的比较详细嘛?!绷踅ò参慕馐?。

    “我怎么有你这么蠢的孙子,看名字就能明白的事,硬是说了这么一堆?!绷趵弦雍敛宦蛘?,嫌弃之情满溢。

    “行了,别说了,小姑娘点餐?!奔踅ò不挂凳裁?,刘老爷子直接打断,叫来了周佳准备点餐。

    “这真是亲爷爷了?!绷踅ò菜布湮抻?,心里暗暗吐槽道。

    “两位今天吃点什么?!敝芗炎叩浇?,温和的问道。

    “这米百做有炒米吗?”刘老爷子问起的时候,语气很是小心。

    “稍等,我问下老板?!敝芗蚜⒖痰?。

    “有的?!敝芗岩惶?,不等她开口,袁州就直接点头。

    “有的,您要来一份吗?”得到肯定回答,周佳立刻低头询问。

    “当然,给我来一份炒米,等会在配点开水,这个可以吧?”刘老爷子现在也很习惯袁州小店的规矩了,都会提前问。

    “开水配炒米,可以?!痹莸阃?。

    “那就好,今天就吃这个?!绷趵弦拥阃?。

    “这也太少了,爷爷你会不会饿?”刘建安担心道。

    “你点你自己爱吃的,晚上吃那么多做什么?!绷趵弦硬灰晕獾乃档?。

    “好吧,那我也少吃点,蛋炒饭套餐来一份?!绷踅ò膊⑽炊嗳?,转而给自己点了个餐。

    点完后,边付钱边对着刘老爷子说道:“爷爷,这套餐里面的紫菜汤和腌萝卜超级好吃的,就是量少不说还不能加,您下次可以尝尝?!?br />
    “嗯?!绷趵弦雍苁欠笱艿挠α艘簧?。

    倒是刘建安话很多,不停的和刘老爷子说着话。

    “我想到我点什么米百做了,竹筒饭,就竹筒饭好了?!苯鹈鞔笊档?。

    “虽然我也点过,但这个味道是真的不错,建议你多点菜?!绷韬暝谝慌蕴岢稣娉系慕ㄒ?。

    “吃袁老板做的饭,都得多吃许多菜?!蔽诤R涣忱硭比坏乃档?。

    边上刚刚忙着点餐的金明深有所感的点头。

    “说起来还有什么米百做是没点过的?下次我们试试?!苯鹈骺谖实?。

    “这米百做姜姐最有发言权了,她点了没有一百也有九十九种了,什么难的都试过了?!绷韬晁始绲?。

    “没事,集思广益?!苯鹈鞯?。

    就在这边再次开始讨论如何用米百做难住袁州的时候,袁州那边已经开始做起了竹筒饭。

    说起这竹筒饭,开始的时候袁州还是有些疑惑的,因为他知道这竹筒饭的来历很多。

    比如其中一种是说这竹筒饭分为普通竹筒饭、香竹糯米饭,这两种都是傣族的传统美食,而作为米百做的竹筒饭自然是普通竹筒饭。

    而另一种则是出自浙省武义郭洞,因村里处处栽竹,家家有竹,是以既用竹做锅又用竹做碗,是以,那里的竹筒饭也非常有名。

    并且其他包括哈尼族、拉祜族、布朗族、基诺族、景颇族也都喜欢吃竹筒饭,是以这竹筒饭的做法真的算是多种多样。

    其中每个民族的竹筒饭的做法还都有细微差别,最后袁州硬是把每个用哪种竹子,哪种方式做竹筒饭都尝试了一遍,这才选出了适合他用的方式。

    每一个好的厨师都是擅长融会贯通的,而袁州作为一个厨艺高超的厨师自然也不例外。

    所以,袁州选择的是墨竹用来做竹筒饭,而不是傣族的香糯竹。

    这墨竹刚刚被系统拿出来的时候,袁州也惊讶了一番。

    因为这竹筒饭需要炭火烧制,到最后碧绿的竹子总会被烧黑或者碳化,实在是不那么美观,这点袁州不能忍受。

    最后和系统商量后,系统就拿出了这么一截竹子。

    袁州手上的竹子颜色犹如墨玉,温润带着油光,比起普通的竹筒饭用竹子长些,大约三十厘米长,直径是标准的七厘米。

    握在手上有种微微生温的滑腻细腻的犹如炮制好的小羊皮的感觉,而两头的竹节处稍稍大出一圈。

    这截墨竹放到琉璃台上的时候还微微反射着明亮的灯光,看起来漂亮的就像一个工艺品。

    当时袁州就问了:“系统你这是那个紫竹吧?”

    是的,紫竹的竿高4-8米,稀可高达10米,直径可达5厘米,幼竿绿色,密被细柔毛及白粉,箨环有毛,一年生以后的竿逐渐先出现紫斑,最后全部变为紫黑色,或者全黑色。

    紫竹的别名有黑竹、墨竹、竹茄、乌竹等多种称呼,是以袁州才怀疑这是紫竹。

    系统现字:“本系统的提供的为墨竹,古籍记载中其状如古藤,长有一丈八、九尺,而色理之黑如铁?!?br />
    “那也不是系统你提供的这么笔直的样子吧?!痹菽米胖褡?,怀疑的问道。

    ……

    关注 limaoxs666 获取最新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