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金明的话,袁州不置可否只是看着他,等他说是什么饭。

    “嘿嘿,秘密,等晚上我点了,袁老板你就知道了?!苯鹈髂训貌荒敲囱纤?,一脸开心的说道。

    “嗯?!痹菅纤嗟阃?,并不多问,这不止是对系统的信任,更加是对自己的自信。

    “行了,时间不早了,袁老板你快回店里吧,这里交给我们?!苯鹈鞯?。

    “好的,麻烦了?!痹菟低?,直接转身就走。

    袁州走的很干脆,这是对大家的信任的,是以金明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

    等袁州一走,金明也准备回自己的律师事务所准备些资料,然后再去袁州小店吃饭。

    因为就在桃溪路上,是以回程的时候袁州边上还跟着一个乌不要脸。

    “圆规,今天大爷卖的是无花果?”乌海突然摸着小胡子,一脸随意的问道。

    “嗯,不多?!痹菀庥兴傅乃档?。

    “没事,随便做个两瓶无花果酱就行了,我不挑的?!蔽诤R涣痴囊⊥?,然后道。

    “听说无花果酱味道也很不错的?!蔽诤R槐呙判『?,一边看袁州的反应。

    “大爷已经卖完了?!痹萘成仙裆槐?,淡淡的说道。

    “额……”乌海顿住,仔细盯着袁州的脸,想看是不是真的。

    然而袁州脸上还是一样毫无反应,认真的走路。

    “大爷的手脚真是太快了?!蔽诤H啡狭苏飧鲐?,胡子也不摸了,就开始一个劲的念叨无花果酱。

    “你不是爱吃辣?”听着乌海嘀嘀咕咕的一路,直到到了小店门口,袁州才开口。

    “爱吃辣没错,但圆规你做的我都爱吃,甜的也喜欢?!蔽诤T俅伪泶锪俗约憾杂谠莩盏南舶?。

    “所以,下次要去哪里记得带上我?!闭饣拔诤K档闹V氐暮?。

    “最近没有出门的打算?!痹荼砬橐谰?,根本不吃乌海这套。

    开玩笑,难得能出去转转,袁州一点不想带乌海,是以,说完这话袁州就直接回了店里。

    “真是无情无义无理取闹的圆规?!蔽诤?醋沤诺脑?,在门口感叹道。

    “小海啊,还能有人比你无情无义无理取闹?”这话是正站在楼梯口的郑家伟说的。

    “说什么呢,我又没有情?!蔽诤W?,严肃的说道。

    “行了,快上来吧,琳琳还等着你电话呢?!敝<椅熬倭司偈只?。

    “啧,你们不是情侣吗,你和她说声谢谢就行了?!蔽诤?醋攀只?,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不行哟,琳琳说了要嘱咐你两句话呢?!敝<椅耙⊥?,然后小碎步走到乌海面前,直接把手机举到了乌海耳边。

    “咦?!蔽诤G徇琢艘簧?,偏了偏头,仿佛这样就能离乌琳远些。

    “怎么?不想接我电话?”电话刚一到乌海耳边,立刻传出乌琳的声音。

    “没有?!蔽诤Q源强隙ǖ乃档?。

    “呵,没有就好,要是让我知道你过河拆桥,下次我想哥哥你懂的?!蔽诹照庖簧砀绺绨盐诤=械暮姑际鹄戳?。

    接着,乌海虽然神情不耐,但还是听着乌琳说了许多话,始终没有主动挂电话的意思。

    是以,这次的电话还是和以前一样,是乌琳主动挂的。

    “有个巴塞罗那的春季画展小海要不要去?”郑家伟收起电话,然后问道。

    “不去?!蔽诤A⒖叹芫?。

    “但是,上次小海你答应过主办方要去的?!敝<椅疤嵝训?。

    “哦,那你就说如果能邀请圆规一起,我就去?!蔽诤C判『右涣辰苹乃档?。

    “好吧?!敝<椅拔弈蔚阃?。

    “晚上一起吃饭?!蔽诤K低?,自顾自的往画室去了。

    “好的,小海,谢谢啦?!敝<椅耙惶诤A舴?,立刻又开心起来。

    “我可没说我请客,你自己付钱?!蔽诤5?。

    “好的,用小海你的卡付?!敝<椅靶γ忻械牡?。

    “随你便?!蔽诤2恢每煞?。

    “谢谢小海?!敝<椅耙膊缓跷诤C坏茸约?,自顾自的跟着进门了。

    是的,其实乌海自己是管钱的,他的钱有些在乌琳那里,而有些则在郑家伟的手里,他自己手里的钱还是乌琳按时打给他的。

    当然,对此他并没有什么概念,要不是他现在一日三餐都在袁州小店吃饭,以前他手里连钱都没有的。

    毕竟以前三餐都是郑家伟负责的,他还真的用不到钱。

    到了晚餐时间,今天门外排队的人格外多,不过金明来的也很早,就排在第三个,前两个自然是乌海和郑家伟。

    而第四、第五个则是刘建安俩爷孙。

    等到小店一开门,排前十二的食客一下子就涌进店里,当然刘建安爷孙俩还是坐在离上菜最近的位置。

    “袁老板,袁老板,听说今天有人在你店里用假钱?”一进门,刚刚坐下刘老爷子就中气十足的开口了。

    “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怎么样?还是来我家里做菜,肯定发真钱,绝对不掺假?!辈坏热嘶卮?,刘老爷子立刻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说完,刘老爷子一脸期待的看着袁州。

    袁州顿了顿,然后道:“不是我店里收到的?!?br />
    “想多了,谁敢在这里用假钱我活撕了他?!蔽诤@湫σ簧?,顺带还比划了一下。

    “啧啧,年轻人火气不要那么大,假钱而已,抓了就行了,我的提议袁老板考虑考虑?”刘老爷子摆手,然后继续期待的看着袁州。

    “请点餐?!痹荼砬椴槐?,然后道。

    “对对对,袁老板这米百做你肯定没法在店里做?!币惶饣?,金明立刻就出声了。

    “请说?!痹葑孕诺纳舸涌谡掷锎?。

    这店里就没有他没有的工具,当然那工具得是关于做饭的。

    “米花糖,还得是老式的那种,嘭的一声响的那种?!苯鹈饕涣承朔艿乃档?。

    要知道金明今年四十多岁了,那种老式的爆米花机他还是偶然想起来的,看袁州这么年轻,说不定他都没怎么见过。

    就是见过,那爆米花机现在也没有卖的了,况且这厨房这么小也做不了那种老式的爆米花,所以金明才说这是袁州小店做不了的。

    只是金明脸上的得意还没维持多久,袁州就直接从边上的柜子拿出了一个黑的发亮的爆米花机,当然,是缩小版的,大约只有以前的爆米花机的一半大小。

    “是这个老式机器?”袁州带着口罩,眼神倒是看起来很认真。

    “你怎么会有这个?”金明惊讶道。

    “你来的次数太少,姜姐早就点过米花糖了,我也吃过?!蔽诤C判『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