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明一切都是以袁州为主,毕竟他丢下手上的工作赶过来,不就是为了来袁老板出气?

    正所谓袁州的一双五姑娘,是他自己的,但袁州却是大家的。

    从来了这么多人来看,金明这个想法,也是大家的想法,而大家里面,自然包括乌海。

    “对啊,袁老板这人是在咱们店里用的假钱?”乌海终于找到机会插话。

    “不是,不过你怎么来了?!痹菹仁且⊥?,然后奇怪的看着乌海,毕竟乌??刹皇锹墒蛘叻上喙刈ㄒ档?。

    “是这样的,我们一接到袁先生的信息立刻就开始找寻你的方位,而乌海乌先生出了很大的力气,所以我们才来的这么快?!苯鹈餍ψ沤馐?,一语带过了他们几十人找到这里的事情。

    “没想到乌不要脸还会找人,难道路痴这病好了?”袁州心里暗暗吐槽。

    一老一少两个警察,尽忠职守的看着精英男,也没插话,一群大神说话,他们插什么话?

    待众人都讨论差不多了,年长的警察这才出言询问事情经过

    “他故意用假币在大爷那里买无花果,大爷是桑葚果酱的供货商?!痹堇鲜敌鹗?,没有添油加醋。

    “卧槽,就是那个我只有一瓶的桑葚果酱?”乌海摸着小胡子,严肃的看着精英男。

    “嗯?!痹莸懔说阃?。

    乌海怒上心头:“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拖下去打一顿?!?br />
    当着警察面前这样说,估计也就只有乌不要脸了,当然乌海也没有轻举妄动,只是好像饿狼一样盯着精英男。

    他觉得,他之所以只有一瓶桑葚果酱,一定就是眼前这个人模狗样的家伙害的。

    精英男怂了,开口语无伦次的解释,一会说假币不是他的,一会又说他不知道那是假币。

    “好的,我大概知道情况了,那么袁先生想要达到什么样的效果呢?”金明再问。

    之前是问,想怎么处理这件事,现在是问想要达成什么效果,两话看上去差不多,区别就大了。

    袁州沉思一番。

    “是负上法律责任,还是其他?!北呱戏缸镅У哪腥丝?,目光灼灼的看着精英男。

    “我认为他已经扰乱了公共治安,让我对这条街道的安全产生了怀疑?!卑屠枇粞?,只听他继续道:“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他造成了小范围的社会恐慌?!?br />
    精英男被众人的眼神给吓到了,还有那些话,社会恐慌是什么?!

    一老一少两个警察互相对视一眼,头皮都有点发麻,读书人真的是太狠了。

    “不用其他,故意使用假钱,该负责的,就一定要负责,麻烦各位了?!痹菘推?。

    “客气什么,袁老板你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闭饣安挥媒鹈魉?,大家直接异口同声的就开口了。

    两个警察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暗自感叹,都说袁州是十分遵守规矩的人,现在看来不止是在厨艺上,生活中也是。

    “袁老板以后有什么事,就在群里说一声?!?br />
    “没错,最好是发个定位?!?br />
    “我们这些吃货,虽然别的本事没有,但帮袁老板撑撑场子是没问题的?!?br />
    ……

    袁州小店对于乌海来说是食堂,对于魏薇来说,是和父亲一起吃饭的地方。

    而还有对于姜嫦曦,则是她解闷的地方,至于凌宏,是他无意识都会走来的地方。

    还有很多食客,或许袁州小店并不意味着什么,但就是因为这些食客,店铺不同了。

    就好像袁州在回答一个采访时说的那样,小店之所以人气高,之所以特殊,他的厨艺只是一个引子,更多的是,有这些食客。

    袁州突然想到什么,又补了一句:“对了,另外查查他有没有什么案底,如果有,就属于再犯,更加要严惩?!?br />
    众人拾柴火焰高,特别来的人还都和法律沾边,所以解决起来特别快速,有去社区街道调取监控录像,有帮助警察问话的等等。

    经过这次之后,精英男再也不敢使用假钞什么的,这被众人围住,就像是案板上任人宰割的感觉,再也不想有了。

    “如果可以,不要去叨唠老爷子,他也挺累的?!痹莸?。

    警察有些为难,年轻的道:“袁老板这个可能有点麻烦,毕竟这假钞交易,并不是直接针对你,那位老爷子是关键枢纽,我们需要问些问题?!?br />
    “哦,是我想多了?!痹莸阃?,没有难为警察。

    “袁老板放心,我们知道怎么做?!崩暇斓?“我们不会太打扰,只是随便问两个问题?!?br />
    “那谢谢了,谢谢?!痹莸佬?。

    事情解决,围观的小伙伴散开了,袁州一个个道谢赶过来帮忙的。

    多数人,都摆了摆手,说不用,反正也没有帮上什么忙。

    在微信上发个消息就都来了,看来更要提升厨艺,回馈食客了,袁州心道。

    “那袁老板我们先回警局了,有消息了,我会告诉你的?!崩暇煺泻袅艘簧?。

    事情很清楚,所以一老一少两警察带着精英男,和袁州说了一声,就离开了。

    “麻烦三金你跑一趟了?!痹莸?。

    刚才跑上跑下,金明最操心了,所以袁州待金明忙完之后特意道谢。

    “袁老板你真的要谢我,就记得让他们叫我四金?!苯鹈鞯?。

    金明不算常来,一共只来过小店六次,只不过让人印象深刻,在店内自己给自己取了个外号,叫三金。

    年少多金,然后名中有金,最后喜欢金色。

    袁州问:“又多了一金是什么?”

    金明神秘的笑了笑:“不能说,不能说,反正袁老板帮这个忙就行了?!?br />
    “行,我一定说,你叫四金?!痹葜V氐阃?。

    袁州也要回店了,不过走到半路,身后的金明又叫住了他。

    他道:“请问一件事?!?br />
    “什么事?”袁州转头看着金明。

    “袁老板你料理的地方,是不是就店里我们看得见的那一块?”金明问。

    袁州皱眉,不太明白为什么这样问,但还是回答:“是的,店是开放厨房,都能看见?!?br />
    金明闻言就开心了,立刻道:“那就好了,我发现一道米百做,袁老板你可能没有工具完成?!?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