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极限是逼出来,比如平时袁州晨跑的时候,速度绝无现在这样快。

    但这时,关系到一百块的事情,袁州速度那叫一个快,用一句俗话来说,犹如离弦利箭,化作一道黑影,朝着那精英男奔去。

    袁州视力是非常好的,严格来说是五官都异常灵敏,但若是其他物件,这个距离袁州还不一定能认出真假。

    但钱就不说了,他的角度,一眼就能看出精英男手上那张钱是第七版滇省那边出的假钱,就是这么自信,这么笃定。

    “等等?!痹菀簧骱?,声音清亮。

    袁州准确的叫住了精英男,精英男闻声转头,奇怪的看着袁州,后者掏出钱。

    “这个钱是你给的?”袁州话语虽是疑问句,但却是用很肯定的口吻讲出来的。

    精英男应该差不多三十岁左右,西装革履,看穿着打扮也是中管阶层,所以袁州先要弄清楚,此人是故意为之,还是自己也没发现。

    “可能也许大概吧?!本⒛辛成槐?,语气模棱两可的。

    袁州举着假钞,道:“这张钱是假的,你刚才用的这张钱在一个大爷那里买了无花果?!?br />
    “先不说这张钱是不是我的,但交易都要当场说清楚,你现在事后找我,这件事和你有关?”精英男道。

    精英男的语气带着一种有恃无恐和赖皮。

    听到精英男这话,袁州脸上萌生怒气,因为这就代表,精英男这张百元假钞,是故意拿来买老大爷的无花果的。

    也是故意,欺负老人眼神不好,或者是戒心低。

    并且,精英男话语中,还有一种就算是我,你又能拿我怎么样的无赖。

    袁州是清楚的,对那个卖无花果的老大爷来说,这几乎就是他们家的主要收入了,他还要养小孙女读书,一百块对于他们家庭来说,那真的不是小数目。

    而对于眼前的这个精英男,即使身上的那身皮,是门面。但对于有手有脚,还年轻的精英男,这一百块算什么,算一个乐子,或者说是其中一笔收入?

    亦或是其他。

    无论是那种,都很让袁州愤怒了。

    “那是我爷爷,你说关不关我事?!痹葜苯禹×嘶厝?。

    这话一说,精英男瞪大了眼睛看了看袁州,然后才用一种你骗人的语气开口道:“我认识你,你是袁州袁老板,开店的,根本没有家人,哪里来的爷爷?!?br />
    袁州太出名了,别的地方也许不一定能这么快认出袁州,但这是在桃溪路的周边,找出几个不认识袁州的还真的很少。

    这不,精英男就很清楚明白的认识袁州,并且还知道袁州身世的大众版,那就是不靠父母自立自强的当代青年形象。

    “呵,大爷孤身一身,那就是我爷爷,我们的关系还得给你报备不成?!痹萘成铣冻鲆荒ɡ湫?,看起来表情极冷。

    “那也和我无关,这钱又不能说话,怎么能说是我的?!本⒛卸倭硕?,然后继续耍无赖。

    “你可能不知道,前段时间,因为桃溪路繁华起来后,这里每条街道都安装了天眼?!痹莸?。

    “额……”精英男眉头皱了起来,正准备说话就被袁州打断了。

    “不巧的是刚刚大爷摆摊的地方头上正上方就有个天眼,想必你刚刚用假钱的嘴脸是拍的很清楚的?!痹堇渚灿挚隙ǖ乃档?。

    “哼,懒得和你说,我先走了?!被懊凰低?,精英男转身就要走。

    开玩笑,蓉城乃至全国那么大,就是拍到又怎么样,现在人一走,哪里还能找的回来,哪怕使用假币是违法的,但这一时半会的可抓不住他。

    是以,精英男想都没想直接转身就准备走。

    然而,袁州眼疾手快,一把捏住了精英男的手臂,而大拇指正正按在前臂背面桡侧,这个位置叫手三里,乃是手上最疼的穴位。

    而袁州这一下既快又准,还特别用力,所以只这一下,精英男立刻惊叫出声。

    “嘶,疼疼疼,你干什么?!本⒛刑鄣牧扯寂で?,转头怒瞪袁州。

    “我是厨师?!痹萘成槐?,淡淡的说道。

    “谁TM不知道你是厨师,你抓着老子干什么?!本⒛惺咕⑼赝献约旱氖?,然而根本使不上力气不说,还越挣扎越疼。

    “哦,你现在不能走,我是厨师清楚食材的承受力,所以,放心你手没断?!痹菡饣熬退档奶乇鹧攘?。

    精英男一听就有些惊疑的看了看袁州,见他拿出手机,又忍不住说话:“都说了,这钱不一定是我的,而且那又不是你亲爷爷?!?br />
    “等着?!痹菅凵窭淇?,一只手拿着手机快速的打字。

    是的,其实袁州就像他自己说的他只是个厨师,还真不会法律方面的知识,这正在群里求助呢。

    这个群就是袁州小店群。

    [故意使用一百假币需要负什么样的法律责任,群里有学法律,知道这事的吗?]纳税大户—袁老板

    袁州在抓住精英男的时候就已经发出了这句话,但奇怪的是群里居然没有人回答,一个都没有,就连平时活跃的乌海、漫漫他们都没有回答。

    是以,现在袁州看着精英男的脸色更加冷了。

    “嗯,这个时候还是报警,警察叔叔应该知道的?!痹菝嫖薇砬榈南胱?,然后拨通的110的电话。

    听着袁州说自己的具体位置,以及遇到的事情,精英男内心是崩溃的。

    “不是吧,袁州、袁老板,一百块而已用不着报警吧,你那店那么黑一个炒饭都不止一百了,还计较这一百?!本⒛械?。

    “蛋炒饭188一份?!痹堇渚驳?。

    “额……看,不止一百吧,你现在这样等警察来了我还告你打人呢?!?br />
    “看看我这手都动不了了,肯定是骨折了,疼死了?!本⒛兄缸抛约旱氖直鬯档?。

    精英男显然有些怕警察,嘀嘀咕咕说个没完还威胁起了袁州。

    显然,精英男是不敢对袁州动手的,毕竟袁州现在也是个名人,要是他先动手怎么看都不划算。

    然而就在袁州要说话的时候,突然一阵大量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的传来。

    袁州转头一看,一群人向着两人的方向走来了,前面走着的是穿警察制服的人,边上还有很多西装笔挺严肃干练的男男女女。

    粗略一看不下二三十人,其中就有没回话的乌海,他很显眼,穿着疑似睡衣的衣服正大步往袁州面前走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