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店里的袁州继续研究厨艺、看书、时不时的调侃一下系统,等到酒馆的营业时间结束,申敏收拾好,看这她上了最后一趟公交车后,袁州才回了楼上,准备休息。

    “这公交车现在真是越来越准时了?!痹萘每傲?,看了一眼开走的公交车尾灯,感慨了一下。

    是的,现在申敏一下班就能坐上那趟公交末班车回到学校,还是很安全的。

    一夜安眠,袁州照例早起,然后洗漱完毕后进行锻炼,而想一出是一出的乌海今天并没有跟来。

    “一个人跑步还是要轻快一些?!痹萏а劭戳丝炊ノ诤5募?,心里暗道。

    只是刚刚想完,乌海就从楼梯口出现了。

    “圆规早?!蔽诤L终泻袅艘簧?,然后加入跑步队伍。

    “嗯?!痹菔掌鹆成?,严肃的点头,然后继续跑步。

    “乌海怕不是属曹操的,这么快就下来了?!痹菝嫖薇砬榈脑谛睦锿虏?。

    还好,因为今天乌海下来的晚,两人并没有一起跑多久,等到早餐时间结束,袁州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并且是一个来自税务局的电话。

    “喂,你好,是袁州袁老板吗?”电话那头是一个中年男音,温和客气。

    “是的,您是?”袁州拿下电话看了看号码,确实不认识,这才开口问道。

    一般来说不认识的电话,袁州是不会接的,毕竟他现在很有名,总有一些奇怪的电话打过来,自从接过几次毁三观的电话后,袁州谨慎的多了。

    但因为这个电话锲而不舍的打了三次,而且电话号码很是吉利,虽然是个座机,尾号却是177,谐音就是要钱钱,就是这个让袁州产生了接的兴趣。

    不过,袁州还是很谨慎,等着对面说话了,他才开口。

    “袁老板好,我是税务局的林国立,就那次还讨了袁老板一杯龙井喝,记得不?”电话那头立刻表明身份。

    “记得,您有什么事?”说人名也许袁州不记得,但卖惨求茶喝的袁州还是记得的。

    毕竟现在店里真正爱茶的就是老大爷、凌宏他爷爷,还有就是这个自称税务局上班的林国立了。

    当然,三人当中这人是最少来吃饭的,两个月一次的样子,并且每次来都会凑点了茶叶蛋的食客面前闻闻香味。

    顺便在一脸幽怨的看着袁州,那幽怨的样子比起乌海也不差什么了。

    是以,这林国立算起来没来过几次,但袁州对他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

    “袁老板记得我就好,今天是有好事找你呢?!绷止⑸粜γ忻械乃档?。

    “您说?!痹菁蚨痰?。

    不怪袁州回答简单,毕竟林国立介绍的他是税务局的,而税务局的好事?袁州表示他想都不敢想。

    况且,袁州总有一种下一秒这林国立就要卖惨求茶喝的即视感。

    “嘿嘿,是这样的,去年川省的纳税大户,我给你报上去了,今天就审批下来的?!绷止⒌?。

    “纳税大户?”袁州有些疑惑。

    说起纳税这事,袁州早就已经不自己去交了,而是每月由系统计算好了,然后直接网上申报就完了,方便快捷的很。

    而为什么是系统计算,这就是因为袁州一贯的勤俭节约和严肃谨慎了,毕竟请一个会计哪有系统计算的精准呢。

    “可不是,到时候还有个证可以挂店里呢,这都是为了咱们川省做出贡献的企业才有的?!绷止⒘阃匪档?。

    “是那种和营业执照差不多的吗?”袁州难得说个语句长些的话。

    “不一样,那可不一样,是个玻璃外边包着金色外框的,样子大气又好看,上面还有纳税大户这四个字?!绷止⒘⒖痰?。

    袁州沉默了一会,然后才道:“谢谢?!?br />
    “不客气,袁老板和我客气什么,这都是应该的?!绷止⒛浅∶婊八档亩际且惶滓惶椎?。

    听得袁州只能默默点头,大约五分钟后,林国立终于再次说到了正事:“袁老板你看这是个喜事吧,我虽然只是跑跑腿,动动笔,但也有功劳吧,那茶叶你看?”

    “喝完了?!痹菹肓讼肟湛杖缫驳奈?,淡淡的说道。

    “???这么快?我就尝过那么一次,这也太可惜了?!绷止⒘⒖淘诘缁澳峭烦び醵烫酒鹄?。

    袁州默默听了半响,直到林国立稍稍停顿,才开口道:“谢谢?!?br />
    “不客气,应该的,那我不打扰袁老板了,下午我给你把奖状送你店里来?!绷止⑸粲衅蘖Φ乃档?。

    “麻烦了?!痹莸?。

    “真没茶了?”林国立不死心的再次问道。

    “没了?!痹菘隙ǖ?。

    “哦,那不打扰了,再见?!彼低?,林国立就挂断了电话。

    袁州举着暗下屏幕的手机看了一会才自言自语道:“总觉得这人打电话来要茶的,其他事是附带一提?!?br />
    “不过,纳税大户?这个称呼算是对我的肯定了?!痹菪睦锘故呛芨咝说?。

    “我还是一个警民合作的良好市民,不知道有没有良好市民奖,也可以颁一个给我?!痹葑罱诳锤劬?,现在说话都有一股港剧味。

    “等等,我挂哪里好呢?!痹莼厣砜聪蛐〉?。

    袁州四下打量,然后盯着乌海的画沉默了。

    小店实在太小,因为菜单有部分在墙上的关系,袁州还曾经请人绘过一墙壁的荷花,花了钱的自然不能挡住。

    另一边则是樱虾墙景,那里时???,自然也不能挡住,而另一边则是桌椅和花架。

    “好像没地方挂这个奖状?!痹菝哦钔?,认真的思考着。

    想来想去,袁州还是把目光瞄准了屋顶的位置。

    “不然把乌海的画换成纳税大户好了?!痹萏房醋盼荻ド系幕?,认真的思考着这个可能性。

    但随即就否认了这个做法,因为他怕乌海抱着他的大腿哭。

    一想到那个画面,袁州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这人肯定能做得出这种事?!?br />
    “算了,还是挂自己床头,这样每天醒来都能看见国家夸自己的话,也不错?!痹菹胱乓院竺刻煨牙吹幕?,顿时觉得美滋滋。

    纳税大户,可不就是国家在夸袁州。

    ……

    ps:菜猫最近还是会努力更新的,求一波正版订阅吧~谢谢大家的关心,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