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系统的吐槽,袁州就当没看见,毕竟才占了便宜,袁州还是很好说话的。

    “系统,你提供的毛巾不错,用起来柔软舒适,擦手或者擦嘴,再不济擦脸也是不错的?!痹菽闷鹨惶趺?,直接擦起了手。

    这话一出,系统不说话了。

    见系统不说话了,袁州很是满足的再看了看那些夸奖的话,然后才放下手机炒大杂烩炒饭。

    当然,没忘记用勺子舀了舀根本没动过的汤,以此来表示吃过了,然后再和刚刚做好,还热气腾腾的炒饭一起装好。

    “白果土鸡汤和大杂烩炒饭,可以了?!痹萘嘧糯虬玫拇?,径直走出小店的后门。

    袁州这是又‘丢’厨房垃圾去了。

    “踏踏踏”袁州脚步均匀的走到垃圾站,难得的是今天拾荒老大爷也在。

    平时袁州和这个老大爷基本是互相见不到面的,除了上两次老大爷特意提前等着袁州感谢他之外,这还是两人第三次见面。

    袁州自然的冲着老大爷点了点头,把手中的纸袋放在干净的伸手就能拿到的地方后转身就要离开。

    那样子好似就是特意来丢个垃圾的。

    “袁老板,袁老板等等?!崩洗笠⌒牡哪闷鹬酱?,出声了。

    袁州站定,然后转身看着拾荒老大爷,等他开口。

    “袁老板谢谢你?!笔盎睦洗笠谟质歉行?。

    “不用,说了我只是丢垃圾?!痹萘成纤?,坚决不承认自己的行为。

    “是是是,我知道袁老板只是来丢垃圾的,但还是得谢谢你,谢谢让我和我老伴有口热饭热汤喝,太麻烦你了?!笔盎睦洗笠成潞?,认真的说道。

    “那狗不错?!痹萃蝗坏?。

    “狗?是那个小狗?袁老板你喜欢就好,我这还有两只,要是不嫌弃你一起拿去?!笔盎睦洗笠仁倾读艘幌?,然后开始从自己的口袋里往外掏。

    拾荒老大爷的口袋里也许还有其他的什么,这样一掏里面就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

    过了一会,拾荒老大爷终于掏出两只小小巧巧,干干净净的斑点狗,看起来憨态可掬,还在点着小脑袋。

    并且眼力极好的袁州还看到了其中一个小狗的耳朵有被粘过的痕迹,想来是耳朵坏了,这才被拾荒老大爷捡去的。

    但为了送袁州又自己粘好了。

    “谢谢?!痹菟纸庸?,小心的放进自己的袖袋。

    “客气什么,你要是喜欢我再给你寻摸寻摸?!笔盎睦洗笠雌鹄春芨咝?。

    “麻烦了?!痹莶⒚挥芯芫?,只是道。

    “看我这记性,差点忘了?!笔盎睦洗笠蝗话媚盏乃档?。

    “有事?”袁州道。

    “不不不,没事,没事,今天是想给袁老板说个好消息的?!笔盎睦洗笠涣诚采乃档?。

    “您说?!痹莸阃?,表示正在听。

    “上次有个小姑娘,长的白白净净、漂漂亮亮的,心地好得不得了,她给我和我老伴找了个房子,那房子好得很,干干净净又暖和,离这里还不远?!笔盎睦洗笠ψ潘档?。

    “是好事?!痹莸?。

    “对啊,现在还是好人多,这小姑娘好得很,现在住那里很好,而且那小姑娘还时不时的来看我们,还给好多东西,还给钱,太不好意思了?!笔盎睦洗笠刑镜乃档?。

    “那您可以在家歇歇?!痹莩峡业乃档?。

    “那不行,不能靠着人家小姑娘过活,还是得自己挣钱,要不然我和老伴都不心安?!笔盎睦洗笠⊥返?。

    “嗯?!痹莶⒚挥兴凳裁?,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

    “哎呦,我这是耽误袁老板你时间了,人老了就爱啰嗦,袁老板不好意思,你别介意?!笔盎睦洗笠蝗痪袅艘簧?,显然很是不好意思。

    “没有?!痹菘隙ǖ囊⊥?。

    “其实我只是想告诉袁老板你,我现在好得很,有了住的地方,过的好了,谢谢袁老板?!笔盎睦洗笠岳系牧成下冻鲆桓龈屑さ男θ?。

    袁州点了点头,没说话。

    “行了,我不耽误袁老板你了?!笔盎睦洗笠鞫娲?。

    “慢走?!痹莸阃?,然后这次是他目送拾荒老大爷拎着蛇皮袋走远。

    “小唐茜办事越来越像姜嫦曦了?!痹莞锌?。

    “只是这性格别向着姜嫦曦靠拢就好?!痹萃蝗幌肫鹫飧龇浅Q现氐氖虑?。

    毕竟姜嫦曦的性格,袁州表示他还是有些虚的,车技太好,容易翻车。

    是的,袁州知道拾荒老大爷说的是唐茜,就连租房的钱袁州都出了一些的,毕竟他也在排队委员会的大群里,只是从来不冒泡。

    唐茜自从知道拾荒老大爷是真实的后,就开始帮助他们起来,而这些都是唐茜计划然后姜嫦曦边上提点,袁州默默捐钱,然后完成的。

    其实老大爷肯定不知道他有捐钱,但袁州没想到老大爷还是会特意等在这里谢他,这让袁州心里有些温暖。

    “今天从前门进去?!痹葑厣?,走出垃圾站准备往桃溪路正街进店。

    因为这垃圾站在桃溪路的街口隐蔽处,走出这里就是桃溪路的街道口了。

    而这个时间袁州小店晚餐时间结束,已经开始了酒馆的营业时间,但小街上还是热闹非凡,就连街口都很是热闹。

    并且还有许多的车子往这里过,或者停下准备进来的。

    “车谁的,开走?!币簧岷却?,袁州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

    那是一个穿戴整齐的交警正在检查违规乱停的车辆。

    乱停的是一连动力三轮车,就??吭谔蚁返恼挚?,堵的刚刚好。

    桃溪路这里自从有了袁州小店,或者说自从袁州小店火爆以来,来这里检查的交警就多了好几个。

    毕竟这里车太多了。

    而眼前这个交警是最开始负责这里的,年纪轻轻却异常严肃,袁州都能耳闻他经常给人开罚单。

    “我的,我的,不好意思,我马上走,马上……”随着袁州越走越远,就只能听见一些断断续续的声音。

    袁州一路走回小店,遇到的人不管是商家还是路人,基本都会和袁州打招呼。

    就是伴着这样的声音,袁州回到了小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