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杨乘车回到酒店的第一时间就订了机票回魔都,只是在机场等飞机的时候,他拿出了电脑不停的在敲敲打打些什么。

    “嗯,这样应该差不多?!苯畋咝幢呷险娴乃伎?。

    就江杨那思考的样子,丝毫不亚于他高考时候的认真。

    江杨这里的情况袁州和程技师自然是不知道的,但中午的午餐时间结束后,食客都走光了,就连周佳都走了,而程技师还是没走。

    “怎么了?!痹菘聪虺碳际ξ实?。

    程技师踌躇了半天,听见袁州的问话,犹犹豫豫的没开口。

    “有事说,没事回你自己家?!痹菹衷诙猿碳际λ祷笆窃嚼丛角捉?。

    毕竟,袁州现在已经把程技师当成了半个徒弟,自然要亲近随意的多,甚至连表情都很是自然,没有那么严肃了。

    “有事?!背碳际σ槐菊乃档?。

    “嗯,说?!痹莸阃?,然后道。

    “袁师傅,您现在想收徒弟吗?”程技师小心翼翼的问道。

    这话一问,袁州倒是没马上回答,而是沉默了一下。

    “程技师还想拜我为师?虽然我是技艺高超长得帅,但他现在只差个徒弟名分了,收了也不是不可以?!痹菘醋懦碳际π睦锵胱?。

    “毕竟我也算是手握一个菜系的男人了,收徒倒是可以,不过说起来怎么没有漂亮的女徒弟找上门,小说里不都那么写的吗?”袁州瘫着脸,心里突然掠过这个想法。

    “要是有个漂亮女徒弟看看养眼也好,我应该会是个好师傅?!痹菝嫖薇砬榈募绦氲?。

    袁州从要不要给程技师名分想到了漂亮女徒弟的事情,沉默着一直没回答,而边上的程技师倒是慌了,连忙开口道。

    “是这样的袁师傅,我就是问问?!背碳际Φ?。

    “嗯,你还是想做弟子?”袁州道。

    “是,袁师傅?!背碳际σ惶孟裼邢?,立刻点头。

    “你最近表现我很满意,若有问题可在非营业时间询问?!痹菀涣橙险娴乃档?。

    程技师大喜,就要跪下正式拜师,但袁州却接着说道。

    “慢着,拜师这事不急,毕竟学手艺不是小事?!痹菁笆敝棺〕碳际Φ亩?。

    “听袁师傅您的?!背碳际┖竦牧成显椒⒐Ь?,点头道。

    “嗯,有不懂可以直接问?!痹莸阃?,然后嘱咐了一句。

    “谢谢袁师傅,谢谢?!背碳际σ涣掣屑?。

    “去吧?!痹菡驹诔?,穿着汉服,长身玉立的冲着门口挥了挥手,示意程技师可以走了。

    袁州这样子颇有一种高人风范。

    “那我先走了,袁师傅晚上见?!背碳际Φ阃?,慢慢走出大门,这才高兴的挽了挽袖子,快步走出街道,准备回家告诉自己老婆这个好消息。

    “现在收徒还是早了点?!痹菘醋懦碳际ψ咴?,嘴里喃喃道。

    是的,考虑了半响,袁州还是没答应收徒。

    “虽然我现在手握一个菜系,但评价才不过中级厨师,距离厨神还是太早了?!痹菘戳丝聪低成厦骰位蔚闹屑读阶?,很是有斗志。

    是的,在袁州看来,他总有一天可以成为厨神。

    “不知道成为厨神自己做的菜的多好吃,会不会好吃的忍不住把自己的手吃了?”想到这里,袁州伸出自己的手看了看。

    “而且系统还说有发光食材,真想见识一下?!痹荻杂谙低匙詈蟮慕樯艹渎你裤胶推诖?。

    “好,下午再挑战一下清明上河图的雕刻?!痹莞删⒙氖帐捌鹄?。

    一边收拾厨房,袁州一边开口对着系统问道。

    “系统,以我现在的名声和厨艺应该能升级称号了吧?”袁州道。

    系统现字:“宿主现在的名声处于川省名厨第一人,厨艺则是中级厨师?!?br />
    “额……”袁州一阵无语。

    “好歹我也是常常上杂志采访的人,才川省出名?”袁州继续道。

    系统现字:“宿主名声乃是川省第一人?!?br />
    “好,川省第一人,那其他呢?全国知名有吧,毕竟去年我可是参加了中日厨师交流会的?!痹菟匙畔低掣目诘?。

    系统现字:“是的,宿主代表川省杰出厨师参加了中日厨艺交流大会?!?br />
    “好,名声不说,咱也不爱慕名利的人,那说说厨艺,我现在可是掌握一个菜系的男人,咋还只是中级厨师?!痹荽笠辶萑坏乃档?。

    “系统你重新评定一下,再补全一下苏菜菜系,毕竟我都有金陵菜系了对吧?!痹菟党鲎约旱哪康?。

    还不等系统回答,袁州继续道:“川菜我现在都已经掌握了,也是时候掌握苏菜了,不用觉得我好学,毕竟我一直是这样谦虚而勤恳的?!?br />
    若是论起不要脸这个绝活,在系统面前的袁州他还真没怕过谁。

    系统现字:“评定完毕,宿主处于中级厨艺,请宿主努力提升厨艺?!?br />
    “太草率了吧?!痹菔掌鹜肟?,往楼上走。

    系统现字:“此评定真实有效,并且严谨认真?!?br />
    “不是,我这一身厨艺还没发力呢?!痹萏肿孕诺乃档?。

    只是等袁州这么说完后,等了许久,系统都再无反应。

    “又断电了?”袁州无语。

    “啧啧,奖励果然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痹菹戳烁鲈?,再次换了身衣服下楼了。

    每一次营业完,袁州都会洗漱一边,换一身衣服然后再开始下一次的营业。

    是以,袁州现在是一个一天三次澡的爱干净的男人。

    “我这么厨艺好,而且爱干净的男人真是太难找了?!痹菹侣デ罢驹诰底忧?,绷着脸说道。

    “踏踏踏”日常自恋完的袁州脚步稳健的朝着楼下而去。

    下楼的袁州还是一头略带湿润的短发,看起来很是精神,穿着一身衣裳,上衣是浅灰袖口衣领绣着银色荷花纹,而下裳则是墨色的同样下摆处有着银色荷花纹。

    因为长期穿着汉服又锻炼的原因,袁州现在脊背笔直,显得人很高,并且有种沉稳内敛的气质。

    只是袁州刚一出门,门外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立刻冲着袁州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