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技师的目光,江杨是没时间理会了,他紧紧的盯着袁州做菜,心里的震惊难以形容。

    “你这怕不是暴风式的洗菜?!苯羁醋乓丫鹿牟诵?,忍不住道。

    是的,在江杨看来,不到四分钟就洗好三份菜心,并且还洗了三遍,要说洗的快些厨房里平时那些做杂事也能做到。

    不过就是把水开大一点,然后冲三遍就完成任务,只是这样一来这一刀齐菜心脆嫩的叶杆这些必定被水冲的好似烂菜叶字。

    是以这速度江杨就不说什么了,关键是这菜心经过袁州这样暴风式的清洗后看起来还水灵灵的一点没有被蹂躏过样子。

    这简直不科学。

    “周佳,端菜?!痹莘畔峦信?,里面是三盘子菜心。

    每一盘菜心都整整齐齐的被摆成扇形,嫩白的叶杆朝中间聚拢,碧绿的叶片朝着两边散开,就好似绿孔雀的尾巴一般,颜色漂亮,微微散发的香气也非常勾人。

    “这也太夸张了,这就做好了三份?”江杨闭上嘴,还是一脸的惊叹。

    袁州对于江杨的瞩目没有丝毫不适,自然的转身继续做菜去了。

    倒是一旁的程技师有些憋不住了,趁着周佳端菜离开,往边上走了两步,在距离江杨一臂距离的时候停下。

    而这时候江杨正紧紧盯着那杯送往食客桌上的菜,眼都不眨的看着。

    “喂,你不是来吃饭的吧?!背碳际┖竦牧成下冻鲅纤嗟谋砬?,认真的问答。

    “额,不是,我是来过生日的?!苯畋徽馔蝗坏奈驶熬艘幌?,转回头,看着程技师道。

    “是吗?”程技师一脸不信,并且一副我已经知道你目的的样子看着江杨。

    程技师那憨厚的脸上明明白白的写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意思,这倒是让江杨有些不好意思了。

    “咳咳,我只是来看看?!苯钅@饬娇傻乃档?。

    毕竟,江杨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这样非常像是来找茬的,或者说不是像,而是他就是带着这样的心思的,只是看情况他现在是被人发现了。

    “哦,是吗?”程技师一脸我信你有鬼的样子,并且胖胖的脸上露出坚毅不放弃的神色。

    江杨顿住了,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但耳朵里却听见坐在不远处食客讨论菜心的美味。

    这让江杨有些憋不住了,忍不住问向程技师:“你说那菜心会不会有虫,毕竟这几天正是菜心长虫的时候?!?br />
    “啥?”程技师一时没反应过来,表情呆了一下。

    “我是说我看袁主厨做菜很快,又是一个人没有帮厨,这菜心会不会有小蛾子之类的?!苯钗食隽说谝痪浜?,后面的话也就顺畅起来。

    “你不是来拜师的?”程技师皱眉,语气肯定的说道。

    “拜师?”江杨语气惊讶。

    “有虫?你怕是傻的,不要以为你找一个角度,就能成功,就你这样就是拜师都不可能成功的?!背碳际ο肓讼氩钩涞?。

    “不是,我不是……”江杨准备解释,但程技师已经转身回了自己的位置,继续看着袁州做菜。

    江杨看着走了程技师,也没高声叫人,又转头隐蔽的开始盯着每一个吃菜的食客,企图看出什么不一样的。

    毕竟再好吃,要是有虫的话,表情肯定会不一样的。

    但江杨显然是想多了,食客们的表情却是不一样,但都带着满足的神情,并且每一个吃饭的食客面前的盘子都被吃的比脸还干净。

    “这么快,还这么好吃?”江杨忍不住拿起筷子夹自己面前的餐点。

    江杨夹的是凉拌豇豆,这道菜也是这个时节的菜,并且豇豆也非常容易长虫。

    是以,江杨夹的时候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盯着筷子上的豇豆瞧了许久才送入口中。

    “还怪绿的?!背越炖锴?,江杨小声道。

    要说吃之前,江杨还在心里嘀嘀咕咕的,存着要指点袁州的心思,那么当这豇豆脆爽鲜嫩的口感在嘴里炸开的时候,江杨就已经什么都想不到了。

    “这真的只是凉拌豇豆?”江杨难以置信的看着摆着的餐盘。

    “脆脆的、嫩嫩的,细细咀嚼的时候还有一种豇豆的清香,更不用说整个豇豆从里散发出来的沁凉感觉了?!苯蠲凶叛?,再次一筷子夹了好几根塞进嘴里。

    而这个时候的江杨是想不到要看着豇豆有没有虫子这回事了,光顾着吃去了。

    “这冰凉的感觉绝对不是事先冰箱冷冻的?!苯钕赶钙肺逗?,肯定的说道。

    “这是姜丝?”江杨拨开面上细细嫩黄的姜丝,看着浸润了豇豆的汤汁直接就用姜丝蘸了蘸塞进嘴里吃了起来。

    “春夏养阳,秋冬养阴,这天确实适合吃姜?!苯钜ё盼⒗贝嗄鄣慕?,总算确认了这沁凉的是什么。

    “看来是山里的深泉水,这样才能有这种沁凉甘甜的口感?!苯钚睦锖苁强隙?。

    “没想到袁主厨这么一道简单的凉拌菜都这么用心?!苯畋叱员呖?,等到他吃完桌面上菜后,江杨第一次觉得来蓉城错了。

    “看来我不该来,这真是……”江杨看着自己面前比脸还干净的盘子一阵羞愧,盛名之下无虚士。

    “幸好刚刚没有大言不惭,真是庆幸之极?!苯羁戳丝丛?,又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餐盘,很是庆幸。

    “这家伙一会高兴一会发愁,难道还没放弃?”程技师还是有分神注意江杨的,自然把他的表现尽收眼底。

    “不过这人居然问袁师傅的菜有没有虫,想来是个外行,不足为惧?!背碳际ο肫鸾畹奈侍?,又释然了。

    而最让程技师释然的是刚刚江杨已经悄悄离开了,是的悄悄离开了。

    江杨起身,不惊动任何一人的走出店门,就连排队食客的感谢都很是低调的点了点头就快步走了。

    “还好没人知道?!苯钪钡阶匣鼐频甑某?,才松了口气。

    “这次还真是翻船了,看来我平常是太过自满了?!苯钚睦锵胱旁莶穗鹊拿牢?,同时反省着自己。

    居然真的有厨师能做到这种地步,活着的标杆。

    江杨这一反省不要紧,倒是他回到小食阁后第一件事情就是严抓店内卫生,倒是一下子变得铁面无私,菜里别说虫,就连一根其他菜的菜叶子都不许混淆。

    小食阁的后厨瞬间叫苦连天,但却不敢反驳。

    只是私下里讨论江杨这主厨前段时间去的恐怕是卫生局,要不怎么现在对卫生的要求高到变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