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大家的祝福,不过我看了下这里的规矩,不知道我这个点法是不是合乎规矩?”江杨转头看向一旁的周佳。

    “稍等,我问下老板?!敝芗巡换挪幻Φ乃档?。

    “只要食客同意,可以?!痹莸纳敉腹谡执?。

    “那么大家同意吗?”周佳点头道,然后认真的看向食客问道。

    “同意,怎么不同意,这可是好事?!笔晨兔欠追妆硖?。

    “好的,四十三份炝菜心,九十六一份一共是4128元整,请问是现金还是转账?!敝芗训?。

    “转账,谢谢?!苯钅贸鍪只?。

    “原来是过生日,还以为是什么事情?!背碳际Ψ潘闪讼吕?。

    “不过总觉得江杨这名字有点熟悉?!背碳际π睦锷凉飧瞿钔?,也没多想,然后专心的看起了袁州做菜。

    “等等,我自己还要点餐,金陵草一份,凉拌豇豆一份,炝炒白莲一份,我比较喜欢吃素?!钡阃瓴秃?,江杨解释般的说道。

    “好的,请稍等?!敝芗讯源瞬⒚挥蟹⒈硎裁匆饧?,只是确认收到钱就离开了。

    周佳确实不觉得奇怪,毕竟袁州小店的怪人多了去了,这江杨不过是吃全素,在普通不过了。

    因为是四十三份,店里的食客太少,江杨还特意去店外排队的问了问。

    一听到是给江杨庆祝生日,在一听这是袁州要求来询问的,食客们就都同意了,毕竟这也是先征求了他们同意的。

    “第一计划成功?!苯罨乩?,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全程关注袁州上菜。

    袁州第一个上来的就是乌海点的餐,乌海的自然是大鱼大肉难见素菜的。

    最素的那个菜可能就是鱼香肉丝了,毕竟里面有青笋丝。

    “全是荤菜,这样太油腻了?!苯羁醋叛丈柿恋亩轮庾?,红烧肉和灯影牛肉这些有些无语。

    江杨眼见周佳端着托盘就去了乌海那里。

    不过江杨转头看乌海的时候,正好被乌??醇?,乌海摸了摸小胡子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这人就是那个画家,看起来确实像搞艺术的,不修边幅?!苯蠲嫔弦参潞偷牡阃?,心里暗道。

    打完招呼,江杨又回头认真的看着袁州的方向,坐等袁州炒菜心。

    “不知道这位袁大厨会用那个地方的菜心,不知道是广州的还是宁夏的?!苯钚睦锊虏?。

    不过没让江杨等太久,袁州弯腰打开琉璃台下面的柜子,直接摸出一个篮子,里面是摆放整齐的菜心。

    “居然是魔都品种的一刀齐菜心,这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这菜心你还能有我了解?”江杨一眼认出袁州拿出的菜心,心里得意起来。

    要知道江杨的小食阁就开在魔都,对那里的菜品自然是非常了解的,而这个菜心他自己也擅长做。

    两方都会做这个,那么比较起来就更加容易了。

    “这一刀齐菜心叶柄细长,颜色是浅绿色,这个品种的菜心品质佳,味道鲜美,纤维少,质地是属于嫩脆的那种,吃起来确实很不错,袁主厨还是有眼光的?!苯钚牡?。

    “但,这个更不好清洗,因为叶柄细嫩还容易伤到?!苯羁醋旁葜苯酉鹿汲?,心里更加期待一会袁州洗的时候了。

    江杨目光灼灼的盯着袁州,程技师自然再次注意到了他,心里有些费解。

    “这人怎么老看袁师傅?!背碳际Σ宦目醋沤?。

    “等等,这个侧脸好像哪里见过?”程技师转头正好是看见江杨的侧脸,瞬间觉得很是熟悉。

    “名字叫江杨又觉得有点熟悉,那肯定是厨师?!背碳际侠聿虏獾?。

    “既然是厨师,看起来又不是来挑衅的,难道这人也是来拜师的?”程技师瞬间就紧张起来。

    不过程技师的紧张,别人是不知道的,就只有周佳发现程技师今天不停的看向新来的那个食客。

    只是现在上班时间,周佳也没立刻去问。

    而被人看的江杨倒是浑然不觉,还在认真的盯着袁州。

    其实他的做法还真没错,袁州确实没有准备那么多处理好的菜心,毕竟每天他需要准备的食材太多了,自然不可能每样准备很多。

    这最后一份炒好的菜心袁州亲自端了出来,放到了江杨的面前。

    “生日快乐,请慢用?!痹莸纳舸涌谡掷锎?。

    “谢,谢谢?!苯钽读艘幌?,没想到袁州会亲自送来。

    “嗯?!痹莸阃?,然后转身回了厨房,继续炒菜。

    “袁主厨虽然年轻,但看起来还是很有大师风范的,就是那些评论家太言过其实,这样对袁主厨也不好?!苯钚牡?。

    是的,在江杨看来袁州厨艺必定厉害,但最厉害的肯定是那些吹捧的人,比如雷题。

    雷题把袁州形容的神乎其技,高不可攀,就好似捧杀一般,江杨是很不赞同的。

    “要知道像我这么爱好和平解决的厨师可不多,那些人可是给袁主厨招了不少麻烦?!苯罨匾淦鹉切┛浣痹莸脑又?,心里暗叹。

    “这样也好,等会我提点一下袁主厨?!苯钚睦锎蚨俗⒁?。

    还不等江杨尝尝刚刚送上的菜心,袁州那里已经开始处理系统刚刚送到的菜心了。

    系统把菜心放到了一个狭小的壁柜里,一打开,里面都是满满当当的绿色,还有暖暖的光柔柔的照在菜叶子上。

    眼神好的江杨甚至能看到叶片上的细小水珠,那是菜品在清晨采摘才能留下的露珠。

    “居然没有一点黄叶子,而且还很干净?”江杨皱眉。

    袁州可不管江杨心里的疑惑,直接用一个竹夹子夹出三份的量放到一旁的菜筐里,然后拿到水池边准备清洗。

    因为袁州早就习惯一个人在厨房做事,从菜品的清洗开始。

    但因为食客在等吃,是以他每一个步骤都做的非???,极致的快,三份菜心对袁州来说从洗到下锅不需要三分钟就能做完。

    离的近的江杨只看到袁州把菜篮子放进水槽,然后打开水龙头整个时间还没过两分钟,袁州就已经清洗了三遍。

    是的,就是三遍,因为江杨看到袁州换了三次装菜的篮子,而且那菜心还越洗越鲜亮翠绿。

    “这袁主厨怕不是,有什么洗菜的异能吧!”江杨想起了国外满天飞的超级英雄,不可置信的喃喃道。

    程技师表示他已经看穿江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