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杨的耐心很好,他一点不觉得多等一个多小时怎么样,反而和这个老板聊了起来。

    “你开在这位袁老板对门生意如何?”江杨吃着饺子,笑眯眯的问道。

    “挺好的,这里人流量多,来我这里歇脚的更多?!崩习逍ψ潘档?。

    “不是说袁老板的东西好吃,都去他那里吃了吗?!苯罱幼盼实?。

    “那可不是这么说的?!崩习逡涣承σ獾囊⊥?,也没多解释。

    不过还没等江杨再次开口,老板就说话了:“你慕名而来的,还没吃过袁老板的菜,对吧?!?br />
    “对啊,我从老远过来的?!苯钜膊槐芑?,直接点头。

    “你这些问题等你吃了就自然知道了?!崩习甯纱嗟乃档?。

    “那行?!苯畹阃?。

    江杨低头认真的吃了起了饺子,这饺子是清汤的,他蘸醋吃的,并没有吃这里的辣椒,江杨并不太会吃辣。

    一个小份的饺子加一碗银耳汤并不会花费太多的时间,是以不一会江杨就吃完了。

    “结账老板?!苯钇鹕硭档?。

    “好咧,一共十块可以支付宝微信或者现金?!崩习搴苁巧系赖闹缸徘缴系亩胨档?。

    “现金?!苯钅贸銮鍪榍萘斯?。

    “十块正好,对了,记得提前半小时回来排队,不然寿星你中午可就吃不到袁老板的手艺了?!崩习迨滞笄?,指了指墙壁上的时钟说道。

    “谢谢老板?!苯羁推牡佬?。

    江杨走出店门,顺着桃溪路走了一圈熟悉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桃溪路真的不长,但江杨走的慢,边走边看也花了不少的时间,看到李立的店铺的时候也不是很惊讶。

    或者说也是惊讶的,因为这条街上开小食店的非常多,但这样高档的西餐厅却只有李立一家。

    “还真是有点奇怪?!苯畹故敲欢嘞?,随口嘀咕了一句就开始往回走。

    “这个时间过去应该能排到一个个位置?!苯钐挚戳丝词直?,然后往袁州小店而去。

    毕竟现在距离袁州小店的中午营业时间还有四十分钟呢。

    袁州小店位于桃溪路的中下部分,是以江杨并没有走多久就回到了小店的门口。

    而这个时间小店门前已经排了队伍,虽然只有两个人。

    这两人不是别人就是乌海和周希两人。

    “开始营业了?”江杨疑惑道。

    “没有?!闭饣笆侵芟;卮鸬?。

    “哦?!苯畹阃?,安静的站到两人身后去了。

    排好队后,江杨就拿出手机开始远程指挥小食阁的工作,毕竟他最快也要明天才能回去。

    他是个很负责的主厨。

    有工作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就在江杨沉浸在工作中不能自拔的时候周佳的声音响起。

    “请各位开始排队领号,五分钟后前十二位可进门用餐?!敝芗烟趵砬逦乃档?。

    “时间过得挺快的?!苯畋吣蒙矸葜?,边上说道。

    “看来等吃的时候总是过得特别快?!苯钅玫胶怕?,进门后有感而发。

    “请问您今天吃点什么?”周佳上前点餐。

    “我想看看,你先去给别人点餐吧?!苯钅闷鸩说ニ档?。

    “好的,有需要叫我就可以?!敝芗训阃?,然后继续走到下一个位置点餐。

    忘记说,江杨坐的位置就在上餐的边上,是以每一道菜上来他都可以看到。

    而这个位置自然是他特意选的,就为了观察袁州的菜品。

    “我倒要看看那个雷题嘴里一丝不苟的大厨是有多一丝不苟?!苯畋呖床说?,边时不时的看看袁州。

    江杨可是知道的,不管是哪一个厨师每个菜上菜的时候都需要擦擦盘子边缘,以保持菜品的干净整洁,但按照雷题所说袁州连这一步也不需要。

    因为江杨是抱着挑错的心态来的,自然他的目的不是为了吃,所以最先注意到他的是程技师。

    而程技师在观察了江杨好一会后,也没上前说话,毕竟江杨虽然还没点餐,但他现在一没说话,而没扰乱餐厅,他自然不好先出手。

    不过程技师的神经那是绷的紧紧的,就等着江杨发难他好上前把人丢出去。

    “没想到这袁老板只有一个人,而且菜单上的品种还这么多,忙中出错的概率可太大了?!苯钪迕?。

    是的,现在袁州的菜单上有一整个川菜菜系的菜品,还有东江菜以及金陵菜系,甚至还有几道外国菜,种类繁多。

    这在江杨看来袁州有些托大了,毕竟他刚刚可是看过了,厨房里就只有袁州一个人。

    “虽然每次只有十二个客人,但这菜单种类也太多了,不过倒是附和我的预期?!苯钚睦锇底月?。

    “哗啦?!苯钇鹕?,凳子稍稍后移了一些。

    这时候程技师转头紧紧盯着他,准备动手。

    “各位,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苯罾衩驳目?,一下子吸引了店里人的注意。

    当然有三个人是例外,一个是专心致志的袁州,还有一个是不为所动的乌海,另一个则是没什么兴趣的凌宏。

    “是这样的,今天是我四十三岁的生日,也是第一次来咱们厨神小店吃饭,这两个事情都是喜事,所以我想庆祝一下?!苯钚γ忻械乃档?。

    “这庆祝就是与大家同乐,我做东请四十三桌客人上一份我最喜欢的素菜,炝菜心?!苯罴绦?。

    “大家可别嫌少,毕竟袁老板店里的肉我可请不起这么多?!苯钚ψ潘档?。

    “客气了,生日快乐?!?br />
    “袁老板店里吃顿肉我得吃半个月素才行,有个素菜就不错的?!?br />
    “哈哈,生日快乐,谢谢你的菜?!?br />
    听到江杨说完,店里大部分都是支持的,就连乌海与凌宏都没说话,显然也是接受的,毕竟这是喜事。

    “谢谢各位的祝福,谢谢大家给面子,在下江杨这里谢过了?!苯钇挠泄欧绲乃档?。

    这下子店里的气氛一下子更加热烈起来,还有许多食客专门来和江杨道谢的。

    江杨一边嘴上谢着店里的食客,一边在心里为自己的主意得意。

    “这么多菜品,想来每个菜品都不能提前准备很多,那么这个角落里的炝菜心想来是更加不多了?!苯钚牡?。

    是的,江杨的主意就是点一个不那么常常被点,但却异常难洗还喜欢长虫的菜,来看袁州的处理方式。

    而菜心这个菜在春天非常容易长虫不说,还非常不好洗,因为它还喜欢在根茎处隐藏泥巴。

    这就是江杨所谓的阳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