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重要的是,张颖清楚的看到,他们父女两人刚刚排进队伍后面就马上接上了一个大长龙,满满当当的都是人。

    “那是,我们这个位置好,等轮个三轮就到咱们进门了?!闭澎腿险娴募扑懔艘环?,然后道。

    “三轮?至少得半个小时吧?!闭庞敝迕?。

    在她看来,半个小时都够她写一份企划案了,浪费在排队里实在是非常不值得。

    “大约四十分钟吧,还好来的早?!闭澎偷?。

    “要不我们换一家吃,我看那家就不错?!闭庞敝缸诺木褪抢盍⒌奈鞑吞?。

    门口迎宾整齐的服装,以及明亮的招牌让李立的餐厅看起来都非常专业以及高档。

    不像袁州小店的门头连个招牌都没有,更遑论门口的迎宾了,那是根本没有的。

    张颖是打心底里觉得排四十分钟的队来吃饭非常浪费时间,而且她看那个餐厅也是非常不错的餐厅,是以才有这样的说法。

    只不过张焱还没开口,张颖背后的一个妹子却开口了。

    这妹子不是别人,正是魏先生的女儿魏薇,今天他们两父女也来吃饭了。

    “请问你是第一次来吃饭吗?”魏薇声音温和的问道。

    “嗯?!闭庞弊?,看了看,然后点头。

    “张叔叔好?!本驮谡庞弊返氖焙?,魏薇也看到了张焱,立刻打招呼道。

    “嗯,小微来了啊?!闭澎陀锲潞?,还对着魏薇的父亲魏先生点了点头。

    说起来两人倒是不熟悉,只是上次魏先生整治他死对头的手段让店里的食客对他一下子敬重起来。

    毕竟这手段既光明又阴狠,实在是腹黑中的翘楚。

    所以张焱对他倒是有所耳闻,不过也就见面打招呼的关系。

    “袁老板做菜很好吃的,肯定不白等,值得等?!蔽恨北磷判×?,一脸认真的说道。

    “好的,谢谢?!闭庞鄙舸判?,低头看着魏薇。

    这倒是让魏薇有点不好意思了,小姑娘有些脸红。

    毕竟她这么突然出声叫住别人,有些不礼貌。

    “我女儿的意思是袁老板手艺很好,别说四十分钟,就是四个小时也值得,毕竟那里多的是人吃不上?!蔽合壬羌坏米约号缓靡馑嫉?,立刻指着边上排不上队的人说道。

    是的,他们这么排好队了,但边上还有大量的人没排到队,正等在一旁,并且就在几人说话的档口就有人过来劝说张颖去隔壁吃饭了。

    只是还没说两句就被排队委员会的人拖走了。

    “说了今天听老子的,就在这里吃?!闭澎陀锲纤嗟乃档?。

    “谢谢?!闭庞崩衩驳佬?,然后才对着自己父亲开口:“嗯,就在这里吃?!?br />
    张颖点头说完,见自己老爸满意了,就自觉的拿出一个平板掌上电脑开始处理起文件来了。

    这行为已经是非常争分夺秒了。

    “这女儿真是的,又不是养不起,这么拼命做什么?!闭澎图仁切奶垡彩瞧?。

    还好,不等多久,袁州小店就开始领号了。

    “别弄了,拿身份证排队领号,过不了多久就能吃饭了?!闭澎吞嵝训?。

    “吃饭还看身份证?”张颖心里对袁州小店的印象再次下降。

    在张颖看来,所有打扰她工作向着目标努力的事情都是讨厌的,麻烦的。

    “别的地方也许不,但这里得看?!闭澎妥约耗贸鲎约旱纳矸葜?,随着队伍慢慢往前走去。

    张颖没说话,一手拿着电脑,一手摸出自己的身份证,轮到她的时候她直接刷了一下,拿到了一个白色纸片。

    “沙沙”张颖拿在手上摩擦了几下,惊讶了一下:“居然是可再生纸,还挺环保的?!?br />
    “小袁考虑事情还是很全面的?!闭澎涂涞?。

    “就是环境很一般?!闭庞倍栽菪〉晔贾丈黄鸷酶?。

    毕竟在她看来,今天这浪费的时间太多了。

    接下来的时间就在张颖处理事情中过去。

    哪怕张颖穿着酒杯高跟鞋,手腕挎着包,一手拿着掌上电脑一手在电脑上忙碌,也不显得慌忙,反而散发着知性干练的感觉。

    “请四位进门用餐?!敝芗炎叩矫趴谡泻羝鹄?。

    “嗯?!奔溉说懔说阃?,往店里走,这时候张颖手里的电脑还没放下。

    新进门的就是张焱父女和魏薇父女两人。

    周佳领着人到空位上各自坐下,四个空位虽然不相连,但张焱和张颖的位置还可以,就靠近上餐的地方。

    “都到地方了,吃饭?!闭澎蜕敉系乃档?。

    “好的,马上?!闭庞彼低?,利落干脆的关上电脑准备看菜单。

    就在张颖准备点餐的时候,一道清亮而熟悉的女音响起。

    “袁老板你厨艺这么好,那么这沙拉酱的味道会不会因为温度的变化而变化,比如说口腔的温度?!苯详赜靡桓鲆市∩鬃右ㄆ鸢肷咨忱?,脸上一副学术研究的表情问道。

    而姜嫦曦坐的的位置正好正对着袁州,是以她万分肯定袁州是听见了的。

    “会有细微的变化?!惫赜诔盏奈侍?,袁州还是会回答的。

    “那也就是说袁老板你吃进嘴里的沙拉酱和我吃进嘴里的沙拉酱味道不一样,对吧?!彼底沤详孛嫔匀坏陌焉鬃由仙忱春炖?,细细品味起来。

    袁州出于野兽的本能觉得不对,但还是认真谨慎的回答道:“嗯?!?br />
    “啧啧,污妖王?!泵攵牧韬耆滩蛔∥媪?。

    “怎么样你想试试?”姜嫦曦一个眼神,就让凌宏败退。

    “免了?!绷韬炅⒖潭栽萋冻鲆桓鲎郧蠖喔5谋砬?,然后默默的喝水等菜。

    “那,袁老板……”姜嫦曦换了个坐姿,白嫩的手撑着自己的头,眼睛看向袁州正准备说话,但却被人打断了。

    “姜总?!彼祷暗淖匀皇钦庞?。

    一听见这个称呼,姜嫦曦下意识的回复正经,转头看向来人。

    “原来是张副总,来吃饭?”姜嫦曦转头,淡然的点了点头算是招呼。

    “是的,陪我爸来的?!闭庞鄙舻统链判?,完全看不出激动的模样,自然的指了指自己的老爸张焱。

    “张会长好?!苯详氐阃妨成下冻鲆坏阈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