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光是下饭,还特别下菜?!蓖趵忠庥涛淳〉乃档?。

    “怎么样,现在相信了吧?!甭碇敬镏缸磐趵置媲翱湛盏耐氲?,一脸自信的说道。

    “牛肉面确实非常好吃,特别是在加了红葱酱以后?!蓖趵忠⊥坊文远淦缆燮鹄?。

    “那是,甭管是什么菜,袁老板的手艺都是最好的?!甭碇敬镒院赖乃档?。

    “感觉好像没吃饱?!蓖趵置嗣约旱亩亲?。

    “没吃饱就对了,我每天都有这种感觉?!彼灯鹫飧雎碇敬锸巧钣刑寤?。

    “那我再点些?”王乐看着菜单跃跃欲试的说道。

    “你第一次来,我给你科普一下规矩?!甭碇敬锴辶饲搴砹?,一副认真的样子。

    “什么规矩?”王乐确实还不知道袁州小店的规矩。

    不过,王乐还是隐约听说过这小店的老板是个圆规,极为守规矩。

    “你是想再点一份红葱酱对不对?”马志达问道。

    “当然,这个酱太好吃了,我准备白饭配酱?!蓖趵直硎舅故呛芙谠嫉?。

    “那就不行了?!甭碇敬锏?。

    “嗯?”王乐没说话,等着马志达继续说原因。

    “袁老板这里有规定了,同一种餐点一顿只能点一次,规矩就在菜单上,当然你背后的墙上也有?!甭碇敬锘固乇鹑刃牡闹噶酥竿趵直澈蟮那奖?。

    “哗啦?!闭馐峭趵址说サ纳?。

    袁州小店的菜单做的很精致,但规矩也写的很明白,并且就在扉页上,一字一句写的非常清楚。

    “还真是奇怪的规矩,我要多吃点倒是不行了?!蓖趵种迕?。

    “不,你可以点其他的菜品,就是不能点一样的,这是伟大的萌萌发现的规则漏洞?!甭碇敬锼灯鹈让染鸵涣吵绨?。

    “算了,我还是晚上再来吃?!蓖趵诌泼艘幌伦?,还是想吃红葱酱,忍住了**说道。

    “好吧,其实你也吃不了了,马上该上班了?!甭碇敬镏噶酥感〉甑墓抑?。

    “走走走,还有项目在手里?!蓖趵炙灯鸸ぷ骰故呛苋险娴?。

    “走吧,我们要努力工作升级加薪争取和乌海一样把袁州小店当食堂吃?!甭碇敬镆残埕耵衿喊旱钠鹕硭档?。

    “这个倒是可以有?!本碇敬镌缦鹊目破?,王乐还是知道乌不要脸的大名的。

    毕竟现在的乌海就好像小时候家长常常用来吓小朋友的大灰狼,比如再不听话会被抓走之类的。

    而现在乌海的作用就差不多是这个了。

    等到马志达和王乐各自出去后,圆圆也吃的差不多了。

    当然,圆圆的盘子里也非常干净,就连沙拉酱的碟子都被圆圆倒进炒饭拌匀拌干净吃完了。

    那真是比脸还干净。

    “等等?!本驮谠苍惨叩氖焙?,袁州叫住了她。

    毕竟漫漫拜托的事情,袁州还是记得的。

    “袁老板?”圆圆有些摸不着头脑,疑惑的看着袁州。

    就连店里吃饭的食客都一脸惊讶的看着袁州。

    没办法,袁州主动叫住女孩子的时候太少了,并且他还是个单身狗,这就很惹人怀疑了。

    是以,店里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袁州和圆圆的身上,各自猜测着。

    只是两个当事人倒是毫无所觉。

    圆圆是根本没反应过来,而袁州则是一脸坦荡,虽然他带着口罩。

    “漫漫找你有事,这是她的联系方式?!痹荽映樘肽贸鲆徽疟闱┨?,直接递了过去。

    “漫漫姐?”圆圆接过纸条。

    “记得联系她?!痹莸阃?,然后说道。

    两人的对话简短而快速,这不袁州又已经回到了厨房,继续做起了餐点,毕竟午餐时间还没结束。

    “不知道漫漫姐找我什么事,不过明天我可以吃百香果酱配蛋炒饭,应该会很好吃的?!痹苍脖咦弑叻⑸⑺嘉南胱?。

    嗯,独特的口味。

    刚刚袁州和圆圆的小插曲后,店里的食客重新活络起来。

    “袁老板我看其他获得示范店的人都有锦旗,而且挂在显眼位置,老板你的呢?”问话的是个老饕,也是常常去其他餐馆觅食的人。

    “对啊,说起这个好像还真没见过袁老板挂那个锦旗?!北呱系氖晨透胶偷?。

    “锦旗去哪里了?”食客好奇的在店里上下左右的看了一圈。

    “不会是挂酒馆里去了吧?!闭飧雒徽业降氖晨涂醋庞O呵骄懊挪虏獾?。

    “没有,那里可没有?!绷韬暌⊥?。

    见凌宏说没有,食客们纷纷把脸转向袁州。

    “给别人保管了?!痹莸?。

    “别人保管?难道是周会长?”老食客都知道周世杰对袁州的偏爱。

    “不像,人会长保管这个做什么?!庇惺晨鸵⊥?。

    就在大家众说纷纭,猜测的起劲的时候,一个声音幽幽的响起。

    “挂我的画不好看?”乌海站在猜测的最凶的人身后,一身怨气,犹如贞子在世,就是头发短了点,店里明亮了点,不然就真的很像了。

    “吓我一跳,乌门檐还没回去呢?”食客吓了一条,一转头看是乌海,又放下心问道。

    是的,平时这个时间乌海早就回去了,他一向是吃完就回自己画室的,而现在这午餐时间马上就结束了。

    “我的画不好看?”乌海再次问道。

    “好看好看,就是好奇?!笔晨图诤Q凵窈邝铟畹?,立刻表明立场。

    “嗯,那就好?!蔽诤L交卮?,然后看向袁州。

    想来这是还没忘记早上没吃到的那个东西,正散发强大的怨念,企图让袁州愧疚进而得到餐点的补偿。

    而袁州的反应则是毫无反应继续做菜。

    “吓死我了,这是怎么了?”食客见乌海离开,松了口气后小声的问不远处的凌宏。

    “间歇性抽风?!绷韬昃俚淖芙岬?。

    “额……”食客无语了,又看了看乌海,心里又有些认同凌宏的说法。

    “不愧是乌不要脸,店里的十大毒瘤,思维就是这么不拘一格?!笔晨托睦锔锌?。

    小店里因为乌海的怨念,只要他所到之处皆是阴惨惨的,但因为熟悉了乌海,大家还是很有抗性的,是以除这之外还是很和谐的。

    而另一边张焱的副会长办公室就不那么和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