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乌海的惨叫声太过惨烈,吓的袁州都没有细品,三两口就咽下了最后的螃蟹鲜。

    袁州皱眉看着努力爬桌子的乌海,没说话。

    “圆规,袁老板你吃了啥,你刚刚吃了啥?”乌海着急的上下查看着。

    “你先下去?!痹堇渚驳乃档?。

    “好,那你吃了什么?!蔽诤J掌鹗纸?,但脖子还是一样伸的老长。

    其实乌海的身高并不矮,大约有一米七五的样子,是以这样伸长了脖子一下子就看到了琉璃台上一个漂亮的空空如也的盘子。

    以乌海前二十几年的人生经验发誓,他觉得袁州刚刚肯定是一个人吃了什么好吃的,并且是偷偷吃的。

    “新菜,试吃?!痹莸幕卮鹛沟炊蚪?。

    “还有吗?还有吗?在哪?”乌海再次上下串着,到处看来看去的,企图找出没吃完的。

    “刚刚吃完?!痹莸?。

    乌海一脸呆滞,好似被雷劈了的样子,不过这个样子也就保持了一秒,立刻恢复过来,死死的盯着袁州的嘴。

    “就是那里刚刚吃进了美味的食物,并且没有通知我,不知道掰开嘴还能不能看见?!蔽诤5哪院V猩凉飧瞿钔?。

    “已经咽下去了?!痹萃蝗簧衿娴闹懒宋诤P睦锏南敕?。

    闻言乌海盯上了袁州的肚子,饶是袁州这样身经百战,对着镜子练习无数次的表情都要绷不住了。

    “这家伙不是疯了?!痹萑滩蛔⊥虏?,是想开膛破肚不成?

    “没了?!痹萦锲隙ǖ那康鞯?。

    “没想到圆规你居然是这样的圆规?!蔽诤7唔目醋旁?。

    袁州沉默,没说话,只是心里想着,下次关上大门的事情。

    “一个人吃独食是要烂肚子的?!蔽诤S挠牡募绦档?。

    “只是试菜,试菜是一个厨师必备的技能?!痹堇硭比坏乃档?。

    “试菜我也可以?!蔽诤A⒖痰?。

    不等袁州回答,乌海继续说道:“以后这种试菜的小事就交给我就行了?!?br />
    “不用?!痹萘⒖叹芫?。

    “我吃的多,而且能品?!蔽诤<ν葡?,并且眼神死死的盯着琉璃台上的空盘子。

    “自己试才能做出更美味的?!痹萑险娴乃档?。

    对于厨艺,袁州的要求一向很高。

    看袁州一脸认真的样子,乌海知道自己是没机会了,一脸伤心过度的样子退到墙脚蹲了下去。

    “咳,中午的营业时间还没到?!痹菽训糜行┎缓靡馑?,以手捂嘴,咳了一声提醒道。

    “知道,我就是闻闻残留在空气里的香味?!蔽诤S衅蘖Φ乃档?。

    “我要准备食材了?!痹莸?。

    “哦?!蔽诤A袅档目戳丝戳鹆ㄉ系目张套?,又幽怨的看了看袁州。

    袁州脸上一片淡然,毫无所动。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圆规,居然一个人吃独食,就是试菜也不应该一个人,我真是太心痛了?!蔽诤S锲纳乃档?。

    袁州没说话,但乌海却开始盯着袁州,盯了许久。

    久到袁州都忍不住脊背发凉,乌海才走出店门,耷拉着肩膀,有气无力往自己楼上而去。

    而这个时间正好碰到了刚刚下楼周希,而乌海背后那冲天的怨气犹如贞子在世般的怨灵,街道上的行人纷纷退避三舍。

    也就只有周?;挂蝗缂韧母先?,并且关心的开口了。

    “乌门檐,你这是怎么了?”周希道。

    “我……饿……了?!蔽诤C克狄桓鲎?,就往楼上走一步,这样子更加像从楼下爬下来的贞子了。

    “还有一小时二十五分钟三十秒,厨神小店就会开门营业了?!敝芟?戳丝赐蠹涞氖直?,准确报时。

    “真饿?!蔽诤C换卮?,而是沉浸在没吃到食物的悲伤中。

    “很快就中午了,那样乌门檐你就可以吃到饭了?!敝芟H险娴乃档?。

    显然周希的安慰没起作用,因为乌海那样子看起来更怨念了。

    这次乌海没回答,而周佳也很是习惯的没话说,跟在身后又回去了。

    不过周希心里倒是很奇怪的,按理来说乌海应该很知道袁州的营业时间,怎么会刚刚突然就跳下去了。

    只是看乌海现在这样子,周希倒是不敢问的。

    “对了,还有比滑梯更快的下楼方式吗?”走到门口,乌海突然扭头问道。

    “???”周希疑惑道。

    “更快能到那店里的方式?!蔽诤5?。

    只是不等周?;卮?,乌海就继续开口:“不知道能不能把滑梯直接架进那院子,就是那个酒馆的小院?!?br />
    乌海说这话的时候,已经一脸兴奋的走到了窗边,手指着袁州隔壁店铺的高墙。

    “这个需要袁老板同意吧?!敝芟N竦乃档?。

    这话一说,乌海瞬间又蔫了,呆呆的坐下不说话了。

    “袁老板怎么了?”周希敏锐的觉得这事应该和袁州有关,试探性的问答。

    而乌海毫无反应,就连平时整洁的小胡子都耷拉了下来,看起来毫无光泽。

    想来没抢到袁州私下、偷偷做的菜对于乌海的打击来说很大。

    而店里的袁州则是一脸认真的在乌海走后关上了大门,哪怕现在已经是开始准备午餐食材的时候。

    “还是关上安心点?!痹菽钸读艘痪?,然后开始准备起食材。

    时间过的很快,等袁州食材准备的差不多后,午餐时间也就快到了,这时候袁州才上前打开大门。

    而门口的乌海一看见袁州就立刻一脸幽怨。

    袁州面上表情不变,然后转身回了厨房。

    “这家伙上辈子恐怕是饿死的?!痹菪牡?。

    因为早晨的事情,乌海从袁州开门开始就一直那么盯着袁州,进门点餐的时候盯着、付钱的时候盯着、就连袁州做菜的时候也盯着。

    也就只有乌海自己吃饭的时候没盯了。

    盯到后来,袁州明白了:“这家伙肯定是想我补偿他一顿饭,没门?!?br />
    因为这个猜想,袁州越发淡然,毕竟这么简单就像骗他一顿饭的人还没出生。

    “袁老板中午好?!本驮谠菪睦镒院赖氖焙?,圆圆走进门。

    “中午好?!痹莸阃?。

    “今天有没有新的果酱?”圆圆例行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