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杨安排好了自己店里的事情,回到家里随便收拾了几件衣服就出门了。

    作为一个糙汉子,出门收拾的时间是很快的,什么袜子换洗内裤,到地了买,这不江杨已经开始向着机场出发了。

    而这个时间是袁州小店刚刚结束早餐营业时间的时候。

    “老板中午见?!敝芗押驮莸辣?。

    “嗯?!痹莸阃?。

    “踏踏踏”周佳笑了笑然后脚步轻快的走出小店的大门。

    周佳一走,店里就只剩下袁州一个人,安静非常。

    “今天应该能成功?!痹菽抗庾谱频目醋潘桌镉葡械捏π?。

    是的,袁州今天准备一次性把螃蟹鲜做出来。

    没有系统的指点,纯粹靠袁州自己的厨艺要做出符合九十分的菜肴,这个难度不亚于国际厨师的资格证考试。

    是以,袁州单单拆蟹肉都练习了三天,才能做到完整拆下,并且不破坏蟹肉的完整性和鲜美。

    “看来我现在的手艺还不够格?!痹菹肫鹱约旱牧废笆奔?,有些不满。

    也还好店里就只有袁州一个人,也幸好这话被人没听见,不然那些厨师打死袁州的心怕是都有了。

    毕竟这是袁州第一次拆蟹肉,而第一次就只是练习了三天就做到了完美,这个时间要是都算不够格,那么那些练习刀工十几年的找谁说理去。

    这话就是年轻时候狂傲没边的周世杰都不敢这么说,因为怕被打死。

    螃蟹鲜对袁州来说其实很简单,难点就是袁州从没有拆过蟹肉,其他的在炸制过程中保持蟹肉的鲜美,同时留有炸物的香味,这点袁州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

    说干就干,袁州洗干净手开始捞螃蟹,不一会就捞出了七个系统提供的东昌湖螃蟹,个大剃肥,看起来蟹肉饱满,并且个个张牙舞爪的很是凶猛的样子。

    “嗯,还是一如既往的新鲜?!痹莸纳舸涌谡掷锎?,然后下手开始洗起了螃蟹。

    是的,袁州哪怕是给自己做菜也是戴着口罩的,这是对于自己这个食客的尊重。

    七个螃蟹挑出蟹肉对于已经练习三天的袁州来说,速度很快,并且挑的很完整。

    完整到就连螃蟹尖细的足间都没放过,并且蟹壳完整异常的摆在案板上,活灵活现的一点都看不出这已经只是个空壳了。

    当然,那挑出的蟹肉也被袁州下意识的摆成了螃蟹的样子,是以除了案板上有七只螃蟹壳,碗里还有七只稍小一号的肉螃蟹整齐的摆着。

    “咄咄咄”这是袁州切姜蒜的声音。

    蟹肉挑出,袁州开始准备起了配料,为了重现金瓶梅书里的螃蟹鲜,袁州并没有使用顶级的花椒以及姜蒜来腌制,而是使用书里那个地址能得到的食材来制作。

    “唰”袁州收好除了蟹背壳外的其他蟹腿,准备磨成粉照例给面汤做成汤。

    鲜嫩莹白的螃蟹肉稍稍腌制后就被袁州塞进了蟹背壳,塞到刚刚鼓起,然后蘸上干粉,下入烧好的油锅直接开始炸制起来。

    “咕咚咕咚”油锅里冒出气泡,外层的蟹壳立刻变得红艳起来。

    做的时候袁州全神贯注,一点也没分心,自然也就忘记了关门,但这个时间上班的人多,小街上是没什么人的。

    并且就是有人也不会进来,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个时间的袁州小店是不营业的。

    “?!闭馐钦ㄖ坪玫乃执嗟男房乔没鞯酱膳躺系纳?。

    是的,袁州已经做好了螃蟹鲜,这是这么多天以来第一次做完整的螃蟹鲜。

    “系统,打分吧?!痹莅雅套臃诺搅鹆ㄉ?,自信满满的在心里说道。

    系统现字:“螃蟹鲜:出自金瓶梅第六十一回,原料为东昌湖螃蟹……”

    “这些我早就说过了,就不要重复了?!痹菘醋畔低骋幌钕畹钠琅?,很是认真的点头道。

    系统现字:“由此螃蟹鲜美味指数:91分,宿主此道螃蟹鲜完全符合任务要求?!?br />
    “不错,还多出了一分?!痹菰频缜岬?,毫不意外的脱下自己的口罩。

    系统现字:“恭喜宿主完成任务?!?br />
    “也谢谢你?!痹菟闪艘豢谄?,虽然没有奖励,但这个任务,真的让他费心费力很久。

    然后系统隐匿不再现字,而袁州看着眼前冒着热气的螃蟹鲜,很是满意。

    “来尝尝我自己的手艺?!痹堇樘?,拿出避味筷子。

    装螃蟹鲜的盘子是玉色白瓷的,上面绘着夏天的景色,金黄的蟹斗上星星点点的有着调料,下层金红色的蟹壳浸润了油亮的酱油,看起来就酥脆可口的厉害。

    “咔嚓?!痹萘谴獾闹苯右乱豢?,瞬间一股极致的鲜美冲入口中。

    “唔,不错?!痹菪睦锫愕奶酒?,然后咀嚼起来。

    “咔嚓咔嚓”的声音不绝于耳,因为袁州做的这个螃蟹就连外层的蟹壳都炸的既酥又脆还香,加上里面滑嫩的蟹肉包裹的鲜美,简直能让人把舌头都吞进去。

    河蟹的鲜美一点没流失不说,还兼有炸制的酥脆,以及油香味,口感丰富。

    袁州吃的很是满意,一口接着一口,不一会盘子里就只剩下了三个螃蟹鲜。

    然而就在袁州吃螃蟹鲜的时候,对面二楼的乌海突然从自己的位置上弹跳而起。

    “我觉得袁州肯定在做好吃的,我都闻到了?!蔽诤C纪方糁?,摸着小胡子二话不说直接从二楼窗口跳下。

    当然,乌海正好落在滑梯上,顺当的滑了下来。

    从乌海突然起身到下楼,乌海的整个过程绝对没有超过三秒,是以还在画室的周希一脸懵逼,手还保持着尔康手的动作。

    今天的周希也一如既往的黏着乌海,现在他俨然是乌海的尾巴了。

    但就是这样尾巴一样的周希都没能跟上乌海的速度。

    他不过是看到乌海站起,正准备问话,还没开口乌海就跳下去了,他下意识的伸手,嗯,而这时候乌海已经站到了袁州小店的门口。

    “圆规,你是不是做好吃的了,一股油珠珠的味道?!蔽诤6安凰抵苯咏?,边走边说。

    而这时候的袁州正好把最后一个螃蟹鲜塞进嘴里。

    是以,乌??醇木褪且荒ń鸷斓男房窍г谠莸淖炖?。

    “??!”乌海惨叫一声,那声音犹如屠宰场,猪死前最后的叫声,凄厉而可怕,他人则立刻往前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