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聪明的袁州面无表情的道:“直接说事?!?br />
    “哈哈哈,其实也没什么事,和以前一样我做了一个新品种蛋糕,想让袁老板给点意见?!甭嗣?,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袁州闻言,不仅没有放松警惕,反而更加郑重了。

    要知道,漫漫经常把新品种给他尝尝,袁州有时会提点意见,可以说是段数很高的试吃员了。

    这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袁州都习以为常了,但这次漫漫却先夸了他一顿……

    是以,这次到底是做了什么。

    漫漫也没有卖关子,从手上的小箱子中,翻出了一个包装完好的蛋糕。

    大概有一个石榴的大小,整体是白色,中间有点缀巧克力的黑色,首先从卖相来说,是不错的。

    但也只是卖相。

    “等等,这个气味是……榴莲?”袁州五官太灵敏了,还没拆开,刚一拿出来几乎瞬间就察觉到了。

    “没错没错,这就是漫漫特制——榴莲大炸弹!”漫漫点头。

    “少看小当家?!痹菟盗艘痪?,然后拿起蛋糕,因为离得近他又闻到了一股神奇的味道。

    袁州看着漫漫,问:“还有柠檬和芒果?!?br />
    “无论见识几次,袁老板这种对食物的熟悉,还是让我叹为观止,厉害?!甭鸫竽粗赋圃薜?。

    那是必须厉害……袁州嘴角上扬,但突然反应过来,现在不是得意的时候,立刻恢复面无表情的样子。

    他问:“漫漫,你为什么做这种新蛋糕?!?br />
    “因为我看着袁老板你都不停的出新菜,一直在努力锻炼厨艺,而我虽说店的生意不错,但也不能一直躺在功劳簿上,所以说我才想要创新?!甭涣橙险娴乃档?。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要创新也不能瞎来,榴莲、柠檬、芒果,都是味比较刺激的水果,三种味道混合起来,是个什么感觉?

    难以想象,袁州在心底打了一个寒颤。

    漫漫还没有察觉,还滔滔不绝的说着自己的创意:“我觉得蛋糕肯定要有特点才有卖点,所以我把最有特点的三个水果融合了起来,所以叫大炸弹,融合的好不好我暂时不知道,袁老板请你帮我尝尝?!?br />
    “很有想法?!痹莺苷蚨ǖ南鹊阃房隙?,然后建议:“不过在特色味方面,我认为还有一个人更有发言权?!?br />
    “谁?程技师,还是周会长?!甭谝皇奔渚拖氲秸饬饺?。

    袁州摇头:“都不是,漫漫你走入了误区,你做出来的点心,是为了卖给食客,而不是为了卖给厨师,一开始你的重点就搞错了?!?br />
    漫漫一拳砸在掌心,恍然大悟的说道:“我知道,就好像王鸿那样,他的书在业内,被不少作者叫好,但销量从来没能超过八千册?!?br />
    “……”袁州无语。

    这孩子,怎么瞎说大实话,袁州不着痕迹的四处看了看,还好王鸿不在,否则就真的老伤自尊了。

    袁州干咳了两声,继续道:“所以漫漫,我建议你和特殊味道非常有经验的媛媛讨论讨论?!?br />
    说到媛媛,漫漫立刻就想到了,蓝莓酱配牛肉酱的事迹,双眼一亮:“我怎么没有想到,谢谢袁老板了?!?br />
    漫漫一溜烟就离开了,当然还没忘记带走她的新品种蛋糕,袁州默默松了一口气。

    但没几分钟,漫漫又倒回来了。

    她道:“袁老板你有媛媛的联系方式吗?”

    是的,漫漫并没有媛媛的联系方式,而且虽然漫漫也在微信群里面,但这妹纸似乎不上微信,都不回话的。

    “我也没有,但按圆圆来的频率,她明后天就该来了,我给你留意留意?!痹莩峡业乃档?。

    漫漫点头,兴高采烈的离开了,袁州看了看时间,也是时候再次和螃蟹鲜较劲了。

    今天袁州心情还不错,所以准备再次奋战多点时间,当然还有某位客人今天预订的特殊米百做的准备工作。

    事情很多,但袁州总能一件一件,有条不紊的干完。

    另一边,因为雷题惊人的效率,当天晚上,就将他的那篇评价发给了杂志社《吃货帝国》。

    说起来,他也是很厉害的,去小食阁什么都没吃,就刷刷刷写了四五千字。

    并且第二天,雷题就坐飞机就直接回到了蓉城。

    而《吃货帝国》双周刊,这杂志社效率也相当高,当天就排班校队,直接就在当期发布。

    是夸袁州小店的,《吃货帝国》销量也不错,但实际上并没有掀起多大波澜。

    原因就很现实了,夸袁州小店的评论太多了,这一篇排不上号。

    川省饮食圈还是和以往一样,但《吃货帝国》对于其他人来说,意义就很不一样了。

    比如说小食阁的主厨江杨,他迫切的想知道,雷题对于小食阁,对于他厨艺的评价。

    是以,最新一期的《吃货帝国》一发布,江杨就让人去买了一本。

    从封面看到雷题专栏的页数,直接翻到那一页,开始看。

    越看,江杨的脸色就越不善,当全部看完,脸完全都黑下来了。

    实际上,就算是雷题给了差评,江杨也不会这么生气,因为创意菜,就是要被骂有意见,那才火。

    好像经典的创新菜[奶泉汤],根据访谈的时候说,布鲁大厨创造这道菜,经过四十多次的修改,每一次都伴随着批评。

    江杨自认为内心是很强大的,但现在,雷题不是批评,是直接无视。

    明明是在小食阁来吃了,但这个食评,不要说他江杨的名字了,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到小食阁。

    三分之二的内容,是在说另一个厨师多么多么认真。

    而剩下三分之一的内容还是雷题自己的感叹见解。

    这真的是,真的是好气!

    “呼……”江杨重重的缓了一口气。

    开始安排工作,江杨作为小食阁的主厨,实际如果不是特殊客人,平时是不会自己下厨的,指挥居多。

    当然前面知道雷题要来那几天都是他在掌勺。

    而且,江杨最主要的作用,是制订宴席料理,所以他今天就将明天中午,和后天晚上的两座宴席菜式决定了。

    第二天,开始试菜,订宴席方,是要对饭店决定用的菜式进行审核的,只有审核通过了,才算彻底通过。

    江杨手艺是有的,所以所制订的两次宴席菜式,两个订宴人都很满意。

    可以说是松了一口气了。

    第二天的下午,江杨在厨房找到了二厨。

    “我走的这两天,厨房就按照我的安排来?!苯畹?。

    二厨点头,也没问江杨要去干什么,只是点头答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