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雷题盯着袁州很久后,袁州才开口回答。

    “不烦?!痹莘畔率掷锏牟?,认真的说道。

    “想起袁老板的表情就觉得可怕?!崩滋庖×艘⊥?,回到自己的电脑面前,继续打字——

    [我觉得袁老板对于自己的要求太过苛刻,是的是苛刻而不是高,因为若是认真是个病的话,那么袁老板不是晚期而是这个病的发源体。]

    [曾经问过袁老板这么洗菜的目的最多不过是干净或者细嫩一丝,甚至是零点零一而已。]

    一般人,好像袁州这样洗菜,很容易,把蔬菜洗熟,也就是细胞中的水分流失,这样就完全不好吃了。

    只不过这对于洗菜技能max的袁州,丝毫无压力。

    [但袁老板的回答出乎意料,既然麻烦一点就能做到好,那为什么不?并且只是轻描淡写的说这是他对自己的要求。]

    这就是雷题之所以隐去小食阁名字的原因,雷题是借着袁州说态度问题,严格来说,就是在捧人,而他没有踩一个人,而捧一个人的习惯。

    [是的,袁老板对于自己的要求就是能有进步的空间,那么就一点要进步,别说零点零一,就是零点零零一也要去做。]

    [这样的进步要求在我看来是苛刻的,是不那么友好的,哪怕我是个严格的食评人,哪怕我一直主张厨师要认真的对待事物。]雷题继续打着字。

    [说句实话,因为这样的差距,别说普通的食客,就连我这样老是觉得自己有皇帝舌头的人也尝不出零点零一或者零点零零一的差别。]

    [曾经在我看来这是袁老板在和自己较真,但今天这场食评却让我觉得作为一个厨师还是对自己有点要求,较真点为好。]

    [哪怕你并没有袁州的万分之一,但也得有点起码的,作为厨师本身的职业素养要求。]雷题放下略微酸疼的手,舒了口气。

    “嗯,写完了?!崩滋饪戳丝绰恋姆娇樽?,满足的叹了口气。

    “题目叫什么好?干脆叫袁州的要求好了?!崩滋馔环⑵嫦氲母约旱氖称兰恿苏庋拿?。

    “这个题目不错?!崩滋獗4?,然后发送到杂志社的邮箱,这才关上电脑。

    “好饿,只能吃泡面的食评人真是悲惨,干脆明天就回去,说不定还能吃到一顿袁老板的晚餐?!崩滋獗咧匦律账?,边暗搓搓的计划着,说干就干,给助手打了个电话,让其预订明天的飞机票。

    大概几分钟后,雷题就收到了机票预订成功的短讯。

    “嗯,就这么办,我真是个聪明人?!崩滋饴獾南胱旁莸拿朗?,然后吃起了香菇炖鸡泡面。

    而被雷题惦记的袁州这时候已经忙完了晚餐营业时间,难得的他今天没有和螃蟹较劲,而是走出了大门,正站在门口纳凉或者说发呆。

    “今天的人还是一样的多?!痹荼3指呃涞目醋琶磐獾娜死慈送?,心里总结。

    “来吃饭的妹纸还是很多,但是来告白的还是一个没有?!痹菪睦锛绦虏?“好歹我也,要颜值有颜,要厨艺有厨艺?!?br />
    严格来说,袁州虽然还是一样闷骚,但完全够得上高富帅三字。

    “老爸老妈再这么下去,今年你怕是看不到你媳妇了?!痹菪睦锵胱拍瓿跣淼脑竿?。

    “说起来对面好像又换人了,前几天的那个小超市还是个阿婆在卖东西,今天怎么就是一个中年妇女了?!痹萦止刈⒘硕悦诺哪羌业?。

    是的,对门那家店就是那个常?;焕习宓牡昶?。

    “这好像是今年换的第五个了?!痹菽艘幌禄蝗说拇问?。

    一般的店铺关门,肯定是经营不善,入不敷出,但在桃溪路,这种人流量,入不敷出的可能性不大。

    是以,袁州才感到奇怪,然后看着看着就有些发呆。

    “袁老板这么关心乌海?”漫漫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突然说道。

    “嗯?”袁州回神。

    漫漫道:“刚才袁老板一直看着对面?!?br />
    袁州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看的那个位置,的确像是在监督滑梯修建的乌海。

    这真的是赤果果的诬蔑,袁州立马道:“我只是在想,对面那个店为什么这么频繁的换老板?!?br />
    “没换老板,那个店一直都是一个老板?!甭隽艘桓鼋厝幌喾吹幕卮?。

    袁州双眼疑惑的看着漫漫,组织了下语言,然后道:“之前是卖水饺,然后现在又是小超市,而且我还记得那家店卖过小炒,怎么可能没换老板?!?br />
    “真的,这个老板我认识,一直都是他,之前我在这边开店的时候,还和这个老板聊过天?!甭芸隙ǖ牡?。

    “那为什么那个老板,一会是男的一会是女的,一会是中年人,一会是老年人,一会是青年?!?br />
    既然漫漫如此言辞确凿,袁州是相信的,但对于这点,十分不解。

    “老板其实一直是王哥,两位老人家是他的爸爸妈妈,而青年是他的儿子,至于中年妇女则是孙姐,是王哥的老婆?!甭宄慕馐偷?。

    是的,之前说过,漫漫的面包店因为生意好,租下了一个更大的地方,搬走了。

    地方还是姜女王提供的。

    漫漫的话,让袁州傻眼了,其实叫家人来守店,是很常见的事情,但对面的店明显不是这样。

    比如他现在是个小超市,就只有一位阿婆在看着,一直都是阿婆,然后饺子店一直都是一位大姐。

    “这是为了什么?”袁州忍不住问出来了。

    “哦,听王哥说是为了新鲜感,不想让食客们,对于一个店吃腻了,所以就时常装修装修,再换个人来看店,让食客们觉得是新店的样子?!甭馐?。

    对于此,袁州只想说,真够拼的!

    人的确会对新店产生好奇,会试一试的想法,但别人开店是累积口碑,这老板反其道而行,厉害了我的哥。

    “对了,漫漫你过来干什么?”袁州看着漫漫,漫漫现在越来越忙,会不在营业时间过来,肯定是有事情。

    “袁老板真是冰雪聪明?!甭俸傩?“我的确有事情想麻烦袁老板?!?br />
    冰雪聪明?什么形容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