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茜抬头,对老爷爷和老婆婆居住的地方,一览无遗,心中浮现出了两个词语:简陋、干净。

    老婆婆见唐茜,嘴巴动了动。

    “老奶奶你说什么?”唐茜听不清,声音太小了。

    “我老伴说欢迎你,这里很简陋,不要把你干净的衣服弄脏了?!崩弦?。

    “哦哦不会,挺干净的,比我自己的卧室干净多了?!碧栖绲?。

    老婆婆闻言笑了笑,应该是开心笑了的,唐茜看到老婆婆的嘴角动了动。

    老爷爷照例先把老婆婆扶起来坐了一会,然后从外面找来一张木凳递给唐茜,其实木凳挺干净的,但老爷爷还是在上面铺了一层报纸。

    然后,在窗边挂着的一个黑色塑料袋里面拿出来了一个橘子,递给唐茜。

    “吃橘子,放心很干净,也是好的?!崩弦固匾馑盗艘痪?“很甜,挺好吃的?!?br />
    唐茜被动的接过,橘子的确是好的,但有些焉了,有一次买的橘子忘记吃了不新鲜后,她是直接丢进垃圾桶,但现在这样焉焉的橘子,老爷爷却当做挺珍贵的东西给她。

    唐茜心里有点堵得慌,没说话,认真的收好橘子。

    “老奶奶身体怎么样了?”唐茜看着收拾的老爷爷,不由问了一句。

    “是脑血栓?!崩弦卮?。

    “脑血栓为什么不去医院治……”唐茜话还没说完,就知道自己这话很白痴。

    如果有条件治疗,谁不愿意治疗?但老爷爷和老婆婆没有孩子?

    有孩子,就算治不起病,也不会住这种地方,当流浪汉拾荒的吧。

    只是这种话唐茜还没问出口,老爷爷就看出了唐茜心中的疑惑。

    将老婆婆的午饭伺候完,老爷爷就大概说起了他的故事。

    原来老婆婆和老爷爷是有一个儿子的,原本住在一起,但知道老婆婆生病之后,去医院看了看,听说是需要长时间疗养,就将他们两人赶出了家门。

    “怎么能这样,良心都被狗吃了?”唐茜闻言立刻就怒了,当即问道:“为人子女,怎么可以这样?!?br />
    她的脑袋,还真没想过,这个时代,竟然还有这种人,最关键的是亲眼见到了。

    说一千道一万,看再多,也没有亲眼看见更有说服力。

    “而且赡养父母是有法律明文规定的,可以告他?!碧栖缫宸咛钼叩牡?“老爷爷您儿子,必须给赡养费,我可以帮您请律师,至于律师费什么的,我都会谈好?!?br />
    摆了摆枯黄的手,老爷爷道:“不用了就算官司打赢了又有什么用?”

    “赢了就……”唐茜不说话了,官司赢了,每个月就有赡养费了,但然后呢?

    有赡养费然后呢?老爷爷不傻,既然没这样做,肯定就有理由。

    唐茜深吸了一口气,才让自己的情绪稍微平静下来,继续听老爷爷讲述。

    被赶出来之后,老爷爷就和老婆婆相依为命,开始找工作,但因为太老身体也不是太好,没有人要。

    就算想当门卫都办不到,最后就只能选择门槛最低的捡垃圾。

    唐茜道:“老爷爷要不要我介绍一个工作,我可以……”

    “不用麻烦了闺女,我捡废品也能赚点?!崩弦?。

    “可是这……”唐茜想说这太脏了,但觉得这样直接说又不太好。

    实际上在唐茜看来,就算是去讨饭,也是比翻垃圾堆干净。

    “捡废品翻垃圾堆不丢脸,都是用双手吃饭,只不过的确对环境有些影响,就好像你去一个城市,看到有人在翻垃圾堆,对这个城市的印象就不好了?!崩弦牧伺氖?,有些局促。

    所以老爷爷,每次都是在大晚上避着人翻垃圾堆,白天的时候,就到处转转,看看地上有没有塑料瓶以及纸板。

    唐茜从老爷爷这里知道了,街上的塑料瓶这两年还越来越多了。

    “别看我们这样,在生日的时候,我还给她买了一件生日礼物?!崩弦忧浇堑暮焐“?,掏出来了一个八音盒。

    整体是一个水晶玻璃球,玻璃球里是旋转木马,只要扭动发条,就会传出美妙的音乐,里面的旋转木马也会转动。

    很漂亮,对于老爷爷和老婆婆的状况来说,价格肯定是不菲。老爷爷说,老奶奶是最喜欢八音盒的。

    “别看她已经上了年纪,但还是喜欢这些小女孩的东西?!崩弦?。

    两人说话的声音实际上不大,因为老婆婆在吃了饭之后,坐了一会,然后又睡下了。

    其实难以想象,将心比心,唐茜自己如果每天只有这样,说话都说不出来,她宁愿选择狗带。

    但老爷爷却告诉她,老婆婆说过,她想活着。

    即使是这样了,也想活着?唐茜不能理解,可能年龄还太小,但老爷爷似乎懂,所以一心一意,尽可能照顾老婆婆。

    唐茜继续和老爷爷寒暄了一阵,然后电话响了,就离开了。

    来电话的自然还是姜嫦曦,毕竟按照姜嫦曦的话来说:“这个世界上,人的好能够超出你的想象,同样,人的坏,也能超出你的想象?!?br />
    现在利用人的同情心,然后犯罪的也不在少数,是以为了唐茜的安全,姜嫦曦让唐茜每隔十分钟知会一声。

    刚才唐茜听老爷爷的话,有些入神就忘了,然后大概二十分钟后,姜嫦曦就打来了电话。

    “姜姐对不起对不起,让你担心了?!碧栖缯獗呓拥缁昂?,连连道歉。

    话分两头,另一边乌??甲餮?,他采纳了那位脑洞大开的食客建议,他真的要想办法能跳下来。

    “乌门檐我这里有三个方案?!卑胄∈钡墓Ψ?,周希已经做出了三个方案。

    “第一个方案很简单,我们弄一个缆绳,人直接从窗户吊下来就行了,这个方法的困难就在穿戴很麻烦?!?br />
    “第二个方案,我们弄一个栏杆,然后可以直接滑下来,这个方案的缺点就在于不安全,没有安全设施?!?br />
    “第三个方案,在窗户下面安放一个滑梯,这个方案又快又安全,但缺点就是占地面积挺大,需要找一楼协商?!?br />
    乌??隙ㄊ茄≡褡詈笠桓?,又快又安全的,所以这一下午,乌海就跟一楼的展开了交涉。

    而周希则帮忙去政府部门协商了,毕竟这种改动,肯定要政府同意的。

    食客们看着真的付出了行动的乌海和周希,心中萌生了一个疑问:“不考虑防盗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