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小店的事情唐茜自然是不知道的,因为她现在正在跟踪那个拾荒老大爷。

    其实说跟踪也不太恰当,因为唐茜就只是跟着老大爷而已。

    看老大爷在一些不引人注意的地方捡着垃圾,清理出能卖钱的瓶子纸板之类的。

    并且老大爷每次都会把垃圾桶收拾干净,甚至还会简单的归类一下。

    而看到老大爷的人还会和他打招呼,有些是在街上打扫卫生的环卫工,有些则是开店的老板。

    会招呼老大爷给他一下空瓶子废纸板之类的,不多,但让唐茜看着却很感动。

    “老大爷应该是真的?!碧栖缧牡?。

    但现在唐茜却纠结了,她想冲上去帮忙,但却不知道如何打招呼。

    总不能和人说她是来跟踪别人的吧,唐茜很是纠结的站在一个商铺门口看着老大爷,不知道怎么办。

    “哎呦?!崩洗笠蝗秽粱搅艘簧?,然后扶住了自己的腰。

    唐茜听见立刻抬头,快步走了过去,也顾不上想什么借口不借口的了。

    “老大爷,你没事吧?”唐茜首先扶住了老大爷背上的大蛇皮袋,俏丽的脸上一片担忧。

    “谢谢小姑娘,谢谢小姑娘?!崩洗笠炖锊蛔〉牡佬?,然后慢慢的弯下小腿,放下背上的蛇皮袋。

    拾荒老大爷背的蛇皮袋远远大过了老大爷的本身的身体,或者说背上这个蛇皮袋,甚至都要看不见老大爷了。

    “小姑娘,这东西脏,你别碰,小心弄脏你的手?!崩洗笠汛磐约荷砬袄死?,一脸感激的说道。

    “没事,没事?!碧栖缌Π谑直硎静唤橐?。

    “谢谢小姑娘刚刚给我托住了,要不是你这东西怕是得滚一地了,谢谢了?!崩洗笠丝谄?,然后道。

    “没什么,我就看到了帮下忙?!碧栖缌臣甄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看您腰好像不舒服,我帮你搬回去吧?!碧栖缯娉系乃档?。

    “不行,那可不行,小姑娘你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不能搬这个,不能搬这个?!崩洗笠芫?。

    “可是这个不重,您放心吧?!彼底盘栖绮挥煞炙档囊话蚜嗥鹉歉龃蟠蟮纳咂ご?,径直走了两步。

    说起来这蛇皮袋还真的不重,毕竟里面装的都是空塑料瓶和少量的纸板。

    对于唐茜这样常常去袁州小店吃饭,身体倍棒的元气少女来说,拎起来还真不费什么事。

    “小姑娘,不可以不可以,这多脏啊,小心脏了你的衣服?!崩洗笠成下庆?,小心的跟在唐茜身边,又不敢抢,就怕弄脏了唐茜的衣服。

    “您放心,不会的,我力气比您大,您住哪我给你送给过去?!碧栖绶怕阶?,等着老大爷。

    “这可太麻烦了,太麻烦了?!崩洗笠蛔〉乃底?。

    “您住哪?”唐茜脸上带着温暖的笑意,继续问道。

    “那等会我自己背,你别累着自己?!崩洗笠仔?,只能这样说道。

    “知道了,您说吧?!碧栖缑嫔系阃?,心里却是打定主意想要直接送回去的。

    毕竟她唐茜可是袁州的迷妹,自然要向袁州学习。

    唐茜拎着蛇皮袋跟着老大爷回了他的住处,当然她在路上的时候给姜女王打了电话,报告了自己的行踪。

    而袁州那里也到了午餐时间,店门开启,门外排队的人很多。

    不光有早上答应了孙子小虎的老大爷,在队伍的末尾还有一个老人年纪更大,坐在轮椅上,身后站着个年轻人。

    这两人也在队伍里排着队,不过看样子得在最后一批才能吃到了。

    “爷爷,您还好吧?”说话的这人是刘建安,也就是曾经找过麻先生做寿宴的那人。

    但最后麻先生推荐了袁州,而那次袁州答应立了给刘建安爷爷做寿宴,只是这个寿宴真的是给他爷爷的,只有一个人的分量。

    “没事,没想到这个师傅的手艺这么好,来的人这么多?!绷趵弦痈锌乃档?。

    “对啊,这里人一直挺多的?!绷踅ò驳阃返?。

    “来的晚了,这恐怕得很很久了?!绷趵弦拥?。

    “那要不我进去问问袁老板能不能先让您进去歇息一下?”刘健安试探性的问道。

    “老头子我倒是想,但那袁师傅可听你的?”刘老爷子揶揄的说道。

    “爷爷,好歹我也是您亲孙子,您这不是拆台嘛?!绷踅ò埠杖坏乃档?。

    “都是你这小子,带这人来给我做寿宴,这吃了一辈子饭第一次吃到这么可心的,现在倒好,吃了那么点就没了?!绷趵弦右涣巢宦乃档?。

    是的,刘老爷子这次是专程来袁州小店吃饭的,就因为上次的寿宴。

    刘老爷子今年就快九十二了,这身体不算太好,这还是找的身体好的时候才能来的。

    这不来之前就叫回了自己的孙子,让他带路。

    虽然刘老爷子和袁州根本没见过,但也知道袁州这样的手艺大师怕是不会听自己小孙子的,所以才会这样揶揄。

    “可是爷爷,这是麻先生推荐的,而且那寿宴您不是也很满意的?!绷踅ò残∩姆床档?。

    “哼?!绷趵弦忧岷咭簧?,没说话。

    “要不我去和那个老板说说,这里环境太嘈杂了?!北呱弦桓龃┳牌胀?,但腰板笔直的男人上前说道。

    “别添乱,等等就等等,好饭不怕晚?!绷趵洗笠硬辉谝獾乃档馈袄闯远骶鸵袷毓婢??!?br />
    “是?!闭馊擞ι?,然后退回刚刚的位置。

    “那爷爷您身体没事吧,能不能坚持的???”刘建安关心的问道。

    “这也就是现在,要是以前五十公里的山路都没问题?!绷趵洗笠右涣匙孕诺乃档?。

    “爷爷?!绷踅ò苍俅谓械?。

    “知道了,没问题,出门前医生不是说了没事?!绷趵弦硬宦乃档?。

    “爷爷我说的是您要是不舒服别忍着,一定要说?!绷踅ò惨涣橙险娴乃档?。

    “你这小子比你爸还啰嗦?!绷趵弦用缓闷乃档?。

    “我爸说了,您要是哪里掉了根毛,他都得给我松松骨不可?!绷踅ò驳?。

    “你当你爷爷我是猴子不成,还掉毛?!绷趵弦颖欢盒?,轻拍了刘建安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