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起来,在梦里吃了一晚上糟蟹肉的乌海自然是精神饱满的准备跑步去了。

    而袁州也洗漱完毕,下楼运动了。

    “圆规,圆规,你的糟蟹肉呢?”乌海见到袁州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刚起,跑步,然后做早餐?!痹菁蚪嗟幕卮鸬?。

    “也是,现在太早了,那我就再等等?!蔽诤5阃?,应道。

    “糟蟹肉不卖,并且不请你吃?!痹荼吲懿?,边认真的说道。

    “不卖也没事,也不用请我吃,我只是帮你尝尝味道就好,我熟知各种味道?!蔽诤U钡乃档?。

    “我拒绝?!痹葜苯亓说钡乃档?。

    “袁老板,圆规,圆规老板你怎么会忍心拒绝我这个微小的请求?!蔽诤W飞显莸?。

    “忍心?!痹莞纱嗟乃档?。

    “额……”乌海瞬间噎住,但为了吃的,噎住算什么,就是呛住乌海也照吃不误。

    这边,乌海正在为了自己的食物努力,而另一边在周末起了大早的唐茜也收拾一番准备出门了。

    唐茜作为袁州的小迷妹一向是尽职尽责的。

    比如上次袁州测评网最开始发现被人抨击的人就是唐茜,这次她又有了新的发现。

    “不知道这人到底值不值得袁老板帮忙?!碧栖绫匙乓桓鲎厣男“?,大步走出家门。

    袁州这样每天晚上做好大杂烩炒饭,再送到垃圾场的地方,乌海是没发现,毕竟他脑子还没那么灵光,但唐茜发现了。

    然后她就看到了拾荒老大爷捡走饭菜的事情。

    就好像默契一般,袁州放下,然后隔不了几分钟老大爷再来捡走。

    当然,唐茜也看到了老大爷收拾垃圾场的画面,但现在骗子太多,看了很多新闻的唐茜已经脑补了一堆社会新闻的唐茜很是认真的做了个决定,她要?;ぷ约号枷裨?。

    毕竟在唐茜看来,袁州傻乎乎的,并且面冷心热,准确说是太热心了,很容易就被人贩子拐走了。

    所以,唐茜准备去探访一下拾荒老大爷,做一个深入调查。

    “叮铃铃,叮铃铃?!闭馐翘栖绲氖只炝?,她摸出一个带着大耳朵的手机。

    作为一个合格的迷妹,唐茜连手机铃声也换成了和袁州一样的。

    “姜姐,早上好?!碧栖缭乃档?。

    打来电话的是姜嫦曦,她也是知道唐茜今天行动的人。

    “看来你已经出门了,小糖果?!苯详氐纳舸诺沣祭?,有些撩人。

    “没错,我准备去第一站,先观察观察那个大爷在其他地方是不是也这样?!碧栖绺删⒙乃档?。

    “小糖果,你要注意可别让圆规知道了,他会不高兴的?!苯详厝险娴奶嵝训?。

    “嗯嗯,我知道的,我相信袁老板,但是我最近查了好多新闻,我怕那人骗袁老板?!碧栖缫踩险娴牡阃坊卮鸬?。

    “那好,注意安全?!苯详囟V龅?。

    “会的,姜姐放心?!碧栖绲?。

    “知道小糖果你有分寸?!苯详乜淞颂栖缫痪?。

    “对了姜姐,要是那个老大爷是真的,我也想帮忙,我要向袁老板学习?!碧栖缢档幕坝锲岫?。

    “嗯嗯,小糖果和圆规一样是个善良的孩子?!苯详匕哺У乃档?。

    “那当然?!碧栖缣详啬盟驮莶⒘?,瞬间开心又自豪的挺了挺胸脯。

    “好了,不说了?!苯详氐辣鸸叶系缁?。

    然后唐茜带着满满的荣誉感,开始进行今天的旅途。

    而袁州那里他自然是熟练而老套的摆脱了乌海,回去做早餐去了。

    当然今天做的就不是龙眼包子了。

    等到吃早餐的时候,老大爷再次带着小孙子小虎出现了,这次就他们爷孙两人。

    “小虎今天可不是包子了,是你不爱吃的面条哦?!崩洗笠范宰疟呱系男∷镒有Φ?。

    “今天好看的叔叔做的面条吗?”小虎小小的眉头皱的紧紧的,大眼睛看着袁州,声音糯糯的问道。

    “是清汤面,味道不错?!痹菅纤嗳险娴牡阃?,然后顿了顿加了句道。

    “小虎相信叔叔,这面条好吃,爷爷我要一碗?!毙』⒁哺虐遄帕?,认真的对着自己爷爷说道。

    显然小虎是记得昨天包子的美味,以及饭菜的美味的。

    “上次在家里小虎你可没吃完一碗面,还说最讨厌吃面了?!崩洗笠敛豢推易约核镒拥亩?。

    “对了,还撒泼打滚不愿意吃?!崩洗笠γ忻械牟钩?。

    “爷爷!”小虎气呼呼的看向老大爷。

    “叫我也没用,要是在这里吃不完,下次可就不能来这里吃饭了?!崩洗笠?。

    “为什么?”小虎歪头问道。

    “因为这是这里的规矩,所以你能吃完吗?!崩洗笠?。

    “好吧,我肯定吃完?!毙』⒂行┪乃档?。

    “好的,来两碗清汤面?!崩洗笠嫉悴?。

    小虎坐在椅子上有些委屈的等着自己的早饭,而老大爷则心情舒畅。

    既吃到了袁州做的早餐,又教会小孙子懂了一个道理,老大爷很有成就感。

    早餐结束后,乌海并没有纠缠,他可是知道了糟蟹肉需要时间,那他自然不能现在打扰袁州。

    这倒是方便了袁州不用关门了。

    系统每一份的食材里包含了七只东昌湖螃蟹,而袁州每次都是一只只练习的。

    这不刚刚剥完一只螃蟹,还没抬头,袁州就听见有人走进了小店。

    “不好意思,本店尚未营业,请营业时间再来?!痹菹肮咝缘乃档?。

    “不,我不是来吃饭的?!崩慈松舸己?,听起来年纪不小了。

    袁州抬头一看,确实年纪不小,是个约有五十多岁的老者。

    他穿着灰色的西装,花白的头发打理的整齐而干净,脸上有皱纹,但面目柔和,手上还拿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

    “请问什么事?!痹莸?。

    “我想问问门口那个钱箱可是老板你的?!闭馊宋实?。

    “是的,是我店里一位姓马的食客提议的?!痹莸?。

    “谢谢你店里那位姓马的食客,也谢谢老板你二十年前帮了我?!闭馊思莸阃?,然后顿了顿,这才开口说道。

    “谢谢你们帮了我,谢谢?!闭馊说佬缓苁钦娉隙险?。

    “不客气?!痹菪睦镢卤?,二十年前,他才几岁,怎么帮?是不是认错人了。

    内心感想万千,不过脸上淡然的回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