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晚餐的袁州收拾好碗筷后才再次下楼,练习螃蟹鲜的做法。

    这次,袁州挑的香辣蟹原料的螃蟹用来拆蟹肉。

    袁州练习的时候用的是一只香辣蟹原料,一只螃蟹鲜东昌湖螃蟹,这样才能有个对比。

    是的,先练习一遍,然后再实践一遍,这样才能更精确的拆出完整的蟹肉。

    而拆下的蟹肉都被袁州花式翻新的做着吃完了,当然螃蟹壳也没浪费,都喂给了面汤和它的女朋友。

    嗯,每次喂之前,袁州都自家尝了一口,确定味道不错才喂的,当然这个做法也是为了系统的规则。

    而拾荒老大爷那里袁州已经送去过了三回汤,每回都不同,并且以矫健的身姿躲过了老大爷的道谢。

    没躲过的时候只有一次,自然,袁州还是以天才的怪癖作为解释,说这是剩下的汤,然后装好扔掉的。

    拾荒老大爷还没来得及一脸感激的道谢,就被袁州快速离开的背影,以及脚步打断,只能在心里道谢。

    不过这次袁州再次收到了一只斑点狗,憨态可掬的形象,干干净净的外表。

    自然的,袁州再次去面汤那里嘚瑟了一回,只是这次面汤连头都没抬,估计是知道这只是个假狗,并动摇不了它的地位了。

    面汤这家伙,不是条好狗,嘚瑟失败就会店里。

    当然,袁州还曾经‘扔’过一瓶桑葚果酱,这个桑葚还是那个路过袁州小店后门的小贩的。

    “唰唰唰唰”袁州右手小幅度的挥舞着菜刀,螃蟹壳应声而变成两半露出晶莹剔透的蟹肉来。

    就在袁州屏气凝神的练习的时候,酒馆的营业时间结束了,樱虾墙景门打开,里面的人开始鱼贯而出。

    “袁老板在做螃蟹?”乌海上前盯着袁州手下的螃蟹。

    “这是在练习吧?!绷韬昝缓闷姆烁霭籽?。

    “小袁老板就是刻苦?!本瓶驮尢镜目醋旁?。

    “走了走了,袁老板早点休息?!奔执笠邮值?。

    “忽然感觉自己饿了?!敝挥形诤:敛涣澈斓乃档?。

    “唰?!痹菔盏?,然后收起螃蟹,对于乌海的垂涎直接无视。

    “各位慢走,明天见?!痹莸阃?,站直身体一一道别。

    “明天见?!焙染频亩级宰旁莼恿嘶邮?,然后自觉的走出小店。

    “踏踏踏”一阵脚步声后,就剩下申敏和乌海了。

    “申敏明天见,路上小心?!痹莩遄派昝舻阃?,然后道。

    “好的,老板再见?!鄙昝羲低?,拿起背包走出小店,然后小跑起来。

    毕竟最后一趟公交车可就快来了。

    “吱呀”袁州翻开隔板,走出厨房,两步走到门口,看着申敏快步跳上最后一趟去往大学城的公交才放心。

    而车上的申敏也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袁州,心里一片安然。

    “小姑娘天天夜班也不怕?!笨凳Ω敌呛堑乃档?。

    “不怕,老板特别好?!鄙昝舻阃?,脸上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哈哈,也是,听说袁老板手艺很好,那人肯定也不错?!惫怀凳Ω档阃吩尥乃档?。

    边上的申敏点头附和,这时候车里就剩下申敏和另外两个加班的白领,她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等着车到站。

    “你还不回去?!敝钡焦怀悼?,看不到车尾灯后,袁州才回头对着边上的乌海道。

    “嗯哼?!蔽诤C判『?,清了清喉咙然后道。

    “我这不是怕你练习完的螃蟹吃不了,特意留下来帮忙的?!蔽诤R涣橙惹械目醋旁?。

    “不用,这螃蟹明天才会做?!痹葜苯拥?。

    “不好吧,这螃蟹要是不立刻吃就腥了?!蔽诤6俗乓涣程致凼巢牡难纤嗨档?。

    “做法不同?!痹莸?。

    “但是,螃蟹肉拆下来不能超过四个小时,你看现在刚刚十二点,到明早五点半得有五个半小时了,肯定坏了?!蔽诤R槐菊乃档?。

    袁州看着乌海,也不说话,就静静的看他表演。

    突然,乌海狐疑的看了看袁州,又看了看厨房,一脸痛心疾首的问道:“难道你要等我走了之后,偷偷做来吃掉?”

    乌海这控诉的样子,就好似袁州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

    “不会?!痹菪睦镆黄抻?,面上还是冷淡的说道。

    “我知道了,你肯定是要半夜起来当宵夜做来吃,没事我可以等?!蔽诤K底啪妥急富厝プ昀锏茸帕?。

    见袁州一脸冷然,毫无反应,乌?;挂桓弊岳词斓难涌颊泻簦骸懊皇?,圆规你快去睡,我就在这里坐着等就行了?!?br />
    “糟蟹肉,明天做糟蟹肉?!痹莶畹阃鲁鲆桓龉龊?,深吸一口,这才面无表情的说道。

    “早说啊,糟蟹肉确实需要时间,那我就不打扰圆规你睡觉了,明早见?!蔽诤@涞钠鹕?,然后一边道别一边往自己画室走去。

    袁州静静的看着乌海,没说话。

    而乌海离开的动作倒是特别干脆利落,就好像刚刚赖在这里不走的人不是他一般。

    “我觉得乌??隙ㄊ瞧に闪?,乌琳的电话多少来着?”袁州看着乌海的背影,想着给乌琳打电话的事情。

    这世界上,乌海也就惧怕乌琳了,毕竟乌琳打人那是真的打,还是往疼了打。

    在袁州看来,乌海这不就是欠收拾嘛。

    送走乌海,袁州也就顺势拉上卷帘门,这时候面汤已经在门口,等着守夜了。

    “辛苦面汤了,明早见?!痹荻宰排康矫徘暗拿嫣赖?。

    说完,袁州这才关上大门,回到厨房,收拾完毕后,才回到楼上洗漱睡觉。

    躺倒床上的袁州很是安然的闭上了眼睛,等着醒来后新一天的营业。

    而另一边的乌?;氐铰ド虾?,直到看到袁州关店,才放下窗子准备休息。

    “一觉醒来说不定能吃到糟蟹肉?!蔽诤C嗣约旱男『?,一脸满足的说道。

    “快点睡着?!蔽诤?几约菏嘌?,期待起明早的糟蟹肉。

    想着糟蟹肉的乌??焖俚乃斯?,完全没想过,袁州根本没说过要请他吃这话。

    乌金鱼的脑补,真可怕。

    ……